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7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神話]Myth/make time試閱




第一章 初入Myth



  小時候,有一個男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當時的他穿著黑色的大風衣,雖然外表很年輕,不過滿臉沒刮的鬍子,沒有整理的頭髮,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大。

  「小藍,你的父母發生意外,不會回來了,你要跟叔叔一起回故鄉,還是繼續留在這裡?」

  他自稱是我父親的兄弟,只是我的記憶卻沒有他的存在。

  「叔叔?」

  「看樣子你的記憶都消失了,不過你看看這張照片。」他拿出一張照片,上面是他抱著我的照片。

  照片上的他很年輕,而且穿的西裝筆挺,臉上也沒有雜亂的鬍子,不過那亂的跟鳥巢一樣的頭髮跟現在的他沒有兩樣。



  「父親,母親,都不會回來了嗎?」

  當時的我聽到這個噩耗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重複問這個問題。

  「嗯,不會回來了,你要跟我一起回去,還是留在家裡呢?」
  「……不要,我不要回去。」
  「是嗎,既然如此也不勉強你,不過以後有一個人會照顧你的生活起居,那個人就是……」


  「小藍……小藍……」

  睡夢之中,聽到有人在呼喚,慢慢的睜開眼睛。熟悉的人如往常一樣,在床邊等待著。

  「琉璃……幾點了……」我懶洋洋的說著,身體依然躺在床上。

  「該起床了,還有一個小時就要遲到了。」

  聽到她這樣說,我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

  森羅琉璃,一個比我大上三歲的女子,是當時決定留在這個家時,叔叔帶來負責照顧我生活起居的看護人。

  我跟她應該在小時候就認識了,不過在我離開老家之後就沒有跟她見面,直到舅舅把琉璃帶來照顧我的生活起居為止。

  結果這一照顧就是五年,我也從原本的小鬼頭變成青少年了。

  「……琉璃。」

  當我脫掉衣服,雙手拉著褲襠口的時候,我看著依然在旁邊的琉璃。

  「是?」
  「妳可以出去嗎?」

  聽到我的要求,她沒有多說什麼,點點頭就離開我的房間。

  「唉……」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無奈的搖搖頭,然後把睡褲脫下,換上她幫我準備好的制服。

  換好衣服,刷牙洗臉完畢之後,我走到樓下的飯廳,餐桌上,我的位子已經擺好早餐。

  一碗香噴噴的白米飯,一尾烤的不錯的香魚,一盤燙過的青菜,還有一碗味噌湯,是我最習慣的早餐了。

  「我開動了。」

  餐桌上很安靜,琉璃坐在我對面,一口一口吃著她那清淡的蔬菜餐,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話,時間就這樣靜悄悄的流逝。

  「我吃完了。」

  十分鐘之後,我把這頓稱不上豐盛,不過能確實填飽肚子的早餐解決掉,琉璃伸手取走餐盤,將這些放進水槽。

  「我要出門囉。」

  看一下時間,雖然還有四十分鐘才會遲到,不過考慮到學校的距離,還是要早一點出門才行。

  當我走到玄關穿上鞋子的時候,琉璃突然叫住我。

  「對了,今天晚餐要吃什麼?」
  「……隨便吧,反正只要是妳煮的我都會吃。」

  我想了一下,然後說出這個答案。

  聽到我這樣說,琉璃微微一笑。

  「知道了,那麼今天就來做壽司料理吧。」

  好極了,琉璃做的壽司料理可是有大師級的水準,看來今天的運氣不錯喔。


  我家在郊區的一個小山丘上面,從這裡走到山下的公車站牌,至少要花上十分鐘的時間,如果從公車站走到市區的話也要花上二十分鐘才行。

  家裡並沒有腳踏車之類的代步工具。我曾經問過琉璃為什麼不買一台腳踏車,而她的答案卻是希望我多走走,鍛鍊身體,聽到她這樣說,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好不容易走完那距離大約有一公里的陡峭斜坡,拜五年的經驗所賜,我大概知道用什麼方法才可以輕鬆又快速的走下坡,至於上坡還是放過我吧。

  走到山下,正要前往搭公車的地方時,一台摩托車停在我的旁邊。

  「早安呀。」

  機車騎士對我打一聲招呼,然後把安全帽拿下來。

  「原來是你呀,這台摩托車怎麼來的?」看到那個人的容貌,我笑著回話。

  那個人是已經同班三年的同學,偉羽明道。

  「不久前考上駕照,家裡人送的,要不要搭便車呀?」
  「當然。」

  聽到我這樣說,他拿出另外一頂安全帽給我。

  「走囉。」

  等我帶好安全帽,並且坐好之後,他油門一催,車子如飛箭一般的衝出去。


  因為明道那種不要命的開法,原本搭公車也要十五分鐘的路程只花了十分鐘就到了,當我們來到學校的時候,校門口才剛開始有人群出現。

  「王八蛋,我下次絕對不會坐你騎的車了。」明道才剛把車停好,我立刻下車開罵。

  剛才在路上就看他一路上有洞就鑽,最驚險的就是只有五十公分寬的間距硬是給他鑽過去,嚇的讓我差點心臟跳出來。

  「喂喂,好心載你還要被念,沒有跟你收車錢就不錯啦。」
  「好呀,要車錢是吧?可以,今天琉璃要準備一份壽司大餐,我看我找德行去好了。」

  話才剛說完,正要掉頭走人的時候,明道一把抓住我的左手。

  「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不會騎那麼快了,車錢我也不要了,拜託你也讓我一起去。」

