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四章


  那是一種既熟悉又哀傷的感覺,感到熱力,卻不是溫暖,就好像呼吸著灼熱的空氣。

  這種異樣的感觸如今再次湧上心頭。

  甚至讓她彷彿「看到」了一些景象──

  原因依舊是那個白髮的米列希安。

  名為羅梅雅的少女再度被混亂的殺氣所包覆。


  ……這是甚麼感覺?

  羅梅雅的精神離開了身體,她就像一個旁觀者,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以及一些思緒。

  ──野獸。
  ──巨大的野獸。
  ──更多的野獸。

  自己的身體就像被另一個意志控制了,明明沒有進入視野,卻感覺到了一些東西。

  她知道,那是敵意,來自於眼前的白色巨狼,及隨即竄出的許多野狼。

  她的靈魂尖叫著想逃離,但是卻又明確的聽見另一個聲音。

  ──迎戰。
  ──不戰鬥就無法生存。

  「快躲開!」羅梅雅這樣告訴自己;那血盆大口朝這咬來,眼看就要咬下羅梅雅纖瘦的軀體。

  ──時機未至。

  但是,就好像知道了什麼,羅梅雅動也不動。

  「嗷嗚──」巨狼發出哀嚎,牠的左眼流下淚般的鮮血,瑪麗準確的射擊奪走牠一隻眼睛,利牙就在羅梅雅眼前停止。

  「羅梅雅!」瑪麗將下一支羽箭搭上弓,叫喊著羅梅雅的名子。

  但羅梅雅恍若未聞,那雙碧綠眼瞳,突然從極度混沌變得異常透徹!

  巨狼受傷後,僅是略為停止便加快速度向前撲去,可是在驚呼聲中,羅梅雅沒有後退或逃跑,她唯一做的,是向前衝。

  就在她衝到巨狼嘴前時,她低頭前傾,整個人縮成一團向前翻滾,在間不容髮的空隙與時機下,避開利牙,直接從狼的四足間穿過。

  接下來的情景讓人目瞪口呆──羅梅雅在巨狼因為咬空而停下、她人還在巨狼腹下的瞬間,跳了起來,那雙纖細的手朝狼腹抓去。

  那個看來柔弱的女孩居然採取主動的方式攻擊這龐然巨物,但是,不管羅梅雅是不是真的有徒手撕開皮肉的能力、不管巨狼的皮毛是不是不堪一擊,這個攻擊都註定失敗。

  紅光閃現,羅梅雅的雙手被一股力量震開,力道不大,但夠讓羅梅雅的行動帶來遲頓。

  巨狼稍微跳開,剩下一目的兇光死盯著這個應該命喪自己口中的獵物。

  羅梅雅驚訝的發現自己熟練地調允呼吸,並且甩脫雙手的痠麻。

  巨狼咆哮一聲,右爪便抓來。

  瑪麗想再次射箭支援,卻又一隻白狼纏了上來。

  又是一次不退反進,羅梅雅藉由在一次呼吸間前進三步並跳起,躲開了這一爪最具殺傷力的爪子──甚至抓住狼的皮毛,整個人爬到狼的前足上。

  早已不知該怎麼反應的瑪麗連驚訝聲都還沒響起,羅梅雅已經跳到了狼首上面。

  ──需要武器。

  什麼?羅梅雅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做下一步,但她的身體完全領先在思考之前,羅梅雅右手伸出,抓住瑪麗插在巨狼左眼上的箭矢。

  沒有直接拔起,羅梅雅抓著箭矢拉動,將傷口拉的更大才拔出;原本箭矢上就有會造成傷口擴大的倒刺,用這個方式拔出,傷口更是慘不忍睹。

  羅梅雅此刻的神情說不上害怕也說不上瘋狂,更不是任何一種情緒,硬要說的話就是仔細打量眼前事物的眼神……這跟巨狼此刻因為劇痛扭曲大叫的狂暴神態有極大的對比。

  面對爬在自己身上的敵人,巨狼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幅度的甩動頭部,即使抓的再緊,也不可能在這個舉動下維持平衡。

