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六章


  但是在此同時,他也被蜘蛛推了開來,身旁一隻紅蜘蛛朝她撲了過去,然後被箭矢射穿頭部。

  「魯艾利,蜘蛛跟一般的動物不一樣,只砍掉一兩隻腳是沒用的!」特拉克說完,立刻開始詠唱下一個魔法。

  他和瑪麗扛起了援護的工作,並不斷擊退伺機而動的紅色蜘蛛。

  單純只是蜘蛛並沒有太大威脅,問題是在於這龐然大物──他們十分了解這個問題,為了順利戰鬥,必須盡量降低敵人數量。

  「我知道!」魯艾利回道,然後揮了一劍,卻落空了。

  這隻蜘蛛體型實在太過巨大了,要以近距離戰鬥為主要攻擊方式的魯艾利在閃避的同時還要攻擊遠高過他的蜘蛛頭部相當困難,魯艾利不滿的「嘖」了一聲,與逼來的蜘蛛腳正面對拼了一擊。

  蜘蛛的甲殼被砍出一大塊裂口,噴濺出綠色的體液,但魯艾利也被掃開了。

  魯艾利滾了幾圈重新站穩,又在衝上前去,這一次巨大蜘蛛的前足碎裂,落在地上。

  巨大蜘蛛似乎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揮動另一隻前爪刺向魯艾利。

  「──Fire bolt

  火焰爆炸開來,但是打得有些偏了,巨大蜘蛛頭部側面被擊中,整個巨體因為衝擊力搖晃了幾下。

  「小兵已經都解決了!」瑪麗射出手上最後一發箭矢喊著,然後重新從箭筒取箭,她一口氣拿出五支箭矢。

  「就剩你了,大塊頭!」魯艾利擺好架勢,準備著下一擊。

  戰鬥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巨大蜘蛛的八隻腳已被砍掉了兩隻,頭部插著一支箭矢還有燒傷的痕跡,瑪麗等三人雖然有些疲累,卻沒有太多損傷。

  一般來說,動物會本能的避開會使自己重傷的危機,但這巨大蜘蛛卻絲毫沒有退避的樣子,牠的口器嘶叫著,向敵人衝了過去。

  對牠來說,這已經是最後的地盤了,這也是最後復仇的機會。

  ──「汝將守護這裡──

  那天黑色人影所說的話刻印在牠腦內,就好像沒有退路了一樣,對於眼前的人類,牠有著超乎本能以上的殺意。

  魯艾利沉身蹲低,雙手握住大劍在身前擺出了迎擊的姿態。

  他不喜歡太過複雜的技巧,既使他會也不喜歡用,因為對抗大多數的動物及怪物,需要的不是繁雜的技巧,而是確實的發揮出力量及速度,以及彌補每一擊間空隙的技術。

  所以他的武器需要特別請鐵匠打造,因為大多數的劍無法承受他劍技的破壞力,時至今日他已經不知道換了幾把劍,現在這把劍還附上了魔力,使其完全能承受粗暴的劈砍。

  已經沒有其它敵人,魯艾利的劍現在可以只專注在發揮劈砍的破壞力。

  然後,正面迎擊。

  「碰」的一聲巨響震撼地面,來源是魯艾利的腳,他用力向前踏步,製造出讓魁梧身軀前衝的勢,並凝聚在劍上,與全力的斬擊合而為一。

  巨大蜘蛛與此同時已衝了過來,魯艾利身影與襲擊而來的前足錯開,然後將劍刃往流出唾液的口器砍了下去。

  比風更快的大劍斬擊沾染了蜘蛛的體液,劃開頭部的下半然後延伸到胸部。

  「──Fire bolt

  巨大蜘蛛的複眼最後所能看見的只剩下燃燒的火焰,經過特拉克詠唱集結到極限的火之自然力在牠傷口炸裂,將蜘蛛的頭部整個炸開,然後掀翻巨大的軀體。

  雖然餘下的六隻足肢還在顫動,但已經失去頭部的巨大蜘蛛已經無法再襲擊人了。

  在眾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一張紅色的布塊在屍體底下化為光點消散在空氣中。

  「果然──還是很噁心。」看著蜘蛛傷口滲出的體液與顫抖的身體,瑪麗皺著眉頭,撫著胸口喘氣說。

  「提爾克那人應該最常與這種東西打交道了不是嗎?怎麼還會怕成這樣?」
  「習慣歸習慣,變大了噁心程度是好幾倍!我跟笨蛋魯艾利不一樣,是纖細的小女生。」
  「這些話跟那些被妳解決的蜘蛛說吧──

