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九章

   「真是可惜,被跑掉了……」
  「就是啊……」

  雖然說著看似失望的話語,魅魔們語氣卻一點也沒有低落感。

  「他們是米列希安,而且實力相當不錯,以剛才的情況來看,你們是留不住他們的。」

  剛出現的魅魔如此說道,很明顯的地位比其他兩名魅魔要高。

  「畢竟,我們也才剛到這裡,甚麼都沒準備好呢。」

  對弗魔族而言,米列希安是相當棘手的存在,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他們近乎不老不死,就算打倒了他們,米列希安也能藉由靈魂之流離開死地再次復活。

  「他們運氣不錯,在設置完成之前逃掉了──

  但在戰爭後,經過了如此長的時間,米列希安的優勢未必能持續下去。

  「下次──
  「絕對──
  「不會再讓人逃跑了。」

  魅魔們轉身離開,遺跡中的燈火搖曳著,火光好像互相連接了起來。

  為首的魅魔發出了低語。

  「……也不能……」

 
  ※※※
 

  杜加德地區位於安特琳山脈上,是連接伊萊德地區與歐萊克王國杜巴頓城的狹長山間走道,可說是離開提爾克那村南下的唯一聯通道路。

  不過雖說狹長,因為道路的開發上還算完整,若是一大早出發的話,既使是步行,在剛過傍晚時還是可以抵達杜巴頓城的。

  這天傍晚,羅梅雅與夏露宿在杜加德地區的樹林。

  造成她們行程拖延的原因,是因為當她們準備離開時,提爾克那又遭受了大量狼群來襲,這次襲擊堪稱數年來最大規模,當年曾出現的巨狼也再度現身,使她們不得不停下腳步加入防守的行列。

  然而有了夏的幫忙,這場大規模侵襲最終損失僅是一部分村民受傷而已。

  夏發揮出高超的實力,一個人擊敗了巨大的黑狼,但這依然使她們的出發時間大幅延後,在夏「既使再來一波,雷納德也足以應付」的判斷下,最後她們在下午離開了提爾克那。

  雖然羅梅雅認為夜宿森林不太妥當,不過基於尊重領路人與自身的急切心理,最終還是成行了。

  「說起來,這幾年杜加德也有弗魔族出現嗎?」

  夏啃著肉乾,在營火前問道。

  羅梅雅點頭說:「是的,大概在兩三年前開始,杜加德出現了巨大的熊之類的怪物,聽說還有商隊遭到疑似軍隊襲擊而全滅……」

  那造成了一些旅行商人販賣物品的價格調漲,羅梅雅對此印象深刻,據說除此之外,不少地區也有出現怪物襲擊旅人的事件,幾乎已經被認定是弗魔族的行動。

  「但是不管是軍方還是冒險者公會,只有這種程度都無法確認弗魔族的意圖吧?頂多只能加強戒備而已。」現在的那些大官實在是不怎麼樣聰明呢,夏如此說著,撕下一塊麵包塗上奶油。

  「的確是如此……不過前幾年,艾明馬夏城有被弗魔族大舉入侵過。」
  「咦?」

  雖然對於自己失蹤去哪含糊其詞,但夏已經在閒聊中提過自己有很長時間沒跟社會情報接觸,因此羅梅雅對她會不知道這件事並不是太訝異:「大概就在瑪麗她們失蹤前後吧,聽說弗魔族從高爾遺跡那邊大量出現,還是黑暗領主領軍,死了不少人……」

  「摩根特親征?這麼大的事情……」夏的臉色不太好看,似乎對這個重大事件感到非常意外且不悅。

  那是被史學家命名為「艾明馬夏慘劇」的重大事件,雖然最終擊退了敵人,但不僅平民死傷無數,連新上任的領主也受傷休養了好一陣子,雖然距離提爾克那相當遠,但可說是震驚了整個愛爾琳,既使是邊陲之地的提爾克那居民,也能說出一長串史詩般的「艾明馬夏聖騎士大戰黑暗領主」。

  在這次事件後,軍隊就時常以遺跡為巡防重地,冒險者公會也更加積極的派遣冒險者前往遺跡探索,不過至今一無所獲。

  「……看來要問的事情又變多了呢。」夏喃喃自語著,發現羅梅雅看著她一臉疑惑的樣子。

  她拿起另一半麵包:「吃不夠嗎?」

  「……並不是。」羅梅雅嘆了口氣,用長袍裹住身體閉上了眼睛。

  夏依舊沒有透漏甚麼情報,這讓羅梅雅感到焦躁,尤其在重燃希望後,羅梅雅更是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

  而且夏就像之前說的要羅梅雅跟著走就對了,連目的地都沒有說明,她們身上攜帶的食物足以讓人在十分節省的狀況下撐上月餘,幾乎夠她們環繞歐拉大陸一圈,因此羅梅雅也無從推知目的何在。

  也許,目標是那三人提過的「提爾納諾」?