  一開始理直氣壯的他頓時洩了氣。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怪你了,不過從今天開始你每天都要來接我。」

  我內心偷偷的竊笑,不過還是擺出正經的表情對他說。

  「這……」
  「不要?那就算了。」

  當我要走的時候,他立刻叫住我。

  「好……我答應你……」


  當我們兩人一起來到教室的時候,卻看到教室的門外聚集一群人。

  「啊,你終於來了。」只見德行從人群中出現,大力的揮著手。

  「怎麼回事呀?」我走過去問道。

  「今天掌管鑰匙的人突然吃壞肚子不能來,大家沒門好進。」他無奈的聳聳肩膀。

  「找工友呀,那邊應該會有備份鑰匙才對。」

  「工友今天回老家結婚了,根本沒人在,老師現在正在想辦法。」其中一名同學說道。

  「拜託你了,目前的狀況你最有用了。」這時德行突然對我雙手合十誠懇的說。

  「喂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呀?」我大聲的反駁,不過此刻班上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著我。

  呿,早知道今天不要那麼早來了,才剛來學校就惹上這個麻煩事。

  「唉……」

  嘆了一口氣,我一隻手在門上敲敲打打。

  「先說好了,等一下老師問是誰做的話,不准把我供出來。」
  「知道了啦,快點開門吧。」

  聽到這句話,我又嘆了一口氣,然後直接往門踹了一腳。

  「砰」一聲,將門鎖住的螺絲全部脫落,結果原先鎖死的鋁製門就那樣往後一倒。

  「碰!」

  揚起大片的塵埃,在鋁門倒在地上的同時,門上的玻璃窗也應聲碎裂。



  「快點,把玻璃掃一掃,等一下老師來只要說不知道就行了。」

  聽到我這樣說,同學們立刻把收拾現場,當老師趕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已經被拆下來的門,以及乖乖坐在位置上的我們。


  「累死人了……」

  下課時間,我整個人趴在桌子上,有如沙灘上曬死的章魚一樣。

  剛才,我被老師叫去訓了一頓,原因自然是早上的踹門事件,雖然班上的同學很有默契的沒說出口,可是我那時的舉動卻被隔壁班的老師發現。

  太大意了,居然會被別人看到,看來我還是修行不足呀。

  不過還好,只要賠償玻璃的錢就行了,鬆掉的螺絲可以鎖上去,而且門本身也沒有受損。

  「辛苦你了。」

  這個時候,阿德來到我的前面,他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

  我兩眼看著他,發出強烈的不滿。

  「不要這樣看我,我也是被逼的呀。」

  大概是忍受不了我的目光吧,他開始替自己辯護。

  「少來了,絕對是你想出的主意對吧。」
  「哈哈……還是被你看出來了呀。」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無奈的搖搖頭,真不知道明道是怎麼忍受他的。

  德行,全名千子德行,是跟我在一年級就認識的朋友,跟斯文的名字相反,他的外表相當的粗曠。

  壯碩的體型,是一個外表看起來非常可靠的人。當然,是指外表方面,跟他認識久的話就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少根筋的傢伙。

  據說他的家是從以前就開始流傳到現在的刀匠,他那一身的肌肉應該是打鐵練出來的吧。

  「你找我,應該不會只是要跟我說一句辛苦了吧。」
  「猜對了,你知道前兩個禮拜前出的一款網路遊戲,Myth嗎?」
  「當然。」

  Myth,翻譯過來就是神話,是一個月前才出的虛擬實境網路遊戲,而且一推出就掀起了熱潮。

  以現在這種連基因改造都能實現的科技來說,虛擬實境早就不是了不起的科技,會那麼有名的原因,主要是所謂的真實度。

  虛擬實境本來的用途是用在給一些無法享受感官世界的人,就是所謂的視覺障礙,聽覺障礙,植物人這些人,讓他們可以享受感官世界而研發出來的技術。

  不過隨著科技的進步,這些難以治療的病症也不成問題,因此就有人的把腦筋動到所謂的虛擬實境online上面。

  不過每一家公司,他們的虛擬實境都無法做到最好,以目前市面上來說,最高的頂多只有到達八成而已。

  不過Myth卻顛覆了這個事實,因為它的擬真度高達了九成五,幾乎可以說同等於現實世界了。

  而且遊戲對大腦的負荷很小,目前的虛擬實境遊戲,大約每三個小時就必須要休息一段時間,不過Myth卻沒有這種限制,也就是說,就算你想要連續一個禮拜不休息都可以,前提是你可以忍受飢餓。