  「好了好了……該辦正事了。」特拉克苦笑著,然後在巨大蜘蛛的屍體前蹲了下來。


  ※※※

 

  「劃開天際,現身吧──Thunder!」

  翔念出最後一段咒文,自虛空中閃現的奔雷自半空落下,落在巨魔像的石身上。

  這是比雷之矢更進階的雷系自然力魔法──雷擊術,翔藉著沙亞克與雷納德爭取時間,成功得到了詠唱魔法的機會。

  巨魔像雖然因為強猛的雷劈而表面龜裂,但並未受到太大傷害,這個過去為對抗弗魔族而使用的兵器對魔法也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力。

  但是攻擊並未結束,這只是起點而已。

  「兩位!別太靠近!」翔大聲示警著,接下來閃現了更加強猛的雷擊,為岩石巨像進行洗禮──

  第一擊,巨魔像的表面開始碳化。

  第二擊,巨魔像不斷搖晃,它像是這才發現翔的存在般,向翔衝去。

  第三擊,巨魔像開始碎裂,但它已經接近到翔的身邊,揮起了比翔的身體還巨大的拳頭,之前避到一旁的沙亞克和雷納德趕了過來,將無法動彈的翔推到一旁。

  第四擊,巨魔像的拳頭落空,表面的裂痕不斷擴大,終於露出了埋藏在相當於胸口位置的某物。

  翔喊著:「就是那個!」

  第五擊,巨魔像終於支撐不住一下比一下熾烈的雷暴,轟然倒地──

  雷納德趁機跳躍到上頭,雙手劍用力一擊劈開在面前的岩石,沙亞克早已詠唱好的焰之矢準確的擊中了它。

  那是一塊灰黃夾雜的結晶,它發出淡淡的光芒牽引著四周的岩石。

  在火焰擊中結晶的一瞬間,巨魔像發出了一聲嘶吼般的鳴響,四周原本崩塌的岩石竟又再次朝核心聚集起來。

  「什……

  距離核心最接近的雷納德趕忙退開,以免被飛起的石塊掩埋住。

  石塊重新聚成了巨大的人型,示威般的揮舞雙臂──然後再次崩塌,這次岩石巨像終於不再站起。

 
  ※※※
 

  手上的劍意外的沉重。

  這就是他所持之物的重量嗎?為什麼要拿著這種東西呢?

  ──這是甚麼蠢問題?

  我對自己苦笑著,那答案再清楚不過了。

  為了保護我。

  他已經滿身是傷,這把劍上滿是缺口,連榮耀的徽記都已經暗淡。

  ──「啊,請還給我吧,■■■■■。」

  他對我說著,而我搖搖頭,那個稱呼是甚麼呢?已經想不起來了,連他的臉都十分模糊。

  ──「■■■■■,■■?」

  我又說了甚麼呢?

 
  ※※※
 

  床上的羅梅雅緩緩張開了眼睛。

  當晚,不論是沙亞克一行人,還是瑪麗他們那組都沒有回來,原本就知道這次行動可能必須在外過夜的羅梅雅很早就入睡了。

  但是大概就在艾維卡到達天頂時,羅梅雅醒了過來,為了確定時間,她看向窗外。

  一些東西吸引了羅梅雅注意,於是她揉揉眼睛,打算看得更清楚些。

  是鄧肯。

  「……
  「……

  鄧肯站在窗外不遠處,似乎正在與某人說話,是誰呢?羅梅雅調整視角,以便能看清窗外。

  那是一名包裹著黑色衣服的女性,有著白色的長髮綁成的兩條馬尾,全身似乎散發著迷濛的光輝,也不知是艾維卡灑落的月光,還是女性所發出的。

  羅梅雅幾乎立刻確定了,那是她到達愛爾琳時遇見的少女,靈魂之流的引導者──娜歐。

  為什麼她會在這?