  不管是誰,幾乎都認定提爾納諾不存在於現實,就算是神職人員也不認為那是人有辦法去到的地方,

  但羅梅雅希望提爾納諾是存在的,否則她連瑪麗可能在的地方都不知道了
──

  正當羅梅雅起了睡意時,夏卻站了起來。

  羅梅雅正想問夏發生了甚麼事,大腦就像是電流竄過般一跳,她立即拿起放在一旁的武器,也站了起來,夏見她的反應,露出了笑容,似乎在說:「還好妳還有這種程度的警覺心。」

  如果要說是發生了甚麼事,那就是氣氛產生了不自然的律動吧。

  「看來我們碰上大獎囉。」夏如此說著。

  地面上出現了血紅的光芒,由點到線,組合成直徑有三公尺以上的魔陣,羅梅雅與夏馬上跳到一旁,她們原本所站的位置被一團黑霧包圍起來。

  「這是──

  從黑霧中出現的,是不祥的血色幽光──

  羅梅雅眼前的黑霧中凝聚出了實體,她看著黑色的鎧甲成形,五具高大的全身板甲有著彷彿能將黑夜吸入般的幽暗色澤,少數透出的縫隙溢出了血紅色的光霧。

  五個手持雙手大劍的重裝戰士,就這樣突然現身在羅梅雅與夏面前。

  「是弗魔族嗎!」羅梅雅想到自己不久前才提及的種種襲擊事件,不禁冒出冷汗。

  眼前只有五個敵人,但若傳說屬實,這是五個能讓整支商隊逃也逃不掉的怪物,不是能輕易應付的敵手。

  「迎戰吧。」

  羅梅雅帶著些訝異看向夏。

  夏臉上帶著十足的自信,拔出了腰間的匕首:「這是闇黑士兵,這種程度的敵人在弗魔族中是很常見的──如果妳要跟著我,就會時常遇上。」

  漆黑鎧甲很快就鎖定了目標,他們踩過營火逼近兩人。

  「至少也要能應付他們,我才能帶上妳!」夏說著,俯身逼向闇黑士兵,她很快的成為了首要目標,三名闇黑士兵向她揮劍,但都被躲過。

  羅梅雅見狀亦只能凝神面對眼前兩名衝向她的敵人,但其中一個敵人忽然轉向,羅梅雅注意到鎧甲縫隙上的匕首,顯然夏有意將大多敵人吸引過去。

  這似乎也算是夏的測驗,羅梅雅這樣想到。

  闇黑士兵在她眼前揮落了劍。

  「吼──」這不是闇黑士兵發出了吼叫,單純是大劍劈開風所產生的呼嘯。

  羅梅雅不敢硬接,側身躲過,巨劍砍中了她身後的樹木,巨響之下碎屑飛濺。

  劍並非是斧頭,既使是巨劍,要劈開樹木也不是那麼容易,如今劍身直沒過半,足見這一擊的破壞力多麼的大,但相對的也會使使劍者無法立即將劍拔出。

  趁著落空造成的空檔,羅梅雅向鎧甲縫隙擊出一連串刺擊。

  「嗚……!」闊劍在一陣紅光之後明顯被阻擋下來,羅梅雅的攻擊無功而返,闇黑士兵一手放開劍揮向她,使羅梅雅不得不先行後退。

  羅梅雅這才明白為何之前沒有人能活著回報有這樣的敵人出現,闇黑士兵每一名都擁有與異變巨狼相同或更強的魔法力量保護,一般的攻擊根本無法造成傷害,加上攻擊力極強,一次又是群體出現,這已經是相當於一小支正規軍隊的武力了。

