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五章

 
  他們清點著食物的分配,其中除了冒險者公會的物資,鄧肯作為村長也提供了一些小道具。

  賽維爾遺跡組是雷納德、沙亞克與翔。

  艾菲遺跡組是特拉克與魯艾利。

  由於賽維爾地下遺跡的規模遠大過艾菲地下遺跡,因此沙亞克等人多帶了不少食物及消耗品,做好了連續數天都在遺跡中度過的準備。

  「喔,那個小妹妹沒來啊?」魯艾利整理好簡便行囊後看了看四周。

  「天氣冷,想說讓小孩子多睡會。」鄧肯笑著回答,並幫忙遞了些東西交給雷納德。

  平常總是幫鄧肯忙的瑪麗出乎意料的並沒有從被窩中爬出,而鄧肯也因為忙碌沒有挖她起來。

  「我還以為她會吵著跟來呢。」魯艾利對自己直覺不準確似乎耿耿於懷。
特拉克再次與眾人確認了一次任務目的,然後說:「那麼,請切記人身安全,一旦有危險千萬不要過於深入。」

  「了解。」

  五人分做了兩批,分別出發,鄧肯並沒有立刻回到房子,而是到了墓地去稍做清掃與祈求平安。

  終於回家的鄧肯在路上突然見到了慌慌張張的羅梅雅,她是從廣場跑來的,大概是錯開了吧?鄧肯平靜的問:「菲爾小姐,怎麼了嗎?」

  「瑪麗……」羅梅雅跑到鄧肯面前停下,喘著氣,差點連話都說不出來:「瑪麗……

  鄧肯突然想到了一些東西,平靜的神色突然也慌亂了,他按著羅梅雅肩頭,幫助她平緩呼吸:「慢慢說,菲爾小姐,瑪麗她怎麼了?」

  「瑪麗她……她不見了!
 

  ※※※
 


  魯艾利現在有點不知所措。

  在艾菲地下遺跡的入口,他與特拉克遇上了那個粉紅色頭髮的女孩──瑪麗。

  看著身上帶著背包以及短弓、箭矢等武器的瑪麗,就是粗線條如魯艾利也知道她的意圖,特拉克似乎是早知會如此地嘆了口氣,但毫不知情的魯艾利最後只能說:「小妹妹,這可不是來玩耶。」

  「自己的村子有事情,當然不能只交給外人囉。」瑪麗露齒而笑,看來她並不打算現在跟魯艾利說明事情原委吧,特拉克想著既然如此也沒必要現在就跟魯艾利說清楚。

  特拉克走進地下遺跡的祭壇,回頭問:「妳有跟村長說過了嗎?」

  「如果說的話,爺爺就不會讓我來了吧?」
  「咦?這是離家出走嗎?」

  「特拉克,你要讓她一起去?」魯艾利說著,看到瑪麗跟著特拉克進去,也一起進了祭壇。

  「其實也不是不行吧,我上次來這裡已經有好幾年了,瑪麗正好可以充當嚮導。」
  「那也不需要讓個小鬼跟著吧?這村子不是也有不少戰士……
  「你說誰是小鬼啊!」

  瑪麗一腳踢向魯艾利的脛骨,雖然魯艾利有穿著護具,但那只保護到了前方,瑪麗看準了沒保護的部位用力地踢下去。

  「嗚哇哇……」魯艾利抱著腳蹲了下來:「妳幹嘛啊!」

  瑪麗雙手叉著腰,神氣地站在魯艾利面前:「不要以為長得高就了不起!」

  特拉克又嘆了一口氣:「經過昨天的說明你應該也知道,瑪麗是那場襲擊事件的目擊者,在那些目擊者中的大人只有一個而且因傷休息,其它也都是小孩,瑪麗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所以我才會答應。」

  「喔……算了,我也說不過你。」魯艾利晃著腦袋表示沒轍。
 

  ※※※
 

  沙亞克等三人進入了賽維爾地下遺跡,翔取出了一個帶著巴掌大的紅色結晶,那是火之自然力凝聚的結晶,他們利用這個光源向前邁進。

  「不管進來幾次,都覺得提爾克那的地下遺跡相當的簡樸呢。」翔壓低聲音說,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們的交談都刻意壓低聲音。

