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4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二章

  醒過來的羅梅雅沒有立即起身,她沒有完全張開的眼睛眨了眨,好不容易才將睡蟲從腦袋驅離了大半;然後她揉揉眼角,讓眼睛的焦距恢復正常。   昨天她就睡在了瑪麗家,也就是村長家,羅梅雅回想昨日的過往,比起模糊不清、更久以前的過去,這倒是容易回想得多。   有多久沒睡的那麼熟了呢?羅梅雅突然浮現這個念頭,明明自己的記憶是從昨天開始啊!   「咦?」   自己眼前看到的枕頭上,有一小片水漬。   ──「做惡夢了嗎?怎麼突然哭出來了。」   「……」   昨夜瑪麗的疑問浮現腦中。   是夢嗎?   這一次比較有印象了,但也只是模糊的記憶,火焰、黑暗,好像被追殺的人與好像在追殺人的人,一切都離現在的自己很遙遠。   那跟自己有何關係呢……羅梅雅一時陷入思索。   但是再怎麼想也不會有答案的,羅梅雅很快爬了起來,看見身邊放了好幾個枕頭,讓羅梅雅想起瑪麗昨晚笑著在床上放枕頭的樣子。   羅梅雅走下了床,穿起拖鞋並整理了下床上的被子與枕頭。   「妳醒了嗎?羅梅雅,我進來囉!」瑪麗敲了敲門就進來了,這時羅梅雅站在衣架前看著衣服發呆,發現瑪麗進來的她稍微嚇了一跳,下意識又冒出一句……   「啊……抱歉。」   瑪麗稍微皺了眉頭,按著頭擺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又在對不起了。」   ※※※   「啊,菲爾小姐妳早。」   鄧肯將麵包放上餐桌,笑著道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嗯……實在麻煩您了。」羅梅雅換上了瑪麗的衣服,兩個女孩身材相似,衣服還算合身。   白髮的女孩不好意思的看著桌上的麵包與羊奶,脹紅著臉。   「抱歉,沒能早點起來幫忙。」   「沒關係,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菲爾小姐現在需要的是多休息。」   昨晚鄧肯告訴羅梅雅,她可以住在這間房子直到能夠獨立生活,雖然羅梅雅有點慌亂的想拒絕,但實際上沒有過去記憶的羅梅雅的確不具有能夠幫助自己自立的生活經驗。   因此,羅梅雅並沒有太多立場拒絕,在鄧肯與瑪麗的笑容下終究是答應了。   才剛坐下,羅梅雅就被突然靠近眼前的麥色物體嚇了一跳,那東西輕輕的撞在她嘴上,原來是瑪麗拿的麵包。   「咦──」   「吃吧吃吧!這是前幾天才剛收成的麥子做的,很好吃喔!」瑪麗笑嘻嘻的說,羅梅雅眨了幾下碧綠色的眼睛,呆楞的拿起眼前的麵包。   麵包很香也很有飽足感,就像瑪麗說的,現在愛爾琳的季節剛進入秋收節(愛爾淋的一年為兩百八十天,分七個月,秋收為一年中第六個月,是收成的日子),麥子才剛收成,所以麥粉相當新鮮。   羅梅雅用手慢慢一塊塊剝著麵包送入嘴裡,身旁的瑪麗吃得比較快,時不時鄧肯還會提醒她吃慢些;不過鄧肯雖然動作看起來不快且頗為優雅,但吃得還是比羅梅雅快。   看著鄧肯跟瑪麗吃著東西的樣子,羅梅雅想起昨天她想拒絕鄧肯說的,要她暫時住下的提議時……   沙亞克主動向鄧肯提出自己要負擔羅梅雅的生活支出。   「雖然妳看起來不認識我了,但我確信自己認識妳,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照顧……朋友。」