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三章

  「地下遺跡疑似有弗魔族出沒?」

  雷納德皺起眉頭,這時他們正在村長鄧肯的家中,瑪麗及羅梅雅都外出了,所以只有他們三人在。

  沒多久以前,在愛爾琳各地的地下遺跡接連發生人們失蹤、遭襲的事件,以往地下遺跡雖有些會襲擊人的怪物或是野獸,偶爾也會出現極少量的弗魔族,但這幾起事件卻都是弗魔族所引起,如此頻繁的發生是前所未聞的。

  在莫伊圖拉戰爭之後,地下遺跡就都成為了與弗魔族世界有連接的迷宮,因此少數弗魔族的出現,可以解釋為在迷宮中迷路的弗魔族碰巧遭遇到人類,但這迷宮化是女神茉麗安為了阻擋弗魔族設下的魔法,弗魔族應該是不可能大量出現的。

  而且,這些襲擊事件不只頻繁,還遍及各地,更顯得異常。

  「所以,冒險者公會發下了調查『艾菲』及『賽維爾』兩個地下遺跡的任務?可是既然有可能遇上弗魔族,只讓一、兩個人前往未免太過危險吧。」鄧肯摸著鬍子問道,根據資料,在杜巴頓附近的地下遺跡甚至有出現高等弗魔族的消息。

  「並不是要現在進行,時間應該是定在兩天後,除了我跟雷納德先生以外,還有兩個人會在明後天過來;因為各地都要調查,所以公會人手有些不足,需要一些調度時間。」沙亞克補充說明,會直接委任雷納德其實主要原因就只是他正待在提爾克那。

  「我明白了,我接下這個任務。」雷納德並沒有甚麼推辭的理由,何況這是維護自己故鄉的安全。

  「那麼雷納德老師和沙亞克這幾天請多做些準備吧,也得告訴孩子們別再去地下遺跡採集蜘蛛絲了;還得通知一下大家,調查結束以前,不要到地下遺跡去。」鄧肯站起身,拍了拍雷納德肩膀。

  「好的。」沙亞克行了個禮,與雷納德隨即離開。

  鄧肯走出屋外,目送兩人離去,他抬頭看著屋邊樹上,那裡有隻藍色的鳥待在巢裡休息。

  莫伊圖拉戰爭已經過去八年,但在一些人心底,那場與弗魔族的戰爭就像昨天的事情,在那之後弗魔族已經在愛爾琳絕跡許久。

  然而……

  鄧肯把視線移到天空,正午的朝陽亮的讓人難以直視,晴空萬里無雲,但卻藍的令人憂鬱。


  沙亞克離開了鄧肯的住處後很快就跟雷納德分開了,他前往食品店想買些乾糧,這食品店就在村長家附近,因此一下子就到了。

  「打擾了。」
  「歡迎!」

  一個十九、二十歲的年輕女性在店內揉著麵團,聽見沙亞克打開門,抬起頭露出笑容:「喔,是沙亞克啊?來買麵包嗎?」

  她是這間食品店老闆的女兒,名叫凱琳。

  「嗯,還要一點乾糧,買個四天份。」沙亞克回以微笑。

  凱琳幾下拍手拍掉手上的麵粉:「來的正好,我早上才剛烤了些麵包,不過怎麼才剛來就要買乾糧?是有任務嗎?」

  沙亞克拿了張椅子坐下,放下手邊的東西等著:「是啊,過兩天得去賽維爾調查一番;對了,凱琳姐,怎麼是你一個人在顧店?」

  雖然沙亞克實際年齡與凱琳差不了多少,但畢竟外表現在只是小孩,因此他也就稱呼她為「姐」了。

  凱琳一邊從櫃子中拿出幾張油紙,準備用來包裹食物,一邊回應沙亞克:「媽媽她帶瑪麗他們去艾菲……」

  話還沒說完,只見沙亞克臉色大變,站起身隨手拿起了劍就衝了出去。

  「沙亞克!」凱琳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能呆然的停下動作,看著沙亞克離去。

  凱琳走出料理台看向門外,一不小心踢到了沙亞克留著的東西,沙亞克往艾菲地下遺跡的方向頭也不回的奔去;凱琳心底突然起了不安的情緒,回到店裡,想整理剛才被她踢倒的東西。