  羅梅雅的動作相較之下較為敏婕,但攻擊無法有效傷害對方,從一開始就已經落入下風,她思考著要怎麼應付敵人,卻發現夏與其它闇黑士兵失去了蹤影。

  「不過,既然其它闇黑士兵沒有衝過來,代表夏並沒有落敗──

  據說米列希安不會有真正的死亡,但羅梅雅依舊不想嘗試死一次的感覺是什麼樣子,何況要是在此落敗,夏可能就不會帶她繼續旅程。

  羅梅雅握緊了劍,藉由自己唯一的速度優勢拉開距離,然後詠唱起了魔法。

  「匯陽為熾,烈──」魔法並非羅梅雅所擅長,但此刻也只有依靠魔法來自保,羅梅雅判斷冰之矢與雷之矢這種衝擊力不大的法術大概沒有什麼作用,而炎之矢是吟唱越久威力越大的法術,且既使傷害不大,也能藉由爆炸擊退敵人。

  「──Fire bolt

  集中於羅梅雅附近空間中的火之自然力聚集成一點,在遭到巨劍劈斷之前,羅梅雅唱完了咒語,利用火焰球爆炸的衝擊力,她成功逼退了有魔法保護的敵人。

  但危機依舊,黑甲武士攻擊方式相當單純,雙手劍這武器在他手上沒有太多技術可言,然而單是橫斬與順劈,破壞力已十分驚人,加上那身堅固的戰甲,不以力量見長的羅梅雅可說是無計可施。

  如果直接用闊劍去擋,大概會直接被打碎吧。

  羅梅雅矮身躲過一劍,突然她腦海中想起一些甚麼。

  「……!」直覺告訴她這是最好的方法,羅梅雅以腳尖開始跳躍起來,雙手闊劍以「劃」的方式,擦過闇黑士兵腰間的縫隙。

  闇黑士兵並未受到甚麼傷害,這種攻擊傷害力極低,不足以破壞魔法的防禦,但是當他想反擊時,羅梅雅已經繞到他背後。

  腋下、膝蓋、手肘、頸部、手腕──羅梅雅連續的攻擊擦過鎧甲各處的縫隙,闇黑士兵全身紅光四起,但攻擊力低,帶給羅梅雅的反震力也低。

  羅梅雅不斷遊走著,闊劍在她手上畫出好幾個圓圈,一邊避開闇黑士兵的攻擊,一邊發起了攻擊,這是羅梅雅自創的劍技──大多人是這樣認為的,但羅梅雅知道這其實是在來到愛爾琳前所練的武術,雖然想不起來,卻已經變成了身體的自然反應。

  闇黑士兵為了攻擊羅梅雅轉過了身羅梅雅同時跳起,在空中一個旋身,兩把闊劍同時刺出。

  羅梅雅的目標是鎧甲相當於人臉眼部的位置,這一擊雖然帶起了紅光,卻成功刺入了頭盔內部!輕脆的金屬響聲後,羅梅雅左手闊劍從中間斷成兩截,劍尖留在了闇黑士兵的頭盔上。

  一切的攻擊都是為了找出魔法防禦較薄弱的位置,如果防禦魔法是依附在鎧甲,那麼沒有鎧甲的部分就是弱點所在,到頭來唯一完全沒有覆蓋鎧甲的,也只有必須用以視物的雙眼,

  「──────!」闇黑士兵發出了不成聲的叫喊。

  羅梅雅翻身到一旁,下一刻卻遭到大劍襲擊,闇黑士兵並未死去,而是更加瘋狂的發動攻擊!

  「這是怎麼回事?」羅梅雅愕然不知所措,難道對方不是生物?又或是雖然有著人形,構造卻不一樣?

  無暇細想,羅梅雅躲開黑甲武士的下一劍,便想再次拉開距離,但這次闇黑士兵的速度卻比想像中要快,無法拉開距離。

  看著刺在頭盔上的斷劍,羅梅雅側身躲到一顆樹後,闇黑士兵的橫斬砍入了樹幹,羅梅雅趁著這機會衝了出來,刀柄敲擊在斷裂的劍刃上──

  從內部傳來的破壞最終擊飛了頭盔,但令羅梅雅愣住的是,黑甲武士的鎧甲之下,竟然只有一片漆黑。

  眼前的黑甲武士是空的,空洞的戰甲像是破掉的容器般,一陣紅煙冒了出來,隨即消散,接著闇黑士兵就像掉了線的傀儡般倒下。

  「這到底是什麼啊……」羅梅雅保持落下後蹲坐在地的姿勢,愣在原地自言自語起來。

  不過,夏應該還戰鬥吧?得去幫忙才行……羅梅雅這麼想著,身邊卻傳來說話聲。

  「我就知道羅梅沒問題。」

  夏現身在一旁,與滿身樹葉與灰塵的羅梅雅相較,夏顯得輕鬆許多。

  「……這麼快?」羅梅雅難以想像夏如何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擊敗四名闇黑士兵,在她看來,雖然夏戰鬥技術比她強,但應該也難以突破對方的防禦,何況她是一次面對四個敵人。