  一旁輕巧躲開白狼攻擊的瑪麗已經無法對羅梅雅的舉動吃驚了,或著在某些方面,羅梅雅流露出的殺氣跟拔出箭矢的舉動實在太過適合。

  羅梅雅並沒有停留,她用了兩個起落,很快的先移動到狼背,避開狼擺動最大的頭部,隨後攀在狼腹,用剛獲得的武器刺了下去。

  即使有不知名的力量守護巨狼的身體,腹部雖然沒有眼珠子防禦力那麼差,也依舊是身體防禦力較弱的地方。

  雖然被再次閃動的紅光震得羅梅雅手臂發麻,箭矢還是刺入了狼腹造成傷口,只是相較眼珠的痛苦,這個小傷並沒有引起巨狼太多注意,巨狼只是晃動身體想把羅梅雅甩下來。

  羅梅雅跳下來後便立刻拉開距離,不知道是有意還無意,方向正好在瑪麗另一邊。

  好不容易甩脫煩人的獵物,巨狼不肯放過機會,便要朝羅梅雅攻擊,終於有了攻擊機會的瑪麗移動到狼側射出三箭。

  「羅梅雅,快走!」

  三發箭矢被不知名的力量擋了開來,沒能造成多少傷害;巨狼顯然將全副注意力放在羅梅雅身上,完全沒往瑪麗看一眼。

  不只巨狼沒有看瑪麗一眼,瑪麗清楚的看見羅梅雅目光明明有掃向自己,卻如看著陌生人般迅速離開。

  就在巨狼要向前撲之前,一個人影跳進巨狼與羅梅雅之間,劍刃向巨狼前足趾縫間刺下。

  指尖的神經相當密集敏感,即使只是輕傷痛楚亦是非同小可,突如其來的痛楚令巨狼一時失去平衡、不由自主的後退。

  那是沙亞克‧諾恩;金髮金眼的米列希安終於趕來,沙亞克的劍以快又準確的攻擊逼退巨狼。

  這個攻擊判斷非常正確,身為米列希安的沙亞克雖然繼承了來到愛爾琳前的記憶與技巧,但是身體畢竟只有十一歲少年的體能,不可能直接阻擋眼前光高度就快有他三倍身高的巨狼。

  因此,沙亞克唯有以準確的技巧攻擊,才能有效的進行戰鬥。


  看清眼前突然介入戰鬥的這人,羅梅雅準備好做出動作的手腳登時僵硬。

  逼退巨狼不到半秒,沙亞克轉身抱住羅梅雅就向旁跳開,巨狼狂吼著撲了過來,卻被另一把劍擋下了。

  「哪來那麼大的畜生啊!」雙手劍猛烈的一擊幾乎擊碎了巨狼的腿骨,雷納德大喝一聲,彈開了獸爪的攻擊。

  瑪麗也再次射出弓箭,但是不足以造成決定性的傷害,多帶了一個人也拖慢了沙亞克的動作,幸好巨狼還不能完全適應單眼失明後的視野,加上雷納德的阻擋,攻擊落空了。

  巨狼瘋狂的甩動頭顱與爪子,猛然大吼一聲,距離最近的雷納德一時陷入昏眩,讓巨狼有了機會撲向面前的敵人。

  然而巨狼卻不依不饒,對象依舊是沙亞克懷中的羅梅雅。

  沙亞克發現自己慢了一拍,無奈放下羅梅雅,揮劍迎擊巨爪,他借了一點巧力將爪子推到一旁。

  專心應戰的眾人都沒有看到羅梅雅古怪的表情,她的眼神再次混濁不清。

  ──被攻擊。
  ──攻擊被擋下。
  ──是你……?
  ──你擋在我的面前?

  「──!」

  ──那接下來……

  這一次,最深處的鎖被打開了。

  雙眼失去了焦距,看向不知名的畫面,現實與非現實的人影,在羅梅雅眼中互相重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鎖再次鎖上了。

  羅梅雅終於感受到精神徹底與身體連動,卻是雙眼一翻,直接昏了過去。

  「!」

  羅梅雅的大叫讓沙亞克不由得分神。

  很快的,巨狼的利牙就在眼前。

  「──Fire bolt!」

  巨狼的側臉爆炸了。

  劇烈的火焰自然力在瞬間炸了開來,狂暴之風甚至讓沙亞克險些站立不穩,遭到直接攻擊的巨狼腳下一個不穩,往旁跌去。

  巨大的白狼發出哀鳴,被擊中的地方發出了燒焦的味道。

  「喝──」

  一聲充滿力量的大喝聲伴隨一道閃光在狼頸上炸裂開來!