  一把長弓倒在一旁,箭矢也滑出了箭袋,凱琳把它們收好,但不知怎麼竟給弓弦劃傷了。   「到底怎麼了……」凱琳不安的喃喃自語。


  ※※※


  這時的艾菲地下遺跡中,羅梅雅等人才剛來到白色蜘蛛的所在,和往常一樣,他們拿著工具開始收集。

  「奇怪……」羅梅雅突然有點怯弱。

  「怎麼了?羅梅雅?」瑪麗問。

  「不知道,總覺得怪怪的……」

  瑪麗抱住羅梅雅一下,笑說:「你還會怕這些蜘蛛啊?沒關係啦!牠們不會咬你的。」他們開始收集蜘蛛絲,一切和往常一樣。

  帶隊的婦人看了看四周一切正常,於是也彎下腰收集。

  她翻弄了一下,突然有一隻蜘蛛到了她的面前,婦人正想不對勁,一般蜘蛛應該會避開人群時,蜘蛛突然撲了過來。

  「啊!」婦人尖叫一聲,向後躺倒,蜘蛛跳到她身上,口器大張,眼看就要咬下去……

  「小心!」瑪麗反應很快,一腳踢開了那隻蜘蛛,婦人驚魂未定,叫著要大家回來集合。

  眼前有大概六、七隻白色蜘蛛緩緩逼近,散發明顯的敵意,瑪麗沒帶弓箭,拿起木棍就往當頭一隻蜘蛛砸下。

  白色蜘蛛的外殼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濃濃的體液散了開來,這一下攻擊彷彿開戰信號,蜘蛛群向人們衝去,其中兩隻向羅梅雅撲了過來,嚇得她大叫。

  蜘蛛迅速的攻擊並沒能擊中羅梅雅,全都被躲過了。

  不知從哪生來的衝動,羅梅雅左手直接揮向了一隻撲過來的蜘蛛,這個動作超過了她自己的思考反應,蜘蛛被擊中了最沉重的腹部飛了出去,正好撞在一個男孩拿的短劍上,那男孩也被嚇了一跳,但隨即冷靜的砍開了自己面前的蜘蛛。

  「喝!」瑪麗回頭一看,發現羅梅雅面前有一隻蜘蛛,於是一棍打碎了牠的外殼,但之後手上一空,木棍居然不見了。

  「羅梅雅!」瑪麗大喊,羅梅雅不知怎麼搶過了她手上的木棍,衝向一隻蜘蛛,但攻擊的對象不是蜘蛛而是與之對峙的男孩。

  無暇細想,瑪麗抓住羅梅雅的左手,羅梅雅似乎又陷入了狂亂狀態,瑪麗的舉動立刻讓她有所反應,木棍揮向了瑪麗。

  與此同時,瑪麗用力扯開羅梅雅的右手,羅梅雅輕易失去了平衡,木棍僅是擦過瑪麗的額頭,而羅梅雅則被壓制在地上,一時無法動彈。

  「冷靜點!」瑪麗暗呼好險,若不是事先她一直在注意羅梅雅的動作,早了一步反應,現在恐怕她已經倒在地上了,但她鬆口氣的時間沒有太久,羅梅雅不知哪來的力氣翻過了身,一腳從後踢開了瑪麗。