沙亞克說到朋友兩個字時,停頓了一下子,但除了這以外他的語氣一直相當平靜,為了不刺激到羅梅雅,他站在門外,所以羅梅雅也無法知道他的表情。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呢?羅梅雅這樣想著,我應該是認識你的,卻擅自把你給忘了,而且還下意識想遠離你、不想靠近你,就算是朋友……哪有這樣對待朋友的人呢?但這些羅梅雅都說不出來,她隱隱覺得這樣做的話,這些行為會傷害到沙亞克。   「羅梅雅、羅梅雅!」   瑪麗在羅梅雅眼前揮著手,企圖把她發愣的神識拉回來。   「咦、咦?」羅梅雅回過神,看著瑪麗,然後不知道為什麼下一個動作,卻是慌張的把手裡剝到一半的麵包塊放進嘴裡。   「羅梅雅好像很會發呆呢……不准說對不起!」瑪麗突然伸手擋住羅梅雅的嘴:「等一下跟我去學校吧?好不好?」   「學校、學校?」   羅梅雅歪頭看著瑪麗,一時反應不過來。   ※※※   一般的小鄉村是不會有學校的,但提爾克那卻是個例外,提爾克那並不直接歸歐萊克王國管轄,歐萊克王國主要族群是圖德南族,而原本杜加德森林以北的伊萊德地區就是屬於帕爾赫德族的領域。   雖然數百年前帕爾赫德族就已經接近滅亡,但第一次莫伊圖拉戰爭中,在與弗魔族的對抗中慘遭挫敗的奴亞札王,與後來的魯爾法特王為了與帕爾赫德人等其他種族結盟,承諾伊萊德地區在歐萊克建國後擁有自治權。   時過境遷,在第二次莫伊圖拉戰爭結束後十年,雖然伊萊德地區的人口與種族不斷衰退,但始終維持著這份自治權利。   提爾克那是伊萊德地區是最大的居住區之一,因此做為伊萊德地區對歐萊克王國直接窗口,加上村長鄧肯人面十分廣闊,還認識不少貴族,讓提爾克那獲得了比其他村落更多的資源。   但是學校的籌備並不容易,除了經費等種種問題外,師資也是一大問題,提爾克那自古野獸群聚,居民比起書本,無疑對如何擊退猛獸更有興趣,而請外地老師又十分困難。   所以實際上,現階段提爾克那學校只有一個準備退休後要教武術的雷納德,還有偶爾教導孩子們唸書的鄧肯。   「一、 二!很好,就是這樣!」   雷納德一一指導著較早來的眾人練習,這個季節,村子大多數的農務都已經完成,是以除了小孩子在跟著雷納德鍛練武術外,就連村中一些青壯年人也出現在學校。   他與村民的互動十分熱切,雷納德也是出身於提爾克那的戰士,少年時還曾由鄧肯指導劍術。   「嗨,老師!」瑪麗拉著羅梅雅的手走進學校的預定地,鄧肯也跟在後面一起走來。   儘管兩個女孩外表同年,但羅梅雅還是比瑪麗略高一些,因此羅梅雅畏畏縮縮的樣子更加突顯出兩人性格的差異。   「很好,瑪麗沒有翹課。」雷納德回應瑪麗。   「說的好像我是壞小孩一樣!」瑪麗嘟著嘴回道,見到這幕,旁人不禁笑了起來,雷納德向鄧肯致意,看著羅梅雅詢問:「這孩子是……?」   看到雷納德將視線放到自己身上,羅梅雅又縮了一下。   「這孩子是昨天那位米列希安,不過因為一些原因,她沒有從前的記憶,為了讓她能儘早融入這裡的生活,所以便帶她來了。」鄧肯大略介紹了羅梅雅的情況,雷納德點了點頭。   既使是像沙亞克那樣的米列希安,一開始還是來過一段時間的學校,原因無它,要早點融入這個世界的生活,與人們相處是最好的方式,而通常都以小孩外貌出現在愛爾琳的米列希安就時常選擇學校作為踏板。   「你好啊,我叫雷納德,你叫什麼名子?」雷納德蹲低身子,向羅梅雅伸出手。   「羅梅雅,羅梅雅‧菲爾」羅梅雅稍微遲疑一下,還是將手伸了出來。   「我是這裡以後的武術老師。」雷納德向羅梅雅笑了笑:「如果想要學一些武術防身可以找我,這年頭就算是女孩子也要學個幾招,才能打飛那些壞孩子。」   