  「相較於其它各地的地下遺跡,提爾克那的地下遺跡確實是較為粗糙的,大概是建造時技術還不發達吧。」

  雷納德看了一下通道的岩壁,那是以巨石雕鑿而成,並不平滑而且沒有任何裝飾。

  他們以前都曾多次進入這裡,不過從一開始到現在並沒有發現奇怪的地方,漸漸的他們走進了深處。

  一路上他們都沒有碰的任何東西,但這也就是問題之所在吧。

  「沒有看到蜘蛛。」沙亞克說,和艾菲一樣,賽維爾也有大型蜘蛛棲息,只是由於賽維爾遺跡的迷宮規模較大,所以村民多在艾菲採集絲綢原料。

  「啊,從那種老套小說情節來看,這就是要出事了吧。」翔笑著說。

  「那可不好玩啊。」雷納德抽出背上的雙手劍,沙亞克持的是混用劍、翔則是拿著闊劍,與其他兩人比較雷納德的武器比較難立刻拔出,因此他決定先拿到手上以防萬一。

  翔突然蹲了下來,眾人停下腳步,他拿出一支木籤將一旁的蜘蛛絲慢慢卷起。

  「怎麼了?」雷納德問。

  翔拿出一個小瓶子,將木籤連著蜘蛛絲放進去收好:「蜘蛛絲的狀況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帶回去以後可以調查一下這是何時吐出的絲。」

  「大蜘蛛雖然沒有結網的必要,所以在捕食之外吐的絲對牠們而言沒有太多用處,不過牠們見到這些絲在外頭太久,會把這些絲給吞回肚子……剛才我收起來的絲看起來已經很久了。

  雷納德與沙亞克互看一眼,他們對動物的生態沒有太多研究,但他們還是知道了翔想說甚麼。

  由於地勢較高、氣候濕冷,在秋冬之時,是不太會有冒險者願意進入提爾克那的地下遺跡的,因此已經有數個月的時間沒有人進入這裡。

  但蜘蛛並不會跟著人類離開,在這數個月的時間中,蜘蛛因為某些原因離開了這裡。

  吱吱……

  突然響起了一些微弱聲音。

  沙亞克將手壓在劍柄上,翔也將東西收拾好,三人緩步前進。

  沒過多久,他們看到了火光,因此翔將充當照明的自然力結晶收起。

  火光是從一扇木門透出的,木門雖然受過魔法的保護,但在數百年的歲月裡還是出現了腐朽,他們從破洞中看去。

  裏頭是個房間,以及一群哥布林。

  哥布林在弗魔族中地位較低下,通常是作為奴僕、苦力或是士兵。

  那些哥布林大概有七個,有的持手斧,有的背弓箭。

  他們在做甚麼呢?

  哥布林看起來在找東西,他們所在的房間地方有些木箱,哥布林正在翻找,看起來已經快找完了。

  房間的另一頭還有扇門半掩著,三人互看一眼,下了決定。

  雷納德一劍劈開了木門,哥布林們大叫起來。

  「速戰速決吧,別讓他們求救了!」弗魔族的語言與圖德南族人不同,因此沙亞克與雷納德都聽不出哥布林是喊著甚,但翔聽出他們是想求救。

  哥布林聲音尖細,聽覺也不怎麼樣,因此只要能速戰速決,應該不至於會立即碰上其它敵人。

  沙亞克擺出了衝刺的姿勢,兩手握住混用劍進行突刺,哥布林雖然肌肉壯碩,但體型較小,沙亞克的攻擊在他還來不及反擊之下就刺穿了其心臟。

  另一個哥布林揮著手斧衝向沙亞克,想趁沙亞克還沒拔出劍的空檔攻擊,這戰術基本上是正確的,但哥布林還沒來得及攻擊,就被雷納德一劍揮開。

  沙亞克抽出劍,擋下另一隻哥布林的攻擊,在他身後,翔已經開始吟唱完了魔法:「──Lightning bolt!」

  翔延長了吟唱時間使用了兩個雷之矢,這讓雷之矢的攻擊範圍擴大了一些,雷電奪去了正準備向沙亞克發箭的兩個哥布林自由,雷納德則用一記正劈擊碎了另一個持弓哥布林的頭顱。

  一個哥布林見到情況不對想要逃跑,他手伸向半掩的木門,染血的劍刃從哥布林口中穿出,沙亞克抓著屍體的頭從劍上拉開,擋在了門前。

  揮著兩把闊劍的翔抵達了持弓哥布林面前,連著揮出數記斬擊,哥布林身上沒有穿著甲冑、又因雷電的痲痺無法閃避,因此每一擊都造成了嚴重傷害,最後被一腳踢開。

  最後一個哥布林是由雷納德解決的,實力相差懸殊的戰鬥沒有持續太久。

  如果是資歷不深的冒險者或許無法戰鬥的那麼輕鬆吧,但三人都有著相當實力。

  「好了,你們到底在找甚麼呢……?