  「如何,要不要一起玩呀?我們班上有一部份的人有在玩。」

  「再看看吧。」我隨口應道,腦中浮現出琉璃的身影。

  家裡的錢都是琉璃在管的,要說服她讓我買遊戲設備,雖然不會說很困難,不過卻有點麻煩。

  「是嗎?我等你的消息吧。」

  這個時候,上課鐘聲響起,當阿德要回到座位時,我立刻叫住他。

  「阿德,今天琉璃要做壽司大餐,有沒有興趣來我家吃。」

  「廢話!這當然啦!」


  一天的課程結束,當我在收拾書包的時候,明道立刻跑了過來。

  「事情搞定了嗎?」
  「事情?什麼事情?」
  「混帳!你不是說要請我跟德行去你家吃壽司的嗎!」
  「不、不要衝動,剛剛開玩笑的而已……我中午已經打電話跟她說了,她也答應了。」

  我揉一揉剛才被抓住的衣領,他還真是開不起玩笑。

  不過也難怪了,畢竟明道喜歡琉璃這件事情,我跟琉璃都已經知道了,在一年級的時候,我邀請明道跟德行來家裡玩,當明道看到琉璃的第一眼就已經迷上她了。

  不過明道是註定的單戀了,因為琉璃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對了,德行呢?」
  「他說要先回家一趟,大概六點左右會準時到你家。」
  「原來如此,那你呢?」
  「我也要先回家一趟,六點的時候就會到了,我先載你回家吧。」

  當走到停車場的時候,明道發現了一件事。

  「奇怪?我的鑰匙怎麼不見了?」
  「不會吧,再仔細找一下。」
  「真的不見了,只有發動機車的鑰匙而已,大鎖的鑰匙不見了。」他不停的翻著書包,只差沒有把裡面的物品全部倒出來。

  看他這個樣子,大概是找不到了吧。算了,幫他一下好了。

  我蹲了下來,仔細的看著鎖住機車的大鎖。

  「我問你,這個鎖壞掉應該沒有關係吧?」

  「是沒有關係啦,畢竟這個鎖只是附贈的……等等,難道你!」還沒等他說完,我拿起地上一塊石頭,狠狠的往鑰匙孔敲下去。

  鎖頭發出清脆的聲音,接著雙手一拉,原本被鎖住的大鎖就這樣打開了。

  「你剛才是怎麼用的?」

  明道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就拿石頭這樣敲一下而已。」
  「就這樣?」
  「就這樣。」
  「我不信。」

  他搖搖頭,看樣子難以接受,不過事實就擺在眼前,不相信也不行。

  「信不信由你,不過不要浪費時間了,快點走吧。」

  聽到我這樣說,他立刻發動車子,我戴上安全帽後坐在後座。

  「先說好喔,不要再像早上一樣騎那麼快了。」

  我可不想像早上一樣提心吊膽。

  「放心吧。」

  結果我只花了比早上多兩分鐘的時間回到家門口而已。


  「我回來了。」

  回到家,我喊了一句,結果廚房傳來琉璃的聲音。

  「你回來啦。」

  來到廚房一看,餐桌上面放了數個大大的塑膠袋,而琉璃則是站在料理台前面。

  她的身上穿著圍裙,長長的頭髮也盤在後腦杓的位置。

  「妳那麼早就在準備啦。」
  「因為有客人要來呀,所以要提早準備才行。」

  我看了一下時鐘,上面標示四點二十分。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這些我來用就行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那麼就拜託妳了。」

  來到樓上,進入自己的房間,夕陽的餘暉照射進來,把陰暗的房間染成黃色。

  躺在床上,反正還有一段時間才會六點,就先來休息一下吧。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明顯的暗下來,看一下時鐘,此時已經快六點了。

  將制服脫下,換上一般的居家服,正要離開房間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把房間的電視打開,轉到其中一個頻道,然後按下預錄功能,之後才離開房間。