  瑪麗向前翻倒,敏捷的立刻站定回身,只見雙眼無神的羅梅雅低身衝了過來……

  羅梅雅眼中不像之前那樣帶著強烈的殺氣,似乎沒有那麼狂亂,但也是相當棘手;瑪麗緊張的準備對應。

  「──Lightning bolt!」

  一道閃光迅雷不及掩耳的閃過,瑪麗見到羅梅雅身體纏上了雷電,腳底一軟,呻吟一聲便倒了下去。

  她不敢立刻上前,因為羅梅雅在這個狀態下反應跟速度異於常人,但羅梅雅並沒有爬起來,看來是昏了過去。

  一個男孩奔跑過來,抱起羅梅雅,是沙亞克。

  「羅梅雅沒事吧?」沙亞克沒回答,猶豫了一下將羅梅雅交給瑪麗,這時蜘蛛已經幾乎都被解決了,雖然事起突然,但提爾克那的孩子平時畢竟經常鍛鍊,頂多有幾人措手不及被擦傷而已。

  但那帶隊的婦人發出了呻吟,按著眼睛,似乎在一開始被傷到了,沙亞克趨前查看,皺起眉頭:「糟糕,得盡快帶伯母出去治療才行。」

  瑪麗扶著羅梅雅走來,說道:「我們趕緊出去吧,這裡離入口還不遠。」

  沙亞克點了點頭,扶起婦人和眾人走了出去,大家都笑不出來,異常的安靜。

  瑪麗扶著昏迷的羅梅雅,發現其它孩子有意無意避開了她,知道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由得發出苦笑。


  ※※※


  左手失去了知覺。

  不,正確地說是只剩下痛感吧──

  那個手拿釘頭槌的武士一槌打碎了我左肩,我倒在地上。

  我一直以為我已經死了,自那天之後就死了,但這要命的疼痛卻讓生存的實感纏繞、佔滿我的思緒,我一時無法反抗圍上來的人的制伏。

  他們丟下武器,抓著我受傷的左手,劇痛令我喉嚨發出呻吟,眼睛也睜不太開。   旁邊街道上的行人有的走避、有的好奇的察看。

  對方人並不多,這裡街道複雜,但我鐵定比它們熟悉,要不是這傷勢令我無法抵抗,我一定──   對──

  如果不會感到痛的話──

  如果可以不顧身體的傷創──

  如果可以讓精神跟肉體分開的話──

  當我回過神來,肩膀依舊很痛,但已經可以忍受了,有人拿來了繩子,壓制我的人為了綁住我的手,力道鬆開了。

  這是最後的機會。

  我翻過身,一爪向那人雙眼抓去,他驚訝的退後。

  右手抓起掉在地上的劍,刺向拿繩子的人,那個手持釘頭槌的人又一槌揮來。

  迎擊的是我的左手,這次是臂骨碎了,但我訝異的發現我雖然感受到痛,卻不再被痛楚支配──   我笑了,這是一個正常的人會有的狀態嗎?

  沒錯,我不正常──這件事讓我不知為何愉悅起來。

  「啊啊啊啊──!」

  我跑了起來。

  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曲折的巷道裡。


  ※※※


  當眾人離開了艾菲地下遺跡,立刻把婦人也就是凱琳的母親送到了鄧肯家中,提爾克那並沒有醫生,大部分需要治療的傷勢及疾病都是由以往曾身為冒險者的村長鄧肯進行。

  羅梅雅被瑪麗帶進房裡休息,沙亞克及凱琳則幫忙鄧肯製藥,忙了一個下午,這才得到了休息的時間。

  「媽媽的眼睛還好嗎?村長爺爺。」凱琳的母親因為吃藥而先睡著,因此凱琳緊張的向鄧肯詢問。

  「現在是沒有大礙了……」鄧肯疲憊的拍拍凱林的肩膀,安撫她的情緒,不過沒多久又補充說明,因為治療不完全,雖然暫時沒有太大影響,但恐怕凱琳的母親之後視力會一直衰退下去。

