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8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十章

   她們在擊敗闇黑士兵的隔天中午抵達了杜巴頓,並在簡單添購物資後立即離開,羅梅雅也終於知道夏的目標在萊比遺跡。

  據說,萊比遺跡是瑪麗等三人最後曾被人目擊的地方,但也因此是沙亞克調查最多次的地點,羅梅雅從沙亞克口中得到了不少關於萊比遺跡的資訊。

  「不用解說真是太好了。」夏非常高興羅梅雅對萊比遺跡有一定的認識,雖然她頗為多話,卻不是那麼喜歡進行說明。

  不過,夏對於聊天到是十分樂意:「……如果是另一個我認識的米列希安,這時候大概會祭出幾千字的『萊比遺跡所出沒之弗魔族與動物特性與介紹』,說半天也不會講到重點啦,去沒去過的地方那傢伙很好用,不過大多時候會聽到睡著。」

  「坦白說,跟妳講話有時候也會讓人類到想睡……」
  「羅梅,妳剛說了什麼?」
  「沒事。」
  「……好吧,總之,我們現在就進去。」

  夏帶頭進入了遺跡中,萊比遺跡與巨石推砌而成的賽維爾、艾菲遺跡不同,是完全的人造建築風格,在走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掛上不知道以什麼為燃料在運作中的吊燈,在昏黑光線下,老舊斑剝的壁面顯出詭異的氣息。

  她們進入遺跡不久後,就看見了第一批弗魔族。

  那是一小隊的拿著木棍的骷髏,萊比遺跡所出沒的弗魔族大多是骷髏之類的反死生物(註),而骷髏只有視覺沒有聽覺。

  「我們非必要不進行戰鬥。」夏對羅梅雅說,並實行這個策略,她們盡量不引起注意。

  本來夏認為羅梅雅的經驗不足,可能會增加被發現的機會,不過結果令她有些吃驚,羅梅雅似乎相當適應這樣躲躲藏藏的行為,就連她很多時候居然也沒能意識到羅梅雅就在身邊。

  羅梅雅的步伐輕盈,同時也相當善於捕捉對方視線的死角,而且很能利用在躲藏上,這使得夏輕鬆許多。

  「這孩子該不會前世是貓吧……」夏喃喃自語。

  只是雖然以隱密行動為方針,但終究無法徹底避免戰鬥發生,兩人還是遇上了一些不得不戰鬥的狀況。

 
  大概在進入遺跡後兩小時,她們倆因為被骷髏的移動路線包夾而不得不交戰。

  「喝──」羅梅雅輕吐一口氣,以兩手闊劍畫出數個圓形,針對骷髏較為脆弱的關節軟骨加以攻擊,這是當時她用在闇黑士兵身上的招式,現在用在骷髏上,輕易的將敵人打散了開來。

  某種程度上,骷髏與闇黑士兵的行為模式相同,攻擊力也頗有程度,但少了魔法的防禦也沒有精良的裝備,面對兩名米列希安幾乎是不堪一擊。

  「──Ice bolt

  一記冰之矢封住了骷髏的行動,接著快速舞動的匕首瞬間讓骷髏腦袋分家,夏展現了與羅梅雅比試時不同的戰法,她靈活的應用魔法與戰技來作戰。

  羅梅雅本以為夏專精在戰技上,沒有想到她魔法能力如此高超,同樣是初級自然力魔法,夏用起來無論是詠唱速度還是自然力的集中力都比一般人強上許多。

  「說起來,魔法這種東西就算學了比較高級的法術,到頭來卻沒法常用呢。」夏這麼說。

  「……比較有規模的魔法也不適合這時候用吧。」
  「可以用啊,不過等於跟整個遺跡的生物說『我們來了』。」

  究竟是什麼樣子的魔法啊?

  羅梅雅只學習了初級的自然力魔法,但看來夏就算被稱之為魔法師應該也當之無愧,想到正常而言一個人終其一生也只能專精一個領域,羅梅雅不禁想感嘆這些資深米列希安根本可以被稱為怪物。

  不過,如果自己有朝一日也成了「資深的米列希安」,大概也會變成自己現在所說的怪物吧。

  為了不引起騷動,夏將擊敗的骷髏推到岔開的死路上才離開。

 
  「……奇怪?」夏突然說道。

  「怎麼了?」
  「我怎麼沒聽說過萊比遺跡有出現過這玩意?」

  她們盡量避開戰鬥,但越是深入萊比地下城,出現的骷髏魔族身上的裝備就越是精良,甚至還出現了帶著大量火藥的骷髏,幸好骷髏的感官能力似乎沒有變強,否則說不定會變成相當棘手的情況。