  「琉璃,需要我幫忙嗎?」

  下樓的時候,看到桌上擺滿盤子,琉璃也把原本穿的圍裙脫下。

  「可以的話,麻煩你把這些盤子端在那邊好吧。」
  「交給我吧。」

  當我把裝滿壽司的盤子端到桌子的時候,門鈴剛好響起。

  走來玄關,門一打開就看到德行跟明道站在門口,明道手中還拿一個玻璃瓶。

  「打擾啦。」

  「歡迎兩位蒞臨寒舍。」在我旁邊的琉璃微微彎腰的說。

  「啊,不用那麼客氣了,這是我帶過來的禮物。」明道手忙腳亂的把手中的瓶子遞出來。

  「謝謝你的禮物,快點進來坐吧。」

  就在琉璃要伸手拿禮物的時候,我搶先一步伸手拿走,接著無視明道想要吃人的表情進入屋內。

  「嘻嘻,你吃醋呀。」跟在身邊的琉璃發出竊笑。

  「是呀,吃醋不行嗎?」

  聽到我這樣說,琉璃又笑了出來。


  來到餐廳的時候,明道跟德行立刻被餐桌上的豐盛菜餚吸引住目光。

  「不用客氣,我有準備很多,盡量吃吧。」

  琉璃這時把最後一個盤子端到桌上,其他人則是坐在椅子,等她就定位。

  「我要開動了!」

  等到所有人都坐在位子,所有人一同說道,接著開始享受琉璃親手製作的壽司料理。

  相較於早餐的安靜,晚餐就顯的非常熱鬧。

  「喔喔,這個軍艦壽司不錯呀。」
  「謝謝誇獎。」

  這是德行在誇獎琉璃做的壽司。

  「藍,麻煩你把那邊的醬油遞給我。」
  「接著。」
  「謝啦……該死!德行,不要跟我搶旗魚壽司!」

  這是明道接到我丟給他的醬油,而德行正在偷吃他盤子上的壽司。

  「琉璃,麻煩妳把那邊的星鰻壽司拿給我好嗎?」
  「好的。」

  這是琉璃幫我拿我想要吃的壽司。

  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雖然十分吵鬧,不過我還挺喜歡這種感覺的,至少不會像早上那樣子安靜的讓人受不了。


  晚餐結束,我跟明道以及德行坐在客廳看電視,琉璃則是一個人在廚房整理剩下來的東西。

  「吃的真爽呀。」德行拍拍肚子,一臉滿足的樣子。

  琉璃的手藝果然不錯,以後乾脆要她天天用的那麼豐盛好了。

  算了,還是不要那麼奢侈。

  我們三個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正在播放的節目。就在我們有一句沒一句聊的時候,一個廣告穿插進來。

  「Myth,擁有最多種的職業,以及多種任務,逼真的場景,讓你感受最真實的感動。具有人性的NPC,讓玩家不會有單調的感覺。歡迎各位來這個世界,並且創造屬於自己的神話。」

  在廣告後面的,是遊戲中拍攝的場景。

  青色的藍天,碧綠的草原,遼闊的大海,以及那些在草原上奔馳的馬群,如果沒有特別註明的話,就算說這是現實世界,我想也不會有人誤會。

  「藍,一起來玩Myth吧。」德行說著在學校時相同的話。

  「怎麼?難道他也要玩?」
  「你也有在玩呀?」

  我看著剛才出聲的明道。

  「嗯,我跟德行都有在玩,我在遊戲的名字是心道,他在遊戲的名字是阿德K。」
  「……再說吧,不過我應該會玩吧,到時候我再跟你們說我的名字。」


  晚上八點,德行跟明道已經回家了,琉璃這時從廚房出來。

  「琉璃,有一件事情……」我正要開口,請求她讓我買Myth的遊戲配備時,她直接拿出一個東西放到桌上。

  「五分鐘,只要你能在五分鐘解開的話,我就答應你。」
  「……」

  我看著桌上的東西,那是一個一共被五個鎖頭鎖住的鐵環。

  這就是所謂的麻煩事,從以前開始,只要我有任何的要求,琉璃就會直接給我這個難題,除非能在時間之內打開,我的要求才能實現。

  「計時開始。」

  我拿起鐵環開始觀察。

  這五個鎖頭層層相扣,要是搞錯順序的話,就算有十分鐘也沒有辦法解開。

  「知道了。」

  大概過了一分鐘,我終於知道必須解開的鎖頭,拿起琉璃幫我準備好的工具開始解鎖。

  三十秒過後,好不容易解開第一道鎖,接下來的工作就簡單了。

  我從小——應該說是從五年前開始,發現我有一種特殊的天份。

  破壞的天份。

  只要是拿在手上的東西,不管是多麼堅固,我都可以破壞掉。隨著年紀的增長,這個天份也愈來愈明顯,有時候可以只需要看一眼,摸一下,就可以知道如何破壞,早上的踹門,放學時候的開鎖,就是如此。

  可是我只會「破壞」,卻不會「創造」。比方說煮菜吧,普通的家常便飯還不是什麼問題,如果要我做色香味一應俱全的料理,就算是照著食譜,我也絕對是做不出來。

  時間過的很快,不過我的動作更快,過了四分鐘,已經解下來四個鎖了,只要把最後一個鎖頭解下來就行了。

  不過此時卻在這邊受到阻礙,這是個我從來沒見過的鎖頭,以往的方式根本打不開。

  「還剩下三十秒。」

  兩根鐵絲不停的挖來挖去,不過鎖頭一點動靜都沒有。

  「還剩下二十秒。」

  時間開始倒數,我放棄掙扎,拿起一個錐子然後把針插入孔洞,接著拿小鐵鎚一敲。

  「叮」的一聲,那個鎖立刻被打開,而時間也剛好結束。

  我懊惱的看著最後一個鎖頭,懊惱的原因是自己。

  剛才最後一個鎖頭,我直接使用暴力開鎖,這是我很討厭的動作,使用這種方法,就算可以把鎖打開,不過那個鎖也確定報廢了。

  我想要的是毫髮無傷的解開鎖頭,所以以前就給自己下一個不要使用暴力的規定,誰知道今天卻打破這個規定。

  「四分五十八秒,通過了。」琉璃看了一下碼錶,接著轉身離開。

  「琉璃,我想要……」
  「我知道,你想要買那最新的網路遊戲設備是吧,我跟你一起去買吧。」


  夜晚的山道上,我跟琉璃一起走著。

  這條路是我每天一定會走的路,道路兩旁的樹木眾多,而且沒有任何的路燈,整條路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唯一的光亮,就是天空的月亮,以及琉璃手中的手電筒。