  「羅梅聽過『闇黑武士』嗎?」

  「聽過,是『墮落的光之騎士』吧?」羅梅雅回答。

  光之騎士是指受到神的眷顧,而能穿上閃耀著光明的白色戰甲的強大戰士,圖德南族歷史上唯一被冠上此一稱號的,僅有莫伊圖拉戰爭時的英雄魯爾法特。

  不過,在莫伊圖拉戰爭時,以相同方式得到光輝鎧甲的並不只有魯爾法特一人,而相對的弗魔族一方也有類似的存在,那就是「闇黑武士」。

  在傳說中,光之騎士與闇黑武士的鎧甲本質上是相同的東西,但光之騎士是以信念支撐強大的力量,闇黑武士則是放任自私慾求屈使來獲得實力,因此闇黑武士被稱為「墮落的光之騎士」。

  「墮落的光之騎士嗎……?不能完全說是如此,但是闇黑武士的鎧甲是弗魔族仿造光之騎士鎧甲打造的倒是事實,簡單的說這些闇黑士兵就是在那個過程中產生出來的次級鎧甲,注入沒有實體的意識後動起來。」

  夏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鎧甲:「防禦魔法很麻煩吧?就算是闇黑士兵這種單純被當成武器的玩意,也可以利用賦予鎧甲魔力的方式附加這種魔法,能不能有方法的應付,可以當成是冒險者的實力分野。」

  「所以,羅梅算是合格了。」

  夏帶著嘲弄的語氣,拍了拍羅梅雅的頭。

  對這樣小看人的動作,羅梅雅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不過她立刻變了眼色。

  「痛!」夏拍打的手上突然出現一顆石頭,她並沒有很用力,但羅梅雅沒有防備下馬上抱著頭蹲了下來。

  羅梅雅生氣的看著夏,但夏接著卻將石頭丟了過來。

  「當做是獎勵,這給妳。」

  「這算什麼啊?」羅梅雅接住石頭,站起來抱怨道,那是顆淡藍色的小岩塊,別說光澤,就連形狀也不漂亮。

  「當作是護身符吧,我帶在身上十多年了,搞不好有二十年?」夏露出了故作神秘的笑容。
 

  在不遠處,四具倒在地上的漆黑鎧甲化作黑煙消失。

  ──在他們的胸前,都有著猶如以攻城弩箭貫穿般的巨大破口。
 

  ※※※

 
  「雖然報酬是很不錯,不過同一件任務一直接實在很無趣耶。」

  在冒險者公會的獨立會客室中,穿著天藍色長袍的米列希安──翔抱怨著,推開眼前的任務合約書。

  那上面的內容是調查萊比遺跡中的弗魔族異動,也就是翔與其搭檔──另一名米列希安,沙亞克所回報的任務。

  幾年之前,萊比遺跡中的魅魔忽然消失了蹤影,在這之後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被稱為黃金哥布林的上位哥布林族,然而最近魅魔再次出現,當然引起了關注。

  不過,既然以前魅魔出沒那麼久都沒動靜,那這次也一樣──這樣的意見也不在少數,因此至今任務目標也僅是調查而已,並非是討伐。

  在大多數時候,這兩種任務對冒險者而言是差不多的,不過終究有著明顯的差別,那就是報酬的規模,調查任務給予的報酬在怎麼優渥也只是提供給少數兩三名冒險者的金額,而討伐任務為了能號召許多人一起進行,報酬完全不能相比。