  羅梅雅滿腹疑問,尤其是鄧肯似乎在與娜歐對話這點,就她這些日子以來得到的知識,靈魂之流的引導者應該只有米列希安能見到。

  他們又在說甚麼?鄧肯背對著她,所以羅梅雅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他似乎相當激動,好像在質問著甚麼。

  娜歐張開了口,好像回答了某些東西,羅梅雅看見鄧肯的肩膀垮了下來。

  但這一切羅梅雅都聽不到,太奇怪了,這個距離,特別是安靜的夜晚,應該是要聽的見才對。

  突然傳來了腳步聲,娜歐立刻就消失了,鄧肯也看向聲音來源的方向。

  「爺爺!」

  是瑪麗的聲音!

  羅梅雅馬上翻身下床,穿起鞋子衝出門外。

  理所當然的,她看見了瑪麗站在鄧肯面前,戰戰競競挨罵的樣子,也看見紅髮劍士與德魯伊站在瑪麗身後,尤其那個劍士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這時候,就讓瑪麗被罵一下吧?羅梅雅帶點惡作劇的心想,是該給讓人擔心的小孩一點懲罰的,瑪麗也自知理虧,安靜的聽著鄧肯訓話。

  不過,最後鄧肯還是蹲了下來,抱住瑪麗。

  「回來就好。」

  瑪麗愣了一下,閉上眼睛回抱住鄧肯的身體說道:「我回來了。」

  「瑪麗!」

  他們回頭看著房子的門,羅梅雅總算跑了出來。

  「歡迎回家!」

  但是,別離很快就到來。
 

  隔天早上,沙亞克等三人也回來了,他們聚在一起交換著情報。

  「總之,這些事情絕對與弗魔族有關。」特拉克提筆寫下紀錄。

  翔點頭附和著:「牠們大量出現,似乎是為了找甚麼,這也許是因為女神的封印鬆動了,這就是你們的猜想?」

  「是啊,可是黃金……收集黃金關封印甚麼事?」魯艾利說道,雷納德搖頭表示不清楚:「如果巨魔像不是偶然啟動的,我們得做好一定程度的心理準備,弗魔族很可能已經一定程度掌握了地下遺跡迷宮的機制。」

  「如果是這樣可麻煩了……」
  「……

  最後,他們五人總算整理好了資訊,為了盡快傳遞消息,他們打算明天立刻離開。

  「那麼,有甚麼需要請盡管說,我會盡量幫忙。」鄧肯作為村長向眾人說著。

  「有勞了。」
  「真是不好意思。」
  「多謝啦,村長老爺爺!」

  「哪裡哪裡,應該的。」鄧肯舉起手致意,此時,一直旁聽的瑪麗走到鄧肯面前。

  「爺爺……
  「怎麼了?瑪麗。」

  瑪麗罕見的扭捏了起來,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躊躇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吐出話來:「我……我也想去冒險!

  「咦!」雷納德與羅梅雅驚訝的發出聲音,沙亞克也瞪大了眼睛,特拉克與魯艾利則是擺出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在這種時候再那麼多人面前說,肯定會失敗的……」魯艾利喃喃自語。

  但是,表情並不驚訝的部只是他們兩人。

  鄧肯也是,他示意雷納德坐下,羅梅雅走上前抓著瑪麗的手,問著:「瑪麗……妳怎麼了?

  瑪麗並沒有回答羅梅雅,只是拍著她的手安撫她,與此同時瑪麗十分驚訝於鄧肯的反應,因為鄧肯好像早就知道她會那麼說。

  「瑪麗,妳很想去嗎?」鄧肯問,他的臉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是擔心或著哀傷。

  「村長先生,雖然這麼說很唐突……」特拉克站了起來,想替瑪麗說話,鄧肯舉起手來,向他說:「特拉克先生,請讓我處理就好。」

  「妳的武術在同年的小孩中出類拔萃,甚至超過一些大人,但是要成為冒險者,瑪麗,我必須說妳還沒到那個程度,而且妳也知道現在很有可能會有大事發生,要是成為冒險者是十分危險的。」

  「妳還是要去嗎?瑪麗。」

  瑪麗無聲的點頭,圓大的雙眸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而是充滿了堅決,鄧肯見狀,舉起手伸向瑪麗,令瑪麗緊張的閉上眼睛。

  但最後,鄧肯寬大的手掌輕拍在瑪麗頭上,溫柔的放著,瑪麗驚訝的睜開眼。

  「爺爺?」
  「我看著妳長大,早就知道妳總有一天會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提爾克那太小了,關不住妳的翅膀……