  白色的燈光在地上照出一個圓圈,我跟在琉璃的身邊,依靠著手電筒的光行走。

  「我的責任是負責照顧你,所以我必須跟你一起去才行,而且現在是晚上,要是你遇到危險怎麼辦?」

  這是出門前琉璃對我說的話,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只能認命了。

  雖然有手電筒的幫忙,不過琉璃跟我依然走的很慢,這條斜坡有點陡,必須小心一點走才可以。

  雖然我不需要手電筒就是了。

  我就算在黑暗之中,只要有一點光的話,就可以看的很清楚,這種現象好像是從五年前開始的,至於在那更早之前……
 
  想不起來,我沒有十二歲之前的記憶。不,說沒有記憶也不對,我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在十二歲之前我大概的生活,不過更詳細的情況卻完全記不起來。

  據說這種情形是所謂的「連續性失憶」,至於發生的原因,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我最初的記憶是在五年前,當叔叔告訴我父母都已經去世的時候才開始,而那個時候也是琉璃一起同居的日子。

  「琉璃。」
  「是?」
  「五年前的我,到底是怎麼過活的?」

  聽到我的問題,琉璃轉頭看我。

  「想要知道的話,就回故鄉一趟吧。」
  「不要。」

  沒有任何的猶豫,我立刻否決這個提議,如同五年前跟舅舅交談一樣。

  大概是訝異我那麼快反對吧,琉璃稍微看了我一眼就繼續往前走,兩人之間出現沉默。

  「琉璃。」
  「是?」
  「謝謝妳。」

  我沒有看著她,眼睛依然看著前方的路。

  「這是我應該做的。」

  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不過卻可以感受到她那些微的欣喜。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們兩個終於來到市區的商店,這家店是專門賣遊戲的商店,我以前也有來光顧幾次。

  「歡迎光臨,有哪邊需要為您服務的嗎?」

  剛走進店裡,就聽到店員充滿活力的招呼。

  「我想要一台Myth的遊戲設備。」
  「只需要一台就好了嗎?」
  「只需要一台就好了。」
  「知道了,請稍等一下。」

  店員離開櫃檯往收藏室走去,沒多久,只見他拿著一個黑色的方形盒子走回來。

  「這個是您需要的遊戲設備,一共是八萬五千元。」

  店員笑咪咪的說出價錢,只不過我整個人瞬間定住。

  八萬五千元!這個價格未免太高了吧!我一個月不吃不喝也沒有辦法存到那麼多錢呀!

  在我有點猶豫的時候,有一個人比我快了一步。

  只見琉璃從皮包裡面拿出一張卡交給店員,就算聽到這高的不可思議的價錢,她的眉頭也沒有皺過一次。

  「琉璃,錢是從哪邊來的?」
  「你忘記了嗎?孝司先生每個月都會寄錢過來的。」

  孝司就是五年前帶著琉璃過來的那個叔叔,差點忘記他每個月都會寄錢過來,畢竟自從五年前那一次的見面之後就再也沒有碰面了。

  「謝謝惠顧,遊戲的操作方式都在盒子裡面,如果有什麼缺少的話,請立刻回來換新。」

  我拿過那個黑盒子,等到琉璃把卡收起來,兩人一起走出遊戲店。

  已經快要九點了,市區的街上依然熱鬧,不過隨著路程,周圍的人開始愈來愈少,尤其走到那個斜坡的時候,除了我跟琉璃,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影。

  如今才剛到一月底,晚風很冷,我拉一下身上的外套,痛苦的看著漆黑的道路。

  心中再次感謝琉璃,感謝琉璃來陪我,不然只憑我一個人,大概是沒辦法走完這段路吧。

  我很怕黑——不,與其說是怕,不如說是厭惡。我很討厭黑暗,尤其是這種周圍任何人都沒有,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黑暗。每次一遇到這種環境,心情就會開始煩躁起來。

  「琉璃,我們用跑的回家吧。」

  只不過,就算有琉璃的陪伴,心中那股厭惡感依然存在,為了擺脫這種感覺,我對琉璃做出建議。

  「好呀。」

  話才剛說完,琉璃直接跑起來。

  「啊,等我一下啊!」

  看到琉璃沒有等我,我立刻邁開腳步追上去。


  黑夜的山道上,我跟琉璃互相追逐著。

  雖然手上拿著一個盒子,不過我有自信可以追過琉璃,只不過三分鐘後才發現,我跟她的距離居然一點改變都沒有!