  「克莉絲那傢伙到底在做什麼啊?」避開又一波敵人後,夏自言自語說道,羅梅雅問:「克莉絲?是誰?」只得到「沒什麼」的回答。

  她們遇上了一些從前沒聽說過的弗魔族,也有一些不知是否是弗魔族的未知生物,這讓她們的行進變慢許多,雖然如此,她們還是移動的甚是順利。

  萊比遺跡的規模甚大,要比賽維爾遺跡大上將近一半,也因此羅梅雅與夏抵達遺跡終點時,她們已在遺跡中度過了兩天。

  但不論如何,她們最終順利的站在遺跡終點巨大空間的大門前。

  「不管看幾次,這大門都看起來有夠難看的。」

  羅梅雅與夏站在萊比遺跡深處的大門前,她要跟羅梅雅做最後的確認。

  「羅梅,之前我要妳什麼都不要問,不過在這邊還是先跟妳說一些,免得妳打亂計劃。」

  「嗯。」羅梅雅點頭答應。

  「怎麼說呢……如果我們等一下遇上的是笨蛋哥布林,就一樣進行隱蔽行動,不過如果是看到魅魔,妳記得一切都交給我,除非我同意,妳千萬別出手,也別去摸刀子。」

  夏少見的以嚴肅的口氣說話,羅梅雅從話中聽出了些訊息,不禁脫口而出:「那些魅魔,妳認識?」

  「我是認識這裡的魅魔,但這裡現在的狀況可能跟我所知道的不太一樣……」說著,夏的手搭上了門:「總之,我們要上了。」

  門打開了。

  萊比遺跡的最深處,與其它遺跡一樣有著廣大的空間,明明看起來是人造建物,究竟是花了多少力氣才搭建而成的呢?羅梅雅想起曾聽過地下遺跡是以魔法來完成的,不過這依然是難以想像。

  隨著大門打開,燈火也逐漸亮起,雖然不是非常明亮,卻也照亮了整個空間。

  夏走進大門後立即停下腳步,這裡空無一物,至少不是出現甚麼哥布林軍隊,羅梅雅正想著是不是要繼續走進去,從空間的另一頭出現了幾個人影。

  「唉呀。」
  「又有人來了呢。」

  人影的數量是三,全都是身姿曼妙的美女,她們身穿著豔麗的皮革馬甲,舉手投足間充滿了撫媚風情──與傳聞中的魅魔一模一樣。

  「是魅魔……」

  羅梅雅稍微緊張了起來,就她所知,魅魔在弗魔族中是相當於貴族的存在,實力遠超過一般弗魔族,且具有相當高度的魔法能力,儘管外表只是柔弱女子,也不是一般程度的冒險者能應付的對象。

  夏的反應呢?

  羅梅雅看向夏,她的表情沒甚麼變化。

  夏一腳走上前去,開口道:「我要找克莉絲。」

  魅魔們在夏的前方十公尺處停下腳步,她們都帶著美艷的笑容,但也許是女性的直覺,羅梅雅感覺她們的笑容下,似乎隨著夏的說話而有了一些變化。

  「我要找克莉絲。」

  夏又重複了一次。

  這次魅魔的表情確實產生了變化,羅梅雅看見夏似乎冒出了冷汗,暗暗提高警戒。

  「人類啊──

  雖然同樣是女性的嗓音,語氣卻不像剛才魅魔的甜膩。

  從魅魔們的身後,又出現了兩名魅魔。

  「姊姊……」魅魔們為新出現的兩名魅魔讓開步伐,而那名魅魔走到同伴中間,以平靜的語氣說道:「人類,或著說,米列希安?妳來此提到克莉絲的名子,想做什麼?」

  「……妳是?」夏看起來有所動搖,停頓半倘才說出話來。

  在羅梅雅的印象中,魅魔對人類說話雖然有誘騙的性質在,但應該是相當溫和的。

  這似乎代表著,「克莉絲」這名子似乎觸怒了這些魅魔。

  為首的魅魔談了下手指,大門被關了起來。

  「拔劍吧。」

  魅魔們抽出長劍, 羅梅雅緊張的看著夏,夏卻沒有動作。

  對方有五人,而且全是高位弗魔族,就算夏實力再強,這也是壓倒性的劣勢。

  夏的表情恢復了冷靜,換個方式來說,她現在表情跟眼前充滿殺意的魅魔沒有兩樣。

  「妳們先回答我。」夏保持著既有的姿勢,繼續說道:「克莉絲怎麼了?」

  「不要提起那個背叛者的名子!」魅魔大聲喊著,長劍一揮就要衝上前來,夏也在這瞬間有了反應。
她丟出了一個圓形物體。

  「轟──」砸在地上的瞬間,劇烈的聲響與煙霧壟罩了半徑五公尺的範圍,由於事前沒任何提醒,羅梅雅也在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被音波震得頭昏目眩。