  巨狼的頭離開了身體飛在半空,身體一陣抽搐後倒下,狼血撒滿草地;那護身的不明力量不是沒有發動,而是發動了也承受不住攻擊。

  那把劍一般人應該得雙手握持吧?銀亮的厚重劍身居然如利斧劈柴般直接斬斷了巨狼粗大的骨肉。

  涼秋的日光下,站著一個比朝陽更明亮的身影。

  一時之間,沙亞克看不清楚他的臉。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謝謝你。」沙亞克冷靜的答謝。

  救了他們的那人一頭紅髮和健壯的身體,臉上有著幾道小傷疤並不讓人感到好勇鬥狠,而是讓人感到一分爽朗的感覺。

  他的身後不遠處站了一個身穿茶色長袍、頭髮有點雜亂,一看就知道是德魯伊魔法師的男子。

  打量了一下伸出援手的兩人後,沙亞克轉身探視羅梅雅的情況,瑪麗也喊著羅梅雅的名字立刻跑來;剛剛出手的這兩個人並沒有感到不快,沙亞克跟瑪麗眉間緊張的神態並不讓人覺得不禮貌,而是顯示他們十分重視這個昏迷的女孩而已。

  「還好,只是昏過去,沒什麼大礙。」沙亞克鬆了口氣說道,瑪麗點了點頭。

  這場巨大白狼的攻擊事件就此告一段落。


  ※※※


  「嗚……」這是第幾次這樣失控後昏迷了?羅梅雅下意識想伸手壓著額頭,手卻抬不起來,睜開眼看見的是張飽含擔憂的臉孔。

  「感覺怎麼樣,羅梅雅?」

  「我沒事……嗚!」羅梅雅才想爬起身,又被瑪麗壓了回去,她全身痠痛,就好像要散了一樣,幾乎是動彈不得。

  只是,這次羅梅雅記得很清楚,在與巨大白狼的對抗中,她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自己的行動,未經鍛鍊的身體突然進行那麼高強度的運動,也難怪負荷不住了。

  「爺爺說妳到明天以前最好都乖乖躺著,手都差點骨折了。」瑪麗給羅梅雅重新蓋上被子,嘆了口氣:「沒事就好,好好休息吧。」

  「謝……」羅梅雅看著瑪麗,一句妳也沒事真是太好了剛到嘴邊又吞了下去,瑪麗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額頭,好像在安慰小孩子一樣。

  因為床與門有一段距離,房間外傳來很微弱的談話聲,甚麼事也沒法做的羅梅雅豎起耳朵想聽清楚,但是甚麼也聽不出來。

  「那是……?」
  「喔,爺爺跟雷納德老師還有冒險者公會的人在討論事情。」

  瑪麗解釋完,突然像想起甚麼似的,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突然出現,介入戰鬥的兩人就是冒險者公會派來的人,他們湊巧遇上了戰鬥,於是出手幫忙。

  戰士的名子是魯艾利,德魯伊則是叫特拉克。

  特拉克和鄧肯曾經見過幾次,這也是他們會被派遣來此的原因之一,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鄧肯見到特拉克時表情有些驚訝,正確來說,鄧肯認識的是特拉克的老師,他們是在近十年前的莫伊圖拉戰爭時認識的;因為特拉克的老師在戰爭中喪生,之後他與鄧肯見面機會並不多。

  「那這位是……」鄧肯看向另一個人。

  他是在戰鬥後沒多久才跟上來的,是個全身都穿著天藍色衣物的男性,應該是與魯艾利、特拉克一同前來。

  「我的名子很難說,叫我『翔』就行了。」男性微笑著自我介紹,他表示自己是冒險公會加派的人手。

  「我代表提爾克那村歡迎你們,也感謝你們出手幫助。」此時是在鄧肯的家中,鄧肯向三人致意,感謝他們的幫助,特拉克點頭回禮,魯艾利笑著說沒什麼,而翔則是摸著頭說自己根本沒幫上忙。

  他們三人比預想中還快抵達,比原定時間還早了一天,於是眾人便一起商討關於任務的事情。

  很快的,他們切入了正題,雷納德先發言了,他看著翔說:「不好意思,不過這樣一來我們有五個人,以偵查地下遺跡而言似乎有點太多……」

  翔看了看特拉克,特拉克會意後便解釋:「的確,但是根據我們所知,提爾克那有兩個地下遺跡,艾菲不說,賽維爾的偵查需要不少時間。」

  「總之為了節省時間,公會那邊決定同時偵查兩邊就對了。」魯艾利搶過話來直接說明結論,特拉克應該是見怪不怪了,完全沒有不滿的樣子。

  鄧肯聽完,問了一句:「但是偵察任務並不是只需要戰鬥吧?」

  任務的目的是要探查地下遺跡中動物襲擊人、弗魔族出沒的情況及原因,因此只有會戰鬥的一般冒險者是絕對不夠的。

  「的確由於偵查本身需要一些研究分析,因此兩邊都需要一個能進行觀察推測的人,滿足條件的除了我之外,另一個就是翔先生。」特拉克手伸手,像是介紹人一樣向著翔:「翔先生雖不是法師,但對魔法以及煉金術等技術都有一些研究。」