  這條路我已經走有五年了,照道理來說體力應該是比她還要好才對,可是居然會追不到她,她跟我的距離始終維持在一定的距離。

  她的腳步輕快,完全沒有踢到小石子,就算有手電筒的照明,也是需要反應時間,為什麼她的樣子看起來很輕鬆?

  雙腿好酸,雖然這條路常常在走,不過像這樣全力奔跑還是第一次,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這個時候,前面的琉璃開始慢慢的增快,差距慢慢的拉長。

  「等一下……」

  這個時候,琉璃放慢腳步,然後回頭看了我一眼,接著再度奔跑起來。

  「……」

  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

  什麼嘛!

  那是在嘲笑我嗎?那是在蔑視我嗎?那是在侮辱我嗎?

  失去力氣的身體再度充滿體力,顫抖的雙腳也不再顫抖,整個人用著比剛才還要快的速度衝上去。

  一定要追上她、一定要追上她、一定要追上她!

  前方的琉璃突然回頭,她看了我一眼之後再度加快速度,不過我跟她距離已經縮短到十公尺了,而且還在慢慢的縮短之中。

  要追上了、要追上了、要追上了!

  速度沒有降低,我連目前自己的奔跑速度到底多快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跟她的距離已經開始縮短了。

  六公尺、五公尺、四公尺,原本那無法打破的距離,如今被我打破了。

  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大門已經出現在眼前,不過琉璃的速度依然沒有減慢,我的速度也持續在加快。

  兩公尺、一公尺……超過了!

  終於,在距離大門還有十公尺的距離時超過琉璃。最後,我在家門前停了下來。

  「贏了……」

  看著走過來的琉璃,我整個人突然跪在地上。

  「你怎麼了?」

  琉璃急忙的跑過來。

  「沒事……腳軟而已……」我苦笑的說。大概是因為整個人放鬆的關係吧,原本的痠痛感再度浮現出來,雙腿像是遭到電擊一樣的發抖。

  「那麼就先休息一下吧。」
  「謝謝。」

  琉璃這時坐在我的旁邊,我發現到一件事情。

  因為剛才奔跑的關係,我的臉上幾乎都是汗水,身上的衣服也已經溼透,不過琉璃居然沒有流汗。

  「想不到妳的體力那麼好啊。」

  聽到我這樣說,琉璃微笑的看著我。

  「不,其實你的體力比我更好喔。」
  「不要開玩笑了,妳沒看我累的像條狗嗎?」

  聽到我這樣說,琉璃輕輕的笑了幾聲。

  「我是說真的,其實你的體力比我還要好喔,只要經過訓練,你一定可以跑贏我喔。」

  聽到她這樣說,原本有點鬱悶的心稍微的舒展開來。

  「站的起來嗎?」
  「應該可以吧。」

  琉璃這時起身,當我跟著準備起來的時候,雙腳一軟,整個人差點跌坐在地上。

  「小心。」

  「謝……謝謝。」一旁的琉璃立刻抓住我,我有點害羞的低下頭。

  丟臉死了,想不到居然還要靠一個女孩子來攙扶我。


  「我先去樓上休息一下喔。」
  「知道了,我去放洗澡水,之後會上樓叫你。」

  回到房間,順手把黑盒子丟到角落,整個人直接躺在床上。

  雙腳依然發麻,就算用力掐也不會感到疼痛,痛覺早已被強烈的痠痛取代。

  累死我了,都是該死的自尊心作祟,因為看到琉璃當時回頭的眼神,就想也不想的一股腦的往前衝,後果就是整個人累攤在床上。

  往床頭的時鐘看了一下,上面的時間是9:15分。

  從山下走到家門口,平常的時間大概要花上半個鐘頭左右,剛才在山下時我有看一下時間,大概是九點整……

  我居然只花了十五分鐘的時間就衝到山上,這是怎麼樣的速度呀?

  而且,為什麼琉璃居然可以一點汗都沒有留下來,就連平常走習慣的我都累的像條狗一樣,為什麼琉璃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

  「洗澡水放好囉。」

  就在我思考這件事時,門外傳來琉璃的聲音。

  「知道了,我等等就過去。」

  現在先洗個澡,把身上的疲勞跟汗臭洗掉吧,希望不會因為過度疲勞的關係而睡死在浴缸。


  幼年的記憶,依然是模糊不清。父親、母親、爺爺、奶奶,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除了名字之外,我幾乎忘記了跟他們相處的一切,只有在偶然的機會,才會回想起來。

  其中,最常回憶的,大概是跟母親有關的事情吧。

  在我小的時候,依然住在故鄉的時候,某天傍晚,我身上沾滿鮮血的回到家中。
 
  那個時候的我,蹦蹦跳跳的來到母親身邊,手舞足蹈的說著不久前發生的事情,雖然已經忘記是什麼事情了,不過應該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吧。

  只不過當我說完之後,母親卻是抱著我痛哭。

  雖然身上滿是污穢,不過母親卻像沒有看到一樣,就像平常一樣的抱著我哭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