  羅梅雅感到自己的後頸領子被拉扯住,拉回了大門旁,她立刻反應過來是夏的動作,眼前煙霧壟罩,但是聽力倒是很快恢復了。

  「羅梅雅,」夏的聲音說:「情況有變,戰鬥是一定會發生了,妳先跟後面的人會合在一起戰鬥!」

  「後面的人?等等,夏妳呢?」羅梅雅還沒來的及消化夏的意思,就感到夏像是一陣風般衝了出去,眼前視線沒有恢復,她不敢妄動,只是拔出了劍警戒著。


  夏飛快衝出了煙霧,直衝向為首的魅魔,魅魔沒有想到對方居然主動出擊,慌亂中只能將長劍架在胸前防守。

  但夏的目的並非是攻擊,當一對匕首貼上長劍,一股不知由哪生出的衝力,將魅魔給一起推向後方,很快的就跟其他魅魔分了開來。

 
  煙塵逐漸散開,在羅梅雅眼前只有四名魅魔的身影,剛才居首的魅魔也消失不見,其他魅魔看似也慌了手腳。

  「冷靜一點!先解決這一個!」

  一個魅魔喊道,羅梅雅眼看著一名魅魔率先衝了上來,馬上準備防守。

  魅魔的長劍劃成圓弧,帶著魔力的藍光,向羅梅雅劈了過來!羅梅雅注意到這一擊攻擊力可能非同小可,連忙改以雙劍同時招架。

  「嗚──

  就像預料中的,這一擊有著超乎魅魔體型形象的攻擊力,羅梅雅感到雙手有些發麻,只好後退。

  但是後方的魅魔一記雷之矢立刻貫穿了她的身體。

  「魔法……!