「所謂的壞孩子,就是像雷納德老師這樣找女孩子搭訕的人啦。」瑪麗笑著說;見狀,羅梅雅輕笑了起來,只是沒笑很久便怯生生的低下了頭。   鄧肯微笑一下,看著雷納德示意:「關於這孩子,我有些話要說……」   「啊!你們幾個,停──!」   驚呼聲未定,一把木劍直直的向幾人飛來。   雷納德很快看清了木劍的走向,那是孩子們玩鬧間不小心脫手的,正當他有所動作──   羅梅雅先動了。   她的左手以很不自然的方式揮動,直接打落了那把飛來的木劍。   在那一瞬間,雷納德看見羅梅雅擺出了要向前衝的架勢,但是羅梅雅並沒有往前衝,她露出了被痛楚驚嚇到的表情。   這是當然的,打落木劍的左手是手腕關節處撞到木劍。   「嗚──」   羅梅雅握著手腕痛呼出聲,眼淚在碧綠眼瞳中流轉著。   瑪麗跑去訓斥幾個差點闖禍的小孩,幾個大人一臉有趣的看著瑪麗與幾個小孩,而那些小孩則像是被父母責罵一樣對著瑪麗低下頭,形成一個有趣的畫面。   「這孩子,到底是……?」雷納德第一時間看向鄧肯小聲說道,而鄧肯也對他點了點頭。   羅梅雅的反應居然比身經百戰的雷納德還快,這已經非常驚人了,但更奇怪的是羅梅雅檔格的方式,她揮動左手的樣子完全不像是「揮手去檔」,而是像「甩動一條棍子」一樣,好像那不是一隻手,而是沒感覺的道具。   而且,雖然羅梅雅自己因為痛楚而沒有意識到,但她在那瞬間做出了檔格後迎擊的準備;如果沒有這下痛處,也許她已經衝向前了也不一定。   大多數人沒有注意到這些,只有戰鬥經驗豐富的雷納德與鄧肯,還有早就吃過一次羅梅雅古怪舉動苦頭的瑪麗注意到。   「──我會注意她的。」   雷納德如此低語著,然後上前拉開瑪麗,替代了瑪麗的角色。   「關於這孩子,我有些話要說。」下午,鄧肯和雷納德坐在學校後的空地,瑪麗跟羅梅雅已經先行離開,食品店的老闆娘帶著瑪麗等小孩子去採集蜘蛛絲,因此學校這邊就空閒了下來。   鄧肯向雷納德說明著羅梅雅的情況,只見雷納德眉頭稍皺起。   「這真是個獨特的例子啊……雖然米列希安本來就為數不多;村長先生,我有些擔心哪。」   「是其他孩子吧?」   「嗯。」   兩人點出了現階段羅梅雅最大的問題所在。   雖然不知道羅梅雅過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根據瑪麗的敘述、昨日的昏迷、還有今早的身體反應,都顯示羅梅雅無法控制自己在「某些情況」下的身體反應。   最糟糕的是,這些反應可能帶有攻擊性,而且所謂的「某些情況」到底是什麼,還是完全不明。   他們不知道在哪些情況下,羅梅雅會做出攻擊性的反應,但一旦發生了羅梅雅攻擊其他孩子的情況,一定會對羅梅雅的人際關係產生常大的傷害。   羅梅雅在攻擊瑪麗時收手了,但要是沒有及時收手呢?想到這些,鄧肯不禁害怕,他也不希望其他的孩子受傷。   只是同時,他也希望幫助羅梅雅。   「沙亞克他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所以很難推測那孩子到底有什麼遭遇,一年實在不是個多短的時間。」   「……確實啊。」   「所以,就請你教羅梅雅劍術吧。」鄧肯丟出了乍聽之下跟之前的話題沒有什麼關連的要求,但雷納德卻只是思考一下就點頭同意了。   「就交給我吧,村長先生……不,師父。」   ※※※   很快的,羅梅雅在提爾克那就這樣住了數周。   以往提爾克那也有來過好幾次米列希安,跟其他米列希安相比,羅梅雅並沒有自立的那麼快,但羅梅雅學習的速度還是相當快。   