  雖然不知道母親為什麼哭泣,不過當時的我也跟著哭了出來,並且不斷的說對不起。




  從睡夢中清醒,只見窗外的天空泛起魚肚白,現在的時間才剛要六點。

  已經五年了,想不到現在依然還會夢見母親的影子,可惜只有大概的記憶,連續型失憶症毫不留情的剝奪我的記憶。

  唯一記得的,只有當時母親滿臉哀痛的表情而已。

  「那時候的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對著無人的房間問道,回應我的只有無盡的沉默。

  「琉璃。」
  「有什麼事嗎?」
  「我的母親……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餐桌上,我向琉璃提出這個問題。

  「夫人呀……」

  琉璃把筷子放下,大概是想不到我會這樣問吧,她偏著頭在思索。

  「夫人是一位非常好的人,在故鄉的時候,每個人都非常喜歡她呢。」

  她的笑容真誠,看的出來琉璃也非常喜歡母親。

  「你怎麼會突然這樣問?」
  「沒什麼,只不過突然想要問一下而已,畢竟我對她已經沒有多少的記憶了。」

  隨便把盤子裡的早餐吃完,將碗筷丟到水槽裡面之後走到樓上。

  「我去玩玩看前天新買的遊戲喔。」
  「知道了,不要玩太久。」
  「我會有分寸的。」

  進入房間,首先把電腦打開,接著把昨天放在床腳的黑盒子放到床上。

  打開盒子之後,裡面放著一個黑色的護目鏡,一些顏色不一的電線,一個晶片,還有一份說明書。

  說明書上的說明非常簡單,首先把電線插在電腦跟護目鏡上面,把晶片放在護目鏡的凹槽,之後打開護目鏡的電源就可以了。

  不過有一點倒是很讓人在意,說明書的最後面寫著遊戲的時候請保持舒服的姿勢遊戲,這是什麼意思?

  算了,反正開始玩之後就可以明白了。

  按照說明書的指示,將電線插在電腦跟護目鏡之後,將護目鏡戴起來。

  打開開關,原本黑色的面板變成純白色,接著——

  「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整個人被拉進去?或者是白色的景象瞬間放大?只知道才一秒鐘,我整個人出現在未知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白色的,不著邊際的廣大空間,四周沒有半個人影。

  看一下自己,發現身上穿的是跟周圍顏色一樣的白色衣物。

  就在我觀望附近的時候,白色空間出現說話聲。

  『歡迎進入Myth,感謝您購買本產品,這裡是第一次進入遊戲的玩家創造人物的地方。』

  話一說完,在我的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穿衣鏡,鏡中的我沒有任何的改變。

  『請選擇髮色,瞳孔色。』

  「頭髮……藍色,瞳孔也是藍色,。」隨著我的要求,黑色頭髮慢慢的轉變為天空色,而瞳孔也變成了大海般的深藍色。

  『請替角色命名。』

  這點倒是難倒我了,我一向沒有取名字的天份。

  「……深藍。」想了一會兒,我說出這個名字。

  『……命名成功,現在請為角色選擇出生地點。」

  鏡子表面出現無數個表格,一部分是國家的名字,另外一部分是地名。

  「……可以幫我隨機嗎?」

  聽到我的要求,三秒過後,鏡子上其中一個方格亮起。

  『北歐,神話故事──諸神的黃昏的發源地。其中代表性的職業是狂戰士,主城是亞薩城。』

  反正本來就是隨機的,選到哪邊就到哪邊吧。

  「確定。」

  話才剛說完,身上穿的衣服立刻變成厚重的衣服。

  『人物的樣貌以現實為基準,可以改變一定程度的容貌。如果隨機的話,有機率美化或醜化百分之一百二十,隨機之後不能更改,你的選擇是?』
  「不用改變。」
  『好的,遊戲即將開始,祝您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神話。』

  這時天空降下一道光柱,只見光柱將我籠罩之後,立刻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怪異感。


  當白光消失的時候,我來到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我在巨大的廣場上,廣場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噴水池,一個中年男子的巨大的石像在噴水池的正中央,他的手中握著一把長槍。

  看往四周,四周的房子都是由石頭堆砌而成,附近也有一大群人走動。

  城鎮裡面充滿著各種聲音,叫賣聲,吆喝聲,讓這個城市感覺就像是真實一樣。

  這時我注意到天上有東西落下。

  「這是……雪?」

  靄靄白雪從天上落下,我伸手接住,手中立刻感覺冰冷,就像是真的雪一樣。

  明白為什麼會換上這件衣服了,如果沒有穿成這樣,一定會馬上凍死。

  我站在原地,看著附近來來往往的群眾,這時一個穿著白銀鎧甲的女性走過來。

  金黃色的波浪捲髮,尖尖的鵝蛋臉,是一個不可多見的美女。

  「你好,我是女武神歐爾特琳德,是這個城市的領導員,在此為你服務。」

  「妳……妳好,我叫深藍。」我呆呆的向她回禮。

  「現在我就帶你了解一下這邊的環境,不要跟丟囉。」

  她轉身向前走去,而我慢慢的跟在她的身後聽她講解。

  「這裡是職業公會,當要轉職的時候可以來這邊;這裡是商店區,販賣一切東西;從這邊一直走可以走到外面,那邊有眾多的怪物可以讓你訓練戰鬥技能跟升級;這條路一直走會到達英靈殿,必須完成條件才能進去。」