  偏偏魅魔是屬於相當棘手的高位弗魔族,要用調查任務的報酬讓有實力的冒險者願意出手實在是相當困難。

  「可是,現在杜巴頓城的冒險者中,只有你們適合……」冒險者公會的主管幹部苦笑著勸說,。

  沙亞克與翔兩人組合在冒險者公會以「頻繁調查遺跡」出名,為了尋找瑪麗等人,沙亞克積極的踏遍各大遺跡,因此常接到調查任務,公會也都喜歡將調查任務推薦給他們。

  只是這未免太頻繁了,這已經是他們近期第三次收到「調查萊比遺跡」的委託,而且都是在一週內、連續進行相同的任務內容,也難怪翔會抱怨。

  「恕我直言,我認為這個任務已經不適合由我們執行了。」沙亞克說道。

  他們昨夜才回到杜巴頓城,將「魅魔複數出現」等情報回報上去,因此沙亞克能理解冒險者公會想得到進一步資訊,不過到此已經不是僅僅兩名冒險者能進行穩定調查的程度了。

  雖然沙亞克與翔都是有實力的冒險者,但也不能因此太過冒險,考慮到魅魔可能以更多的數量集體出現在地下遺跡的可能,至少也得招集五人以上的冒險者才行。

  「坦白說……上面的人對於是否要對此提高警戒層級,還在討論中……正好最近這些任務都是兩位負責……」主管幹部面露難色,顯然不願說得太過直白。

  「果然是這樣?實在是令人不快啊……」翔以手撐住臉頰,露骨的表現出不悅。

  沙亞克與翔已經了解了主管幹部的意思。

  歐萊克軍方與冒險者公會的決策者有相當一部份的人,認為現階段的情報不代表弗魔族將展開必須要特別注意的新行動,因此他們目前的決定是與其立刻提高任務層級,不如得到更多情報再行動。

  雖然不能說這樣的決定有很大的錯誤,但他們能下這樣的判斷,很大成份是因為沙亞克與翔是不會死亡的米列希安,既使他們在調查中陷入危機,也能夠利用靈魂之流平安歸來。

  也就是說,這幾乎等同於「因為米列希安不會死,所以麻煩事就交給他們」這樣令人不悅的觀點。

  「不論如何,這委託我們不會接下去,我們米列希安可不是方便的工具。」

  翔退了開來,沙亞克也點頭讚同,這名主管並未露出不滿的表情,對他而言就算得到這種回答,也算是能跟上級交差了。

  這時候有人敲了門,從敲門的方式來看,是有下屬要報告事情。

  「那麼,我們告辭了。」
  「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再派人連絡……請進。」

  走進的服務人員一進門便說:「先生,剛剛有冒險者提供情報,說確認了在杜加德走廊出沒的弗魔族真面目……」

  「喔?是什麼?」

  根據慣例,大多數由冒險者主動提供的情報並不需要經由上層決定公開與否,因此翔和沙亞克並沒有刻意迴避,主管也沒有要求他們立刻離席。

  「據說是『闇黑士兵』,數量多達五個,由冒險者夏與羅梅雅‧菲爾通報……」

  沙亞克聽見了熟悉的名子,臉色立刻有了變化,而這時服務人員繼續說著:「就她們所言,她們在遭遇敵人之後成功將之擊敗,不過因為鎧甲隨即消失,無法提供證據。」

  「五個闇黑士兵?不過既然是那個夏,的確不算誇張,可信度很高。」主管立刻做出判斷,表示可以正式公布。

  「諾恩先生……咦?人去哪了?」

  沙亞克與翔已經離開了會客室。
 

  「沙亞克!等等啊!」翔追著沙亞克下樓,沙亞克在聽到羅梅雅的名子後,就馬上奪門而出,連他也差點沒能反應過來。

  沙亞克來到大廳,馬上環顧四周──不過並沒有看見白髮少女的身影。

  「請問,剛才是不是有一個有白色長髮的女孩子來這裡?」他向櫃檯正在接洽其他冒險者的服務人員詢問。

  「你是說跟在那個夏後面的女孩子嗎?她們已經離開好一陣子了,而且好像沒有留在城裡。」一旁的冒險者說。

  「沒錯,一下就跑了,好像風一樣!」

  沙亞克馬上詢問是否有人知道羅梅雅的去向,然而得到的答案令他愣住了。

  這未免也太巧了。

  「那個夏……剛問過萊比地下遺跡的事情……」

  翔看了沙亞克一眼,他想起一件事。

  他們這兩次任務所得到的情報,目前並不屬於冒險者公會所公布的部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