這段時間裡,羅梅雅與瑪麗一起去雷納德的籌備學校上課、幫忙整理田地,瑪麗帶著她熟悉、融入提爾克那的一切。   這天,她們來到了提爾克那北面的艾菲地下遺跡。   「好、好大……」   羅梅雅看著眼前的東西不敢動彈,雖然說知識上知道,但實際看到的震撼力卻超過單純想像帶來的心理準備。   「不管怎麼說,這未免也太……」她轉頭看著瑪麗,但瑪麗是完全沒有異樣的感覺,還指揮著其他小孩子開始動作。   蜘蛛。   這種似乎只有愛爾琳世界才能見到的蜘蛛,光是軀體就跟一顆人頭差不多大,雖然追根究柢蜘蛛並不是昆蟲,但是在一般人眼中這種只有足數不同的生物跟昆蟲還是被劃分做一類的。   「不用怕,牠們不會攻擊你的。」一個中年婦女說道。   第一次見到這種巨大蜘蛛的羅梅雅,理所當然的以女性觀點感到極度的毛骨悚然;變得那麼大的話,別說頭部口器的構造,就連體表的纖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就算來到愛爾琳前的羅梅雅是一個見多識廣的冒險家,想必也會被嚇的哭出來吧?何況此時她的記憶與經驗只是一片空白。   「好,別都圍在一起喔;羅梅雅放心啦,這種大蜘蛛很溫和,不會亂咬人的。」瑪麗拍了拍快哭出來的羅梅雅的肩膀,這些白色大蜘蛛的蜘蛛絲可以做為絲綢的原料,因此他們才會幫忙大人來到這裡採集蜘蛛絲。   正如瑪麗所說,白色大蜘蛛並不會攻擊人們,雖然一同來的人中還是有大人,不過並不是為了戰鬥而來。   那些大蜘蛛遠離他們自顧自活動著,留下牠們累積許久的蜘蛛絲;這種大蜘蛛會吐絲並不會結網,實際上以牠們的體型結了網也很難在上面移動,已經吐出一段時間的絲對牠們並沒有用處,所以對牠們來說前來採集蜘蛛絲的人並不會妨礙牠們。   「好,這些應該夠了。」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話被創造迷宮的女神聽見了,採完蜘蛛絲的瑪麗等人很快的見到了迷宮盡頭的女神像,因為艾菲地下遺跡迷宮範圍並不大,瑪麗等人其實沒有找太久就到了盡頭。   他們走到女神像前唸出女神的名子,在一陣光芒閃過後回到了地下遺跡的入口。   地下遺跡的迷宮化始源於十多年前的莫伊圖拉戰爭,散佈在歐拉大陸四處的地下遺跡原本是古代娜蓓德族以魔法建造而成;但在戰爭時,作為要塞使用的其中一個地下遺跡被弗魔族利用,將與弗魔族世界相連的通道埋伏在其中。   被打個措手不及的圖德南族節節敗退,為了阻止弗魔族繼續進逼,戰爭女神茉麗安施展了魔法,將該地下遺跡化為了迷宮。   結果不知道是否因為同樣屬於空間性質,迷宮魔法、弗魔族的空間門魔法與建造遺跡的魔法三者產生特殊的效應,所有的地下遺跡都成為了迷宮。   既使如此,女神的迷宮魔法還是發揮了效用,從遺跡中空間之門出來的弗魔族無法自地下遺跡中離開,相對的進入迷宮的圖德南族則會在迷宮中見到女神像,藉此自由的離開迷宮。   「不過不是弗魔族也不是人類的蜘蛛,似乎不會受到盤踞在艾菲等地下遺跡的迷宮魔法影響,他們能夠自由穿梭在地下迷宮中並自由出入……」一個叫麗莎的女孩子向羅梅雅解釋,羅梅雅傻楞楞的聽著,時不時的點頭。   不過瑪麗跟其他孩子卻是全都沒在聽。   ※※※   對方人數大概二十人。   「還沒找到嗎?分開找!對方只有一個女人,躲不了多遠的!」   躲不了多遠嗎?的確是。   聽聲音還有一段距離,我還沒有能力藉由聲音判斷距離,如果要逃亡下去,得要熟練這些能力才行。   對方的聲音如此之大,大概是要藉著驚嚇的方式逼我做出動作,他們一定認定我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吧。   