  一邊聽她講解,一邊牢牢記住這些地方,這時發現當她經過一些地方的時候,都會有一些人跟她打招呼,而她也會微笑回應。

  「請問一下?剛剛那些人是?」我忍不住向她詢問。

  「那些呀,他們都是剛來到這裡時由我帶領的人。」歐爾特琳德笑著回答,這時也回到剛剛的廣場。

  「剛剛那些地方都記清楚了嗎?」
  「嗯。」
  「那好,我現在就交你一些基本操作。先在腦中想著『指令』。」

  遵照她的指示,腦裡想著指令,這時候面前出現一個立體影像,那是一個有著許多方格的框格。

  「屬性,是你本身的各項數值,裡面有力量,體力,智力,敏捷,四種屬性;技能,指的就是你的招術,技能的習得必須等級到達一定才可以;物品欄,就是你身上的裝備;系統,可以調整遊戲一些設定。現在你先看看物品欄吧。」

  點選物品欄,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視窗,裡面有一把短劍。

  「物品欄的空間沒有限制,只要你的力量越大,攜帶的物品就越多,拿出物品只需要在心中想著就行了。」

  聽到她的說明,心中想著短劍跟盾牌,一下子,這兩樣東西就出現在手上。

  「如果要放回物品欄的話,只要在心中想著放回去就行了。現在來說明一下如何升級吧,目前你的等級是一級,職位是初心者,等到你十級之後就可以進行轉職了。現在說明最後一個指令,選擇系統。」

  我點選指令選項,視窗只有出現兩個框框,離開遊戲以及時間控制。

  「離開遊戲應該不用說明了。時間控制,指的就是所謂的遊戲時間,遊戲裡的時間跟現實世界的時間比是六:一,現實世界的一小時是這裡的六小時,沒有上限,時間一到就會自動登出遊戲,一開始的設定都是現實世界一小時後登出遊戲,明白嗎?」
  「知道了。」
  「最後我要提醒你一件事,遊戲裡面,要是受到攻擊的話,感受到痛覺是現實世界的百分之六十,不過自殺卻是百分之百,這點要注意囉。等一下會有人來給你所謂的新手任務,這段時間你就先熟悉一下環境吧。」

  這時的她身上出現一團白光,就像當初我從白色的空間來到這邊一樣。

  「謝謝妳的指導,再見。」

  我對著在光團中的她道謝,,而她也面帶微笑的向我揮了揮手,等到白光消失之後,她消失了。

  「時間還那麼多,乾脆先到處走走了。」我邁開腳步,打算好好逛逛這個城市。


  亞薩城很大,幾乎跟新京市同等,不過卻不用擔心會迷路。以中央廣場為中心,數十條道路呈現輻射狀的向外延伸出去,每條路負責的區域都不一樣,有的是雜貨街、有的是住宅區、有的是打鐵巷。

  雖然路都不同,不過到最後都會聚集成一條,然後通往城門。

  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知道這個城市的路況,正準備回去中央廣場的時候,面前出現一個人。

  她穿著跟歐爾特琳德同樣的鎧甲,容貌也跟她相似,如果要說哪邊不同的話,應該就是眼神吧。

  歐爾特琳德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春天一般,可以讓人心情開朗,不過她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冬天一樣,看不到任何的情緒光采。

  「你是深藍?」她的聲音冷淡,沒有任何的高低起伏。



  「我就是,請問妳是……」

  「我是女武神羅絲懷瑟,現在給你一個初心者任務。你的任務就是去拿取矮妖的舌頭、矮妖的手、矮妖的心臟各二十個,拿到之後到中央廣場前交給我。戰鬥的時候,要是頭跟心臟遭受破壞,都有可能直接死亡,不想死就小心一點。」

  至始至終,她的音調都沒有任何的變化,不禁讓我懷疑這個人是不是所謂的NPC。

  Myth不管是真人扮演的指導員或者是裡面的NPC,除非仔細觀察,不然根本不知道真人跟NPC的差別。

  「沒有問題的話,我先離開了。」
  「等,等一下。」

  「有事嗎?」她冷冷的看我一眼。

  「要我去打這些東西沒有問題,但是也要給我一些補給品吧,像是可以補充HP之類的。」
  「如果連矮妖這種怪物都需要用到補品的話,那你還是不要待下去了,自己看著辦吧。」

  丟下這句話,她再也沒有理我,一團白光將她包圍住,不到一秒鐘就消失在眼前。


  ◎◎◎◎◎◎◎◎◎◎◎◎

  這是在下與人合作在7月的FF要出的小說,全文十萬字左右,近300頁,除封面全黑白250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