追蹤
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7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武俠]原創小說 血嵐殺神 序章


  與男人相望,站在大廳深處的還有一個老者,穿著同樣樣式的黑衣,雙手負在後面,同樣面無表情的看著如同西方死神的身影。

  「了斷的時候到了。」這句冰冷的令人墬入絕望的冰窟,然而老者並不感到恐懼,數年前,他也像這個男人一樣帶著殺意踏入這裡,這樣的場景在這個大廳中已不知是第幾次上演,只是,來訪者的目的卻有些不同。

  「是啊,是結束的時候了。」老者沙啞的道,或許在十餘年前的決定是錯誤的,這男人由他領入這煉獄,也將由這男人破壞這個煉獄。

  「聽著這聲音,那夜就好像還沒結束呢。」他抽出腰間暗藏的軟劍,這一刻,他的語氣異常的平靜:「最後,我想問,你為何要帶著血嵐到我面前?你以冷月遺族的身分向我報復,應該只需要那柄霜寒。」

  面對老者的疑問,男人擺開了戰鬥的姿態,用著同樣平靜的聲音回答。

  「血嵐,是作為殺手時的一切,沒有人能擺脫過去,但是……」他的雙眼如夜空中的星辰般明亮:「選擇逃避過去,就代表被過去所束縛。我,選擇用過去結束過去。」

  狂笑劃破了沉默。

  「逃避,不如接受,塵,這就是你的答案?」十多年來,他第一次直呼這男人的名子:「來吧,結束這一切!」

  血紅、銀白與深藍,雙方相互衝擊著,這對師徒最後的決鬥就這樣,展開了……


  ※※※


  那雨夜裡……

  一個男孩縮在桌子下,屋外,一場場殺戮正在進行。

  「在這裡不要亂跑,娘先去找你爹來。」

  恐懼充斥在心中,壓的他幾乎發狂,這時屋外傳來急促腳步聲,於是他試探的問:「娘?」

  那把父親常年佩帶的長劍打著轉滑到身旁,進來的不是他的母親,而是傷重的父親,一個穿著黑衣的男人隨即進入,手中亮著血光的匕首也向著他父親的身體刺下。

  「不要!!」


  對這張畫著西方死神的圖像,父親曾對害怕的我說:「死神的鐮刀,只會向惡人揮下,所以只要塵做個好人,就不用怕他了。」

  現在,我希望我能成為拿著那把鐮刀的死神,向這些惡人揮舞。

  劍是銀白色的霜雪,現在染上了一抹猩紅。


  那個殺手並沒有注意到房間內另一個氣息,而當他注意到時,一個害人的景象蒙蔽了他的感知。

  「!」

  劍畫過了他的咽喉,冷月世家代代相傳的神兵利器之前,薄弱的護體真氣一點意義也沒有。

  殺人者倒下了。

  「……還有……人……」

  男孩的聲音有點沙啞。


  ※※※


  那雨夜裡……

  一場祝融之災,一個武林世家的覆滅。

  造就這一切的元兇──聶木,這個邪道有數的超級高手之一,號稱最強大的殺手,一步步靜寂的走在火中的走廊,今夜正是他帶著第一大殺手組織玉血樓全部的精銳,向五大世家之一的冷月世家發動了攻擊,戰鬥是來的如此突然,以致於,冷月世家在沒有任何準備的狀況下,在血與火中崩潰了。

  聶木停在了一個地方,一扇門前,他察覺到裡面躲著人,這是冷月家收藏書畫的房間,他很清楚自己早已調查許久的冷月宅第結構。

  一個揮手,門被推開了,同時,一束深藍向前直射而出。

  但那死水般的雙瞳,卻突然收縮了一下。

  一幅畫。

  畫裡的是個身穿黑袍手持巨鎌的身影。

  見聞廣闊如他,亦對這在西方神話中的死神有些印象,然而單是這個並不足以令他驚愕。

  令他驚愕的是,那幅畫前站著的孩童,那瞬間超越一切的殺氣。

  這份殺氣是被同時進入視線的那幅畫強化了,還是這份殺氣令這幅畫的意境更加駭人呢?

  身列邪道七大高手之一的他,曾幾何時,遇過超越自己的氣勢!

  來自九幽絕獄的魔神,張開了血盆大口,猶如被吞蝕的恐懼,刀鋒臨頸的冰寒,一切的一切,都在這猶如實質搬的氣勢中具現出來!

  「喝──!」

  聶木雙手揚起,一股濃烈血光透體發出,猶如利刃般破開這股驚天動地的煞氣,全力發動的真氣反壓過孩童的殺氣,曾經凝固的幽藍再度揚起!

  突然,聶木的心弦動了起來。

  隨著指爪後發先制的探出,幽藍的光輝全數碎裂,

  ──地面上躺著兩具屍體,一具是他這次的目標之一,也就是冷月家主,另一個卻是他一個得力的手下,而殺死他的劍,握在那個孩子手上。

  聶木沒有細想,深藍消失了,他抬起掌,快疾的在孩童的額上拍了一擊。

  男孩昏迷之前,聽到這樣一句話:「這樣的殺氣…殺神之相……」

  後來……

  男孩醒來了,但醒來的也不是男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