  「妳覺得需要甚麼就說吧,我會替妳準備的,記住,這裡永遠是妳的家。」鄧肯溫和的說著,瑪麗原本已作好了挨罵與被拒絕的準備,卻沒想到鄧肯會如此簡單就答應了。

  「爺爺,謝謝你!」瑪麗激動的抱住鄧肯的手,特拉克與魯艾利走上前,將手放到瑪麗肩上,對她露出微笑。

  「瑪麗就麻煩你們了,特拉克,還有來自艾明馬夏的魯艾利先生。」

  鄧肯似乎特別強調「來自艾明馬夏」這幾個字,而魯艾利似乎嘴角抽動了幾下。

  「我們會的,村長先生。」特拉克回應道。

  「瑪麗……」所有人之中,只有羅梅雅笑不出來,一直潛藏在心裡的不安逐漸擴大。

  羅梅雅的神情複雜,瑪麗是她來到愛爾琳第一個碰到的人,也是最照顧她的人,不知不覺間羅梅雅已經將瑪麗當成姊妹般可以依賴的存在,但這個存在卻就要離開。

  她直覺的覺得瑪麗一旦離開,兩人就再也無法見面。

  為什麼鄧肯村長會答應瑪麗離開呢?羅梅雅百思不解,她聯想到昨夜鄧肯與娜歐對話,但就是想不穿其中關鍵。

  「羅梅雅,抱歉喔。」瑪麗走到羅梅雅身邊,合掌道歉著:「雖然很突然,不過我要去當冒險者了。」

  「真的太突然了吧。」羅梅雅說。

  「等等我邊收拾東西邊跟妳說吧,我們先去吃午餐。」

 
  午餐之後,眾人各自回到住的地方整理東西,羅梅雅到了瑪麗房裡,幫忙整理東西。

  瑪麗拿出了幾本書,又拿出衣服跟一些小東西,而羅梅雅則幫他摺疊衣物。

  「瑪麗,妳怎麼會……」過了一段時間,羅梅雅忍不住問。

  「對不起,嚇到妳了嗎?」瑪麗對著羅梅雅笑笑,開始說起前天夜晚與特拉克的對話,然後又說起在艾菲地下遺跡中的事情。
 

  ※※※

 
  特拉克仔細看了一看:「這有必要好好調查一下,愛爾琳沒有那麼巨大的蜘蛛,這一定是弗魔族幹的。」

  魯艾利抓抓頭,吐出一句話:「最近怪物也越來越多了呢,會不會跟女神有關係?」

  「女神?甚麼女神啊?」瑪麗摸不著頭腦的說,特拉克回頭看向魯艾利。

  魯艾利看看瑪麗,有點不知道該不該說的樣子,不過終於還是說了出來:「前幾天,我作夢夢見一位漂亮的女神告訴我,愛爾琳正有甚麼在發生著。」

  「這是甚麼奇怪的夢啊?」

  瑪麗歪著頭表示不解,雖然聽起來很假,但是魯艾利的表情卻一臉認真,讓她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魯艾利,詳細的跟我說明一下吧。」

  「還記得這工作是我想接的吧?我也是因為這樣才接下這個工作,嗯……就是有個背後長黑色翅膀的女神,站在漆黑的空間裡,對我說這個世界會有危險……

  魯艾利並沒有跟特拉克說過這個夢境的事情,是因為這聽起來實在很像是妄想,但特拉克並未露出嘲弄的神色,而是認真思索了起來。

  「地下遺跡……女神……是茉麗安嗎?該不會……提爾納諾嗎……?

  「特拉克,你知道些甚麼嗎?」看特拉克如此認真,瑪麗不禁問道。

  「你們知道茉麗安女神的故事吧?」特拉克反問。

  茉麗安是過去在莫伊圖拉戰爭中幫助圖德南族的女神,最後為了保護圖德南族而犧牲,化身為封印,在地下遺跡的入口及出口的女神像便是茉麗安的樣貌,他可以說是現在愛爾琳世界最為人崇拜的神祉之一。

  見兩人點頭,才開始繼續說明:「在一些傳聞裡,認為茉麗安犧牲自己之後,靈魂前往了樂園之地,也就是提爾納諾,說起來不怕被你們笑,我就是為了找尋這個才開始冒險……

  「地下遺跡的迷宮,原本就是茉麗安所施加,用來阻擋弗魔族保護愛爾琳的魔法封印,現在不少的地下遺跡都出現了弗魔族,很可能是女神的力量出了甚麼問題,魯艾利的夢說不定就是女神給予的提示。」