  「但是兩邊一旦分開,戰力也令人擔心呢。」雷納德雙手抱胸,五個人分成兩邊,勢必有一邊只有兩人,考慮到地下遺跡深處情況不明,這樣的團隊令人擔心。

  魯艾利道:「放心吧,我跟特拉克搭檔也很久了,我們兩個配合起來絕對不必擔心。」他的話讓沙亞克眉心微皺,這個年輕的戰士實力絕對相當優秀,但是實在太口無遮攔了點。

  論實際年齡,沙亞克跟魯艾利沒差多少,同樣作為一名劍士,沙亞克不由自主地起了一些競爭意識──雖然因為外表的關係,魯艾利根本沒有那樣的念頭。

  不過沙亞克並沒有直截的表達不滿,年長的鄧肯及雷納德並沒有任何反應,反而是與魯艾利同行的德魯伊先說話了。

  「魯艾利……」特拉克按著太陽穴出聲責備了一下同行的朋友:「你這樣說話太沒禮貌了。」

  「喔?喔……抱歉抱歉。」魯艾利尷尬的摸著頭道歉,特拉克接著說明:「村長先生所言的確有道理,但是公會那邊希望及早查明,加上這是偵查,所以兵分兩路是必要的。」特拉克從懷裡拿出了兩支羽毛狀的石板,眾人立即認出了那是能夠進行瞬間移動的魔法物品。

  「原來如此,有了這個就能確保危急時的退路了。」

  雷納德點了點頭,既然已經有所準備,那也就沒有反對的理由了:「那麼規模較大的賽維爾就由我、沙亞克還有翔先生負責吧,艾菲就交給你們倆了。」

  「那麼今晚就請大家好好休息,我去準備一些必需品……」鄧肯扶著椅子的扶手準備起身,突然好像想起甚麼:「瑪麗,你在偷聽對吧?」

  「嘿嘿……」瑪麗有點不好意思地推開門走了出來,身後跟著羅梅雅,魯艾利「哇」的輕呼一聲,其他幾人也露出驚訝的表情,只有雷納德挑了挑眉毛,似乎一開始就注意到了。

  「既然剛剛你都聽到了,那就跟特拉克先生他們說明一下那天在艾菲遺跡的事情吧。」

  「那就多謝啦,小妹妹。」魯艾利與翔笑著回應。

  瑪麗詳盡的說明那天在艾菲遺跡的事情,聽到平時溫馴怕人的蜘蛛居然攻擊人,冒險者公會的人都皺起眉頭。

  「這聽起來跟其它地方確實是一樣,難道弗魔族真的在策畫甚麼嗎?」

  「更重要的是,地下城的封印是不是真的鬆動了,抑或是弗魔族找出了突破的方法?」

  聽完瑪麗的說明,特拉克和翔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一開始眾人還很有興趣的想聽懂他們的說話,很快的卻不斷出現許多諸如德魯伊用語及關於魔法的專有名詞上,鄧肯間或還會插上幾句,但他畢竟不具備這方面的專業。

  魯艾利的反應非常直接,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雷納德跟兩個小女孩則早就沒在聽了。

  待討論告一段落,冒險者公會的三人便先告辭前去旅店,鄧肯邀請他們共進晚餐,之後送了他們出去。



  晚飯後鄧肯跟瑪麗前往食品店,身為村長,探望受傷的村民幾乎可以說是義務了吧,再加上現在提爾克那沒有醫生,村裡實質上村民的傷病大多是由鄧肯進行醫療,因此鄧肯也是來幫凱琳的母親換藥的。