  確認過哥布林都已經死亡,他們將屍體拖到一塊,為了謹慎起見,沙亞克將另一個門打開,那裏除了哥布林走進房的腳印,並沒有其他痕跡。

  「這是黃金嗎?」雷納德在一隻哥布林身上找到了一些細碎的黃金,看起來是從一些鍍金物品上刮下來的,因為量過少,其實價值不高;沙亞克則是發現了一枚金幣,這種金幣是數年前才在歐萊克王國發行的。

  其它除了小刀之類的東西外,就沒有甚麼發現了。

  翔大略搜尋過了這個房間,箱子中有一些石塊跟腐爛到無法辨識的東西,恐怕哥布林在這房間並沒有太多斬獲吧。

  「那些黃金碎屑可能不是在這裡收集的。」沙亞克說。

  「或許剛才應該留一個下來盤問才對。」雷納德摸摸下巴道,但是翔搖了搖頭:「你是想讓我問吧?但我對弗魔族語言了解不深,剛才聽得懂只是在戰爭時有聽過,所以才知道大概的意思……

  翔突然拍了下手,走出門外看了一下,那裏刻寫著一些文字,沙亞克及雷納德都表示看不懂。

  「那是娜蓓德族使用的文字。」翔如此說明,那標示的是這房間的用途,本來是用來儲存礦物的。

  賽維爾地下遺跡是娜蓓德族與帕爾赫德族所建造的,因此會使用這種文字,這樣看來,哥布林大概是看不懂娜蓓德族的文字,才會在這房間翻找半天吧。

  「不管他們在找甚麼,光是弗魔族出現在此,就是一個大問題了呢。」雷納德沉吟道。

  三人繼續向深處走去……
 

  ※※※
 

  艾菲遺跡這邊並沒有出現哥布林,不過進入遺跡沒過多久,瑪麗等人就如預料的被白色蜘蛛給襲擊了。

  雖然數量不少,但蜘蛛對三人的威脅並不大,沒多久就被擊敗了。

  ice bolt!」特拉克連續丟出冰之自然力將蜘蛛打穿,這是他們第三次遇上蜘蛛群了,不過除此之外並沒有其它異狀。

  「還真的挺厲害的耶。」看著瑪麗用箭矢準確的射穿面前蜘蛛張開的嘴,魯艾利吹了下口哨。

  瑪麗所持的短弓相對於長弓,並不需要太大力氣就能拉開,相對的威力也就較小,因此若瑪麗瞄準的功力不夠就一點用也沒有。

  「這裡我在訓練課程的時候早就一個人進去好幾次了!」瑪麗炫耀的說,艾菲遺跡較深處有少量攻擊性較強的紅色蜘蛛棲息,但危險性不高,因此也被雷納德當作訓練的方案之一,這樣程度的課程對瑪麗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

  「看來是真的呢,不過這裡的學校有必要要求到進地下遺跡訓練嗎?怎麼會有讓小……女孩子一個人進入遺跡的老師啊……嗚!

  雖然魯艾利中途改變了說法,但脛骨還是遭到瑪麗攻擊,由於身高的差距,這個部位成了瑪麗最好下手的目標。

  「少說雷納德老師的壞話!」
  「嘖,小女生總是會被帥氣的男老師迷住……

  「那本來是為了訓練團隊戰鬥的方式吧。」特拉克淡淡地說,不過看來這並沒有進入兩人的耳裡。

  「提爾克那出身的人不論男女都很強的!所以沒關係。」瑪麗補充說明,魯艾利則是有些孩子氣的反擊:「看到妳就真的能感受到提爾克那的人都很強悍……

  「你們兩個安靜點吧,別忘了我們來這的目的。」特拉克蹲下身來查看這些蜘蛛的屍體。

  「喔」魯艾利搔搔頭,看到瑪麗對他得意地吐舌頭,他也只有用扮鬼臉回應了。

  「這是……」特拉克從地上撿起了一張像是布片的東西。

  「發現甚麼了嗎?」魯艾利跟瑪麗上前查看。

  「這裡應該沒甚麼人來過了,是被蜘蛛鉤在爪子上帶進來的嗎?」瑪麗說,紅色的布片上畫著一個奇異的符號,看起來並不是屬於歐萊克王國所使用的文字,所以魯艾利及瑪麗都看不懂那是甚麼。