  凱琳聞言,一時也不知該高興還是傷心,向鄧肯答謝後,便去照顧睡著的母親了。

  就在外面治療告一段落時,羅梅雅也醒了,瑪麗一直守在她旁邊,見羅梅雅神色正常,恢復了那一副怯弱的樣子,鬆了口氣。

  還沒開口,卻又聽見羅梅雅那句令她熟悉到不行的「對不起」,瑪麗故作誇張的嘆口氣,坐到床邊,摟著羅梅雅的肩膀。

  「沒事了,別怕……」是真的沒事嗎?雖然被攻擊的是自己,但被其他孩子看到羅梅雅無差別的攻擊,結果卻是一樣,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不是攻擊其他人造成他人受傷。

  「對不起,那大蜘蛛撲過來,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羅梅雅為控制不住自己輕聲抽泣。

  瑪麗伸手拍拍羅梅雅的左肩,突然,羅梅雅抽痛似的縮了縮身子。

  「怎麼了?受傷了嗎?」瑪麗緊張的問,羅梅雅答道不知道,早前羅梅雅進屋時衣服是瑪麗換的,當時並沒有發現羅梅雅有受傷啊!

  「我看看……」瑪麗解開羅梅雅的上衣,赫然發現羅梅雅左肩紅腫,甚至瘀青出血,就像是被鈍器砸傷一樣。

  不可能!瑪麗在艾菲地下遺跡時確實是抓著羅梅雅左肩壓制她,但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傷口啊!