  魯艾利笑著說:「這麼說來,我是被女神所選上的人囉?」說完舉起劍擺出英雄雕像般的姿勢,瑪麗原本邊聽著邊點頭,看魯艾利的樣子,忍不住踢了他一腳。

  「痛……妳幹嘛啦!
  「少得意忘形啦,笨蛋魯艾利!」

  特拉克笑了出來,接著說:「搞不好真的是這樣沒錯……而且如果傳說屬實,要解決這次的事件,就必須找到通往提爾納諾的路,找到女神才行,如果魯艾利你真的被女神選上了,那麼茉麗安女神想必會引導你前去提爾納諾。

  說完,他伸出手:「魯艾利,你願意幫我實現夢想,帶我去樂園之地嗎?」

  這一下特拉克的動作實在太過正經,本來正在跟瑪麗玩鬧的魯艾利連忙站定姿勢,伸出手握住好友的手:「這甚麼話,這樣一來我跟你一樣也有去提爾納諾的理由了呢!要是你不跟我一起去我可不同意啊!

  看兩人對視一笑,瑪麗心底湧起了一股感覺。

  她知道這種感情是羨慕,她羨慕兩人的友情。

  瑪麗很喜歡提爾克那村,雖然沒有父母,但鄧肯對待她就像對待親生子女,一起長大的玩伴也都很好相處。

  但魯艾利與特拉克展現出來的那種事物似乎完全不同,他們互相認同彼此的夢想,找到共通點然後一起向前邁進。

  那是非得一起努力過的夥伴之間,才能擁有的友情。

  如果成為了冒險者,她也能得到這樣的朋友嗎?

  瑪麗嬌小的手掌握了上去,大聲說道:「我也要去!說不定女神能幫我解答我的疑問!」

  魯艾利與特拉克都有些訝異的看著她,瑪麗露出了微笑,沒錯,她所想找到的事物,與這兩人的夢想也有接點。

  僅僅兩天的相處,讓瑪麗認為,若想找到一同上路的夥伴,這兩人就是最適合的人選。

  少女看向年輕的德魯伊,也看向紅髮的劍士:「請幫助我,好嗎?」
 

  ※※※

 
  「他們已經同意了,而且特拉克跟魯艾利都很厲害,放心啦!」瑪麗笑著說,摸摸羅梅雅的頭。

  「可是……
  「羅梅雅,妳想拿回記憶嗎?」

  瑪麗突然換成了嚴肅的口吻,羅梅雅嚇了一跳,好半天才回答:「……想。」

  「如果我去了提爾納諾,一定要請女神幫我,如果我的疑問可以得到解答,那妳的記憶也一定沒問題!」瑪麗握著拳說著。

  在羅梅雅眼裡,瑪麗充滿了自信與目標,似乎已經沒有能阻止她的東西。

  現在的瑪麗是無敵的,羅梅雅終於笑了。

  「那……我們約好囉,等瑪麗找到提爾納諾,一定要回來帶我一起去!
  「嗯!」
  「如果妳不回來,我一定會去找妳!」
  「就這麼約好了!」

  兩人手握在一起,看著對方笑了出來。

  「羅梅雅,以後爺爺就拜託妳啦,別看他那樣好像很精明,其實有時候還蠻容易健忘的。
  「咦?」
  「騙妳的,哈哈……

 
  ※※※

 
  之後,瑪麗與魯艾利、特拉克三人一起離開了提爾克那,正式登記成為冒險者的一員,瑪麗時常寫著信告訴鄧肯與羅梅雅近況,讓他們知道她又去了哪裡冒險探索。

  羅梅雅時常看著瑪麗的信笑出來,像是總是想吃魚的地靈,跟人類做生意的哥布林……很多本來就聽說過的事情,在瑪麗的文字裡就是顯得無比新鮮。

  地下遺跡的事件依舊持續,冒險者四處闖蕩的機會也變得越來越多,瑪麗等人也不例外。

  他們三人逐漸闖出了名聲,因為他們總是說著要找尋樂園之地,也被人笑稱為三勇士──就像稱呼那些虛構傳說中英雄一樣。

  瑪麗有時會在信裡抱怨這些說法,認為提爾納諾是存在的。

  一切似乎都很平穩,日子一天天過去,羅梅雅逐漸認為自己的不安只是空穴來風,她安心下來,一天天期待著瑪麗的信能述說更多見聞。

  但在幾個月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