  魅魔沒有一次全部圍上來就是因為她們還能以魔法支援同伴,當羅梅雅一次面對複數魅魔時,就已經註定如此。

  但羅梅雅無法思考這些事情,一時之間連話都說不出來,手腳因為雷殛而麻木,無法避開另一名逼近的魅魔的下一次劍擊。

  「風!」

  一個男性的聲音輕喊出聲,一陣強風凝聚成了無法目視的槌子,吹飛攻擊羅梅雅的魅魔。

  「又見面了呢,怎麼又增加了?」

  羅梅雅回頭一看,不禁低喊出聲:「沙亞克……

  沙亞克與翔出現在大門旁。

 
  沙亞克在得知羅梅雅與夏前往萊比遺跡之後馬上就追了過來,雖然起步較晚,但他們還是趕到了這裡。

  這段時間他們盡可能的壓低了休息時間,雖然略顯疲憊,但就翔的說法,沙亞克只要一扯上羅梅雅的事情,似乎就會失去平常的冷靜。

  也多虧如此,他們才能在羅梅雅危機時趕到。

  「──Healing。」沙亞克對羅梅雅施展了治癒魔法,稍稍恢復了她因魔法而受到的傷害:「妳沒事吧?」

  「謝……謝謝。

  雖然剛被對方所救,羅梅雅還是不太知道怎麼跟對方說話。

  看到敵人增加,對面的魅魔也停了下來,沙亞克擋在羅梅雅前方,抽出插在腰間劍鞘的混用劍:「翔先生,請準備離開。」

  大門在被魅魔關上後,就變成了只能進不能出的狀態,是以現在沙亞克等人唯一的離開方式就是使用女神之翼這個魔法道具。

  「唉呀……又這麼快就要走?」面對沙亞克與翔,魅魔們又恢復了嬌滴滴的語調。

  羅梅雅則是慌了手腳,對她來說她更怕就此斷了瑪麗的線索,但翔遲遲沒有動靜。

  「看來被動了手腳呢。」翔已經拿出了女神之翼,但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產生。

  「別那麼不解風情嘛,多陪陪我們吧。」魅魔笑著逼近。

  「嘛──我是很想啦,不過實在另有要事,我們沒接任務就來了,可不可以讓我們去補接啊?」翔嘻笑著回話,暗地裡又再試著啟動女神之翼,不過完全無法使用。

  「是設下了結界嗎……」翔低語著。

  「不只如此呢~這結界還可以阻絕靈魂之流的影響。」魅魔察覺眼前米列希安亂了手腳,看起來開心極了。

  「也就是說,只能戰鬥了嗎?」

  「對方有五個!還有一個跟另一個冒險者不知去哪了!」羅梅雅提醒道,沙亞克與翔立即知道是夏帶走了一名魅魔,也許打的是逐個擊破的主意?他們這樣判斷。

  沙亞克心裡冒起了幾分怒火,因為夏等於是讓羅梅雅一人牽制四個魅魔,但他並不知道夏是察覺他們來到才這麼做。

  「等一下,阻絕靈魂之流的影響是什麼意思?」翔問道,不過魅魔們並不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各自詠唱起了魔法。

  「嘖!」翔立即架起了剛準備好的煉金術防禦壁,沙亞克眼前的地面上憑空冒出了一座木壁,下一刻,木壁代替沙亞克承受了魅魔的魔法。

  「沙亞克,如果那些魅魔說的是真的,那我們死了可就不能復活了!」

  翔馬上理解了魅魔的語意,這次他真的有些慌了。

  「我們該做的事情到頭來還是只有一樣!」沙亞克一個踏步,整個人好像流星般衝向前方,跳過木壁一擊砍向最前方的魅魔,不過還有一名魅魔並未在剛才一起放出魔法,炎之矢在此時爆發,沙亞克勉力用劍擋了下來,卻不可避免地被爆風震退。

  沙亞克用最快的速度重整架式,然而魅魔的魔法已經蓄勢待發,他不得不退回防禦壁後。

  翔再次強化了逐漸崩潰的防禦壁,接著他拿出了魔杖,想要施展較高級的魔法。

  「自萬闇中現,環迴天穹聚為一體……」

  聽見翔的咒語聲音,沙亞克知道必須爭取時間,他詠唱了一節炎之矢魔法,並且再次衝了出去。

  「──Fire bolt」他先以一擊炎之矢擊退一名魅魔,但接著他必須同時面對三個魅魔,他架住一柄長劍,然後用力迴斬擊退對方。

  斬擊落在魅魔的腹部,發出有如火花般的赤色光芒,這一擊雖然打退魅魔,但終是被防禦魔法給擋了下來。

  「──Lightning bolt

  羅梅雅以詠唱兩節的雷之矢干擾了魅魔攻擊沙亞克的動作,一名魅魔朝她衝了過去。

  「現身吧──Thunder!」

  見到沙亞克分身乏術,魅魔又已經逼近,翔停下了詠唱將聚集到的部分雷之自然力放出,奔流的閃電立刻擊中了剛才被羅梅雅攻擊的兩個魅魔。

  「哇……!」猛烈的雷擊轟落在魅魔身上,然後又是一擊,魅魔的防禦魔法雖然產生了作用,但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然而這次的雷擊術僅聚集了兩階段,被閃電擊飛的兩名魅魔雖然一時爬不起身,卻並未失去意識。

  「翔先生!」沙亞克大喊著,一開始就被他打退的魅魔不知何時已經逼近了翔,而沙亞克眼前的魅魔打定主意要拖下他的腳步,就是不肯放他離開,雖然論劍術沙亞克占了相當大的優勢,但魅魔藉著魔法保護硬是無視了這個差距。

  翔剛使用了有一定規模的法術,一時無法動彈,羅梅雅趕忙阻擋下了魅魔的攻擊,她準確地對著魅魔的頭部砍了過去,既使有魔法防禦,魅魔也不願意硬接這樣的攻擊,只好停下攻勢轉向面對羅梅雅。

  「少礙事!」魅魔低喊著,羅梅雅沒有硬拼,而是施展輕巧的步法,她瞄準魅魔揮劍的動作,迴避、旋身、反擊一氣呵成,魅魔以左臂挨下了攻擊,卻出現了無法平衡的破綻。

  羅梅雅搶先了一步,利用敵人一時之間無法動作的破綻,將風暴般的刺擊施加於魅魔身上。

  一旁趕來支援的魅魔被翔擋下,但是羅梅雅無法造成有效的傷害,只能以連綿不斷的攻勢來與對方周旋。

  與此同時,魅魔也在觀察羅梅雅,身為高位弗魔族的魅魔絕不會放任對手如此放肆,魅魔雖然一時跟不上羅梅雅的動作,但是眼睛卻能捕捉到。

  就在羅梅雅又出一劍的同時,魅魔看準時機用力向羅梅雅揮出了長劍。

  五年來在雷納德的教導下,羅梅雅已經大致克服了習