  瑪麗疑惑不解,只有呼喚房外的鄧肯。

  鄧肯進房也嚇了一大跳,立即取來藥草及繃帶。

  不只肩膀,還有手臂也出現了相同的傷口,幸好羅梅雅傷勢比之外表的可怕,卻沒有傷及骨骼,鄧肯上藥包紮後,痛楚也舒緩許多。

  但是羅梅雅到底為何受傷,卻是一個難解的謎──


  當晚,羅梅雅睡著後,鄧肯、瑪麗、沙亞克及雷納德聚在一起討論,主要是討論地下遺跡的事情。

  「太不尋常了,那些蜘蛛應該是很溫馴的……」瑪麗疑惑道,在此之前她們也數次進入艾菲地下遺跡收集蜘蛛絲,從來沒有發生這種狀況。

  雖然如果是黑色或是紅色的大蜘蛛確實有攻擊性,但那種大蜘蛛最常見的是白色外表的種類,也就是這次攻擊他們的那種,應該是不具攻擊性的。

  而且提爾克那村人與白色蜘蛛共存許久,雙方從未侵害對方的地盤及食物……

  雷納德補充說:「……我去觀察了一下在墓地旁的白色蜘蛛,那些蜘蛛還是很正常,沒有攻擊的跡象,也就是說,只有地下遺跡的蜘蛛有問題。」

  沙亞克沉默不語,鄧肯提出見解:「看來這跟冒險者公會調查的目的有關啊,地下遺跡不只是出現弗魔族,連棲息其中的動物也開始攻擊人類了……

  「會不會是弗魔族控制了那些動物?」

  雷納德跟瑪麗愣了一下,他雖隱約想到這些事情有所關連,卻沒猜測到弗魔族有控制那些蜘蛛的可能。

  「看來的確有必要好好調查一番……賽維爾先不提,這艾菲必然得先調查清楚,不用等冒險公會指派的那兩個人了,明天我就去艾菲闖一闖。」雷納德說道。

  「我也去吧。」沙亞克遲疑一下也應和雷納德的提議。

  鄧肯對兩人說:「那就麻煩你們倆了,還有一件事,是關於菲爾小姐。」話題一轉,說到了羅梅雅身上。

  「其實,羅梅雅的動作一直很奇怪……啊,我不是指那個,」瑪麗說:「我總覺得羅梅雅變成那樣時,左手都沒有在動,好像沒那隻手似的,就算在動,動的也很奇怪……」

  一開始相遇時,羅梅雅是用右手抓著他,左手揮動的方式就像甩動一條袖子。

  在學校時,羅梅雅甩著左手去擋飛來的木劍,卻不是揮手拍掉。

  在艾菲地下遺跡,羅梅雅衝向和蜘蛛對峙的男孩時,左手完全沒有在動,瑪麗才能輕易抓住她的左手。

  羅梅雅陷入狂亂狀態時,左手的行動確實都很奇怪,而這只有一直在羅梅雅身邊的的瑪麗能注意到。

  「其實,菲爾小姐平時也很少用左手……不論是拿東西還是做事。」鄧肯想了想也這麼說,這意味著甚麼樣的事情,眾人都嚴肅的皺起眉頭。

  其中,沙亞克若有所思,雙手在桌子底下握著拳頭,指尖因為過於用力而發白……


  ※※※


  第二天,羅梅雅一早醒來,發現左手的感覺已經恢復正常。

  鄧肯跟瑪麗較早醒來,三人互道早安後,鄧肯檢查羅梅雅的左臂,驚訝的發現羅梅雅的傷勢已經完全復原了,原本還以為瘀青出血成那樣至少得花上三天。

  「菲爾小姐吃早餐前,先去河邊洗洗吧,不然麵包沾上了草藥味是很難聞的。」鄧肯替羅梅雅解下了繃帶。

  羅梅雅來到溪邊,清洗手上草藥的味道。

  她也大惑不解,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受傷,又為什麼好那麼快,想到昨天自己再次失控攻擊瑪麗,青碧色的雙眼眼淚又差點掉下來。

  「或許,我應該試著找回記憶……」羅梅雅這麼想著,如果自己的失控跟遺失的過去有關,那她就應該要了解這個記憶。

  當下羅梅雅決定,趁沙亞克還在提爾克那,要向他問個明白,她整好上衣,準備回去。   「啊。」

  突然傳來一聲低呼,羅梅雅轉頭看去,一個男孩站在那裏,手上拿著水桶、毛巾跟一件布甲,是昨天在艾菲地下遺跡同行的人。

  羅梅雅伸手招呼,卻見對方擺出了有些敵對的眼神,不發一語的離開。   羅梅雅一時之間只能站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回到住處,餐桌上擺了些烤餅、麵包跟肉片,鄧肯跟瑪麗見羅梅雅回來,便拉著她坐到桌前,開始用餐。