  特拉克拿著布片輕聲念起咒語,臉色凝重起來:「這上面帶有一些瑪那的痕跡,形狀很完整,而且很新,看起來並不像是被蜘蛛碰巧帶進來的。」

  「看來我們摸到寶了。」魯艾利臉色也變了。

  「還不能確定,不過看來十之八九是了。」特拉克將布片折了起來放入特製的袋子中:「大家小心一點。」
 

  不過在那之後,他們除了遇到蜘蛛,就一直沒有碰到其它異狀。

  魯艾利伸展了幾下,抱怨道:「怎麼那麼多蜘蛛啊……他們已經遭遇了六次蜘蛛與蝙蝠,雖然在地下遺跡無法辨別外面的日月交替,但他們已經移動了半天以上的時間。

  「不會吧,笨蛋魯艾利怎麼那麼快就累了。」半天的時間裡,瑪麗跟兩人很快就混熟了,對魯艾利的稱呼也越來越沒禮貌了。

  「瑪麗,我記得艾菲遺跡的規模並沒有那麼大才對,我們的確是走得有點太久了。」
 
  「是這樣嗎?喔,好像的確是這樣呢。」瑪麗搔搔臉,突然想起以前在艾菲遺跡中應該是走沒幾間房間就見到女神像了。

  「這下誰是笨蛋啊?」
  「好了,魯艾利。」
  「是她先……
  「跟大笨蛋魯艾利不一樣,特拉克真是大好人!」
  「妳又說我是笨蛋……

  「嗯,這的確有點奇怪,或許也跟野外的動物變得更加凶暴有關。」特拉克說,不過,就在這時他們眼前出現了比之前任何房間更巨大的門。

  平時代表著走到遺跡盡頭的大門,如今卻透露出不詳的氣息。

  「總覺得,好像會看到甚麼不得了的東西呢。」魯艾利喃喃說著,這次瑪麗完全沒有多說甚麼。
 

  ※※※
 

  與艾菲遺跡不同的是,賽維爾地下遺跡這邊卻是規模比平時要小得多。

  沙亞克等三人在殲滅了幾次哥布林後抵達了遺跡盡頭,在開啟大門之前,他們也猶豫了一陣子。

  門的另一端並沒有任何特殊的動靜,但翔卻感覺到了異常的魔力流動,最後,他們還是打開了大門。
沒有哥布林,巨大的房間內散落著巨大的岩石。

  「這是,巨魔像嗎?」雷納德看著這些巨石,這樣判斷也是當然的,賽維爾地下遺跡本來就是存放巨魔像的地方之一,以前在戰爭時期,雷納德就看過了幾次這些戰爭傀儡。

  「太奇怪了……」翔自言自語說道。

  「怎麼了?前輩?」沙亞克問,他看不出奇怪的地方。

  「巨魔像……在未使用時,應該不會成形,而是在使用後才會聚集岩石構成身體──我記得是這樣吧?」雷納德拔出了劍。

  「一點也沒錯。」

  但是──為什麼應該做為結晶,長年未使用的巨魔像會成形呢?

  他們很快就有了答案,隨著三人警戒的拿出武器,散落的巨石浮了起來,構成了粗糙的巨大人形。

  下一瞬間,巨岩撞擊地面,巨魔像揮動足以讓受害者變成肉醬的巨拳打擊地面。

  巨大的震盪瞬間傳遍整個空間,天頂晃下了無數塵埃,好像世界都為之震動似的。

  翔的武術能力較差,一下子跌坐在地,雷納德及沙亞克則及時站穩。

  「小心,來了!」沙亞克喊道,巨魔像突然加快了速度,撞擊著地面衝了過來,三人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跳開。