  村長的房子是村中地勢最高的一間,但其實就是在村中心廣場旁的土丘上,一下土丘就之後沒多久就能抵達食品店了。

  應門的是凱琳,她的神色有些疲累,這兩天店裡的處理事務幾乎都落在這個年輕的女性肩上。

  凱琳的母親恢復情況還算穩定,並沒有惡化,但也沒有超乎預期之上的好,就如鄧肯之前曾說的,接下去幾年視力會退化得很快。

  進行完治療後鄧肯及瑪麗問候幾句後也就離開了,傷患需要較多的休息,回去的路上,瑪麗說自己想去練習,一個人來到了學校預定地,拿出倉庫中的練習用箭,射擊了起來。

  她先是在標靶上射了三箭,然後又往假人攻擊,每一箭都命中假人的眉心,十多發箭矢很快耗盡,瑪麗將箭矢收回,再次彎弓搭箭,卻未射出。

  瑪麗沒有瞄準任何地方,連眼睛都閉上了,秋末的晚風刺入她的手腳,但她就這樣維持這姿勢很長的時間。

  實際上,這個箭藝高超的女孩並沒有深夜練習的習慣,她只是在藉由練習的動作思考。

  腦海中浮現的是與羅梅雅的相遇與種種,但是此時這些並非重點,讓瑪麗心煩意亂的是其它東西──
瑪麗是個孤兒,雖然由鄧肯照顧長大,但她跟鄧肯並無血緣關係。

  她並不是那麼在意自己沒有父母的這件事,因為她認為眼前的生活更重要。

  只是,就算如此,她依舊對自己的身世感到好奇,這些事情瑪麗從未與鄧肯提起。

  突然,瑪麗轉過了身,眼睛也張開了。

  既使沒有直接看到對方,但在極為專注的心境下,她還是直覺性的瞄準目標,這是一流的戰士才有的反應。

  箭尖指著一個人影。

  「抱歉抱歉,本來只是想不要打擾妳的……真是,我一直覺得自己腳步很輕了呢。」那是才剛來到提爾克那的德魯伊特拉克。

  他一個人來到這裡,說自己只是出來散步。

  瑪麗從緊繃狀態鬆懈下來,弓也放下了,其實如果特拉克沒有可以放輕腳步,她的反應也不會是這樣。

  兩人稍微聊了幾句,沒多久特拉克感到時間差不多,打算回旅店休息,於是跟瑪麗道晚安。

  「……等一下!」

  特拉克帶著一些驚訝看著瑪麗。

  「你是魔法師,對吧?」

  雖然特拉克今天才剛認識,但他身上卻帶著一份讓瑪麗感到可以信任的氣息,德魯伊明明是相當罕見的一群人,卻讓瑪麗感到熟悉、甚至是親切。

  這讓瑪麗突然心想,說不定神秘兮兮的魔法師可以解釋些什麼。

  「我明白了。」特拉克嚴肅的張開口。

  「如果妳願意,確實有一些法術有可能幫到妳,例如喚醒妳還在襁褓時的、現在應該根本回憶不起來的記憶。」

  瑪麗向特拉克說明了自己的事情,而答案似乎是令人滿意的。

  「人的記憶既使已經遺忘,實際上還是不會消失,而是沉睡在意識之海中無法撈起,有時這些記憶也會影響一個人的潛意識運作。」

  「妳的情況,有可能是因為這些記憶被某些東西觸動,開始浮出水面。」

  聽著年輕德魯伊的說明,瑪麗想到了羅梅雅,或許羅梅雅正是一種極端的例子。

  而特拉克很快的就改變了話鋒:「但是,這麼做不一定是好的;喚醒這些東西,妳現在所珍惜的朋友和家人,乃至於周遭一切,都有可能因此失去。」

  「能做出抉擇的只有妳自己,所造成的後果最終也是只有妳自己能承擔,我能幫助妳,只是如果造成了遺憾,縱然我想彌補幫助妳所對妳造成的傷害,承擔最多的,依舊只有妳。」

  面前的是一個年幼的女孩,特拉克還是平直的敘述了所有的東西,他認為這樣的說明足以讓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猶豫不決上很久,有時這樣的猶豫甚至會持續數年。

  實際上他的想法並沒有錯,但是──女孩的猶豫竟只有數秒。

  「請你幫我。」

  瑪麗的堅定的口吻,可說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註一:巨大白狼的「不知名護身力量」就是遊戲中的三種自動防禦,基本上本作品中擁有自動防禦技能的存在,會以不同的解釋方式來達成相似的能力,巨大白狼算是特殊魔化的品種,因此直接用這樣的方式去解釋它了。

  註二:由於本作品附加了許多筆者基於自身理解的合理性所需之自創情節,很多東西都是從主線劇本延伸出來,但遊戲中沒有的,例如特拉克與瑪麗的夜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