不過,即使什麼都不做,他們這樣繼續找下去,還是會發現我的,我並沒有距離他們很遠。   我只有一個人,被抓到後就沒有辦法逃走了。   不,即使只是被找到,我也沒有足以逃離他們的體力。   也就是說……   我檢視手上的武器,但是只向他學了幾個月劍術基礎,我並沒有能夠正面打敗他們的本錢。   他們分開搜尋的動作,倒是幫了我一把,非常幸運的,往我這走來的只有一人,其他人離的越來越遠。   躲在樹叢中的我看著他逼近,思索著接下來的動作。   一道雷劈了下來。   我居然因為這樣笑了。   出奇的、不受雷電驚擾的我。   一時之間、被電光帶走注意力的他。   我衝了出去,趁著對方心神還處於雷電的瞬間震攝中,我抓住了他的嘴。   向前推進的衝力加上他自己反射性的後退,讓我成功壓著他摔到地上。   他手上拿的是長槍,在這種時候無法攻擊我。   我舉起手上的劍。   「您沒有義務拿著劍,更沒有沾染鮮血的必要,那些污穢,就由屬下承擔就好了。」   想起你的話語。   但是……   他從被我襲擊的驚訝中醒來,拋下長槍雙手向我揮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高聲吶喊,劍尖穿過他雙眼間,貫穿他的的眉心。   我被揮打到一旁,但他的手也無力落下,大雨同時落下的聲音,掩蓋這裡的一切。   第一次戰鬥。   第一次……殺人。   忍著反胃的感覺,我撬開他的鎧甲,帶走可以隨身攜帶的乾糧和匕首。   「哈哈我……一定瘋了。」   殺了人還如此冷靜,我真的還是我?   如果我不是我,那我去了哪裡?   「果然是……和你一起走了嗎?」   大概吧。   在這裡的不過是行屍走肉。   先離開吧,他們一定會發覺的,離開吧。   開始下雨了。   稍微抬起頭著因為雨雲晦暗不明的天空,我的臉上充斥著雨水。   ※※※   瑪麗等人離開後不久,艾菲地下遺跡深處的某個房間,一隻紅色的大蜘蛛緩緩移動著。   紅色的蜘蛛與白色的不同,攻擊性頗強,雖然不至於主動攻擊人類,但是還是有較強的地盤意識,這是小孩子採集蜘蛛絲時大人一定會陪同的原因之一。   這隻紅色蜘蛛身上有些傷痕,大約在幾天前,他被前來採集蜘蛛絲的人類驅離了原有的地盤。   紅色蜘蛛眼前出現了一個詭異的人影。   動物並不會因為女神的迷宮魔法而停止腳步,實際上這裏已經是人不管圖德南族或米列希安都無法來到的迷宮深處。   理論上,這裡不可能有人出現在這裡,紅色蜘蛛警戒著,做出了威嚇的動作。   「汝是被人類驅趕至此的嗎……?」   如果有人在這裡,會發現那個人影穿的是和德魯伊魔法師衣著相似的黑色長袍,人影的臉部被白色的布料蓋住,上面畫著奇異的符文,幾乎全身上下都被衣服掩蓋住。   紅色蜘蛛並不瞭解人類的語言,但牠竟能理解這個人影所說的話,牠渾沌的意識理解到眼前這人並不是人類。   「是嗎?那吾將給予汝復仇的機會,汝將能尊循女神的意志,得到嶄新的命運,傾聽女神的旨意吧,汝將守護這裡,面對無知的闖入者起身而戰鬥。」      那人影從漆黑的長袍下拿出了一張巴掌大的符咒,不知名的文字寫在那上面。   在紅色蜘蛛的視線裡,詭異人影與迷宮的空間不斷變小,牠身體一陣發熱,然後牠終於發現──   自己的體型變成了原先的數十倍大。 =====   以RP任務「巨大蜘蛛的誕生」為最後的收尾,實際上本想多做一些瑪麗與羅梅雅之間的描寫,不過我畢竟功力不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