  沙亞克在巨大房間地板上翻滾幾下站定,他輕呼一聲,因為他摸到了一些東西,當他定睛看清那些是甚麼時,恍然大悟道:「哥布林!」

  「是哥布林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啟動了巨魔像吧!」

  「看來我們也被當成敵人了。」雷納德。

  「這玩意不好對付,要打嗎?」翔站起來說,雷納德點了下頭,如果不打敗巨魔像,就沒辦法調查哥布林在此做了甚麼,因此在此打倒巨魔像是必要的。

  「既然遇上了,也只好替牠們收一下爛攤子……我們上吧!」雷納德道。

  沙亞克著衝向前方,他躲過直擊而來的巨拳,來到巨魔像的腳邊,巨魔像由岩石組成,他一時也不知如何下手,只有順勢鑽到巨魔像身後。

  面對如此巨大、又無法直接攻擊的敵人,最好的戰術就是利用對方追擊的空隙造成平衡不穩,沙亞克是這樣想的,但是巨魔像的另一隻拳頭卻很快向他打來。

  「嗚……」沙亞克驚險躲過,檢討自己的失誤,他忘了巨魔像不能以生物體關節的組成去揣測其攻擊方式。

  巨魔像將入侵的三人都當成了敵人,它將第一個攻擊目標鎖定為向它衝來的沙亞克,而沙亞克則藉由閃躲不斷迴避攻勢。

  雷納德也衝了過來,他手上的雙手劍比起沙亞克的混用劍要適合對巨魔像進行攻擊,但也就好上那麼一點,既使巨岩被削去了一些,對非生命體的巨魔像也毫無影響。

  巨魔像又舉起了岩石巨臂,重重的槌擊震撼大地。

  雷納德避開了槌擊,卻被近距離的震波掀倒。

  沙亞克在那瞬間跳起,踩到了岩石上,但巨魔像瞬間將岩臂迴轉,劃出巨大的圓弧,甩開了他。

  「居然……這麼麻煩……

  雷納德趁著巨魔像甩開沙亞克的大動作,將一部份的石頭打散,令岩塊飛落至較遠處。

  ──Fire bolt

  翔用花費了較長時間去詠唱的炎之矢魔法,轟飛直向雷納德撞去的巨石,沙亞克則是將岩塊打得更散,三人合作將巨魔像的體積有效的消減。

  但是他們不可避免的落在了下風,且不論巨魔像的攻擊挨上任何一次都會造成重傷,非生命體的巨魔像一開始就有著人類所沒有的體力優勢。

  「請兩位替我爭取時間!」翔拉開了距離,拿出了一把一直都沒有使用的短杖,雷納德與沙亞克都點了下頭……
 

  ※※※
 

  「喂喂……我說特拉克,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吧?」魯艾利吞了一口口水,額上冒出冷汗,嘴角不自然的牽動著。

  「我可不記得有跟你說好什麼。」特拉克故作冷靜的吐槽道,而他的左手開始準備凝聚自然力,準備著戰鬥。

  「這……這犯規啊啊啊啊啊啊!」瑪麗反應最直接,目瞪口呆的大喊。

  三人的頭上壟罩著陰影,這不只是因為遺跡中的灰暗,而是源自他們眼前的龐然大物。

  巨大的敵人在愛爾琳世界中並非是非常識的存在,菲歐納森林的百眼巨人、戰爭中使用的巨魔像,乃至於具有大型體型的弗魔族,因此既使之前出現了兩層樓高的巨狼,眾人雖訝異卻不至於驚慌失措。

  但如今三人卻露出了前所未見的神情。

  只能說,同樣是兩層樓高的巨大體型,哺乳類與節肢動物給人的心理衝擊就是不一樣嗎?

  在三人面前,出現的是──足有兩層樓高的蜘蛛。

  巨大的蜘蛛磨動口器,發出一聲似是尖嘯的聲響,往三人衝了過來,與此同時數隻紅蜘蛛也衝了上來。
 



  ※※※
 

  「啊……

  羅梅雅驚呼一聲,手上削著馬鈴薯的小刀落在地上。

  「怎麼了?」鄧肯問道:「是手在痛嗎?」

  「不,我很好……只是發呆了一下。」羅梅雅撿起小刀。

  「不知道……瑪麗他們怎麼樣了……

  鄧肯想起瑪麗,無奈的嘆了口氣,其實他也有些擔心,但還是說:「放心吧,瑪麗這孩子有能力保護自己,不會有事的。」

  「嗯,瑪麗很厲害的。」羅梅雅笑著重新開始工作,心想等瑪麗回來準備點好吃的餐點。
  
只是,心底沒來由的不安,卻始終無法消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