  一如往常,羅梅雅吃得很慢,而且她下意識的沒有用左手,也就吃得更慢了。

  「爺爺,我想跟雷納德老師他們一起去,可以嗎?」瑪麗向鄧肯說,她已經想這件事想很久了。

  「不行,現在去地下遺跡實在太危險了。」鄧肯當然是拒絕了,不過瑪麗早就知道鄧肯會這麼說。

  「地下遺跡?」羅梅雅問道:「是昨天的事情嗎?」

  鄧肯回答:「雖然不算是,但是應該是有關係的,冒險者公會委託雷納德老師他去調查地下遺跡,所以他打算今天先去艾菲調查。」

  「我也想去嘛,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瑪麗說道,鄧肯回說那是兩回事。

  鄧肯又說:「如果想幫忙的話,看要不要去幫忙雷納德老師準備吧,我想他應該需要準備不少東西。」

  瑪麗雖然不滿意,但她知道鄧肯是不會答應的,因此也應了是。

  於是,瑪麗跟羅梅雅兩人在去了學校後,便在雷納德的請託下前往鐵匠鋪,幫雷納德拿取送去保養的皮甲。

  鐵匠舖的主人叫佛格斯,和雷納德年紀差不多,是提爾克那唯一的鐵匠,鐵匠舖設在村子東南邊的溪流旁,算是離村子中心有點遠。

  兩個女孩經過風車往鐵匠鋪走去,天空雲層漸厚,似乎有要下雨的跡象,所以得快去快回才行。

  當兩人經過橋度過阿里亞溪,快到鐵匠鋪時,羅梅雅突然停下腳步,環顧四週。

  「怎麼了?」瑪麗問,突然她想到昨天在艾菲地下遺跡時,羅梅雅也出現了一樣的舉動!那時候蜘蛛襲擊了他們,那現在……

  念及至此,瑪麗伸手拿起身後的短弓,這時一隻白狼從草叢中跳出,撲向了瑪麗。

  雖然已經很接近了,但瑪麗還是成功避開,然後箭矢零距離發射,白狼立即被箭矢刺穿了眼睛,發出一聲長長哀鳴,在地上掙扎幾下不動了。

  「呼……」若非羅梅雅的舉動讓瑪麗注意,後果也許不堪設想吧!

  羅梅雅這時關切的看著瑪麗,神色恐懼問:「還好吧?」

  「嗯,沒事,多虧你喔!」瑪麗笑著說,羅梅雅卻是一時摸不著頭腦。

  鐵匠舖裡一個留著落腮鬍的中年男性走了出來,大喊:「喂!沒事吧?我聽見狼的叫聲……啊!你們快逃!」

  羅梅雅跟瑪麗也發現不對,一個巨大的影子出現在她們身後,瑪麗反射性拉著羅梅雅往旁邊一躲,一隻巨大的獸足拍打在她們剛站的地方。

  還沒看清情況,又一隻白狼向瑪麗衝上來,瑪麗勉力以短弓擋著,狼牙在短弓上咬著,差點沒把弓身弄斷,但瑪麗也就這樣被推了開來。

  她拿起箭矢直接往狼身上刺了過去,白狼立刻退開,趁這個機會,瑪麗立刻彎弓搭箭,白狼閃避不及,箭矢鑽進了嘴裡。

  「小心!」

  瑪麗這才看清巨大獸足的主人是誰,一隻比一般狼大上十倍不止的巨大白狼站在那,但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羅梅雅呆站在那,眼看巨狼將目標放在羅梅雅身上……

  如果要伸手去拉羅梅雅是鐵定來不及了,瑪麗將箭矢搭上弓同時示警,但羅梅雅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羅梅雅感到自己被分成了兩半,一半的自己尖叫著要逃離,另一半卻毫無恐懼;兩個自己互相衝突,使得羅梅雅完全無法反應。

  巨狼將利牙伸向眼前的獵物。

  「──!」兩個自我的衝突開啟了深藏心中的一道鎖。
 

  在沒人發現的狀況下,羅梅雅碧綠的瞳孔逐漸失去光芒,晦暗不明起來。

  敵人是什麼?

  敵人是野獸,龐大的野獸。

  妳知道怎麼做的,妳以前也做過的。

  雙手像是想握起什麼,確認沒有東西以後便放開,手上沒有東西,沒有武器。

  然而……也罷。

  並不一定需要沉浸在記憶的亂流中身體才會行動,即使回到過去,心中想的也只有一個。

  然後……





  註一:時間點上,「幻夢之翼」現在的時間點定位為第二次莫伊圖拉戰爭八年後、G1前十年,這時間點迪莉絲跟麗莎才十五歲左右,還沒有去艾明馬夏留學,因此這時提爾克那沒有醫療所也沒有魔法學校,皮爾斯也還沒回提爾克那。

  註二:刻意想在凱琳的母親眼睛受傷,與凱琳自己看到弓箭會害怕兩者做了結合,所以雖然看起來很累贅還是寫了,畢竟功力不足。

  註三:這時奶油手佛格斯大叔已經約三十多歲了,設定成他才從艾頓那回來沒幾年。

  註四:因為是寫主線劇情以前數年的過去,設定成「這個時候,地下城中很少看見弗魔族、愛爾琳也沒有平原首領出沒」,因此對劇中人物來說,巨大白狼等怪物的出現及在地下城中的戰鬥都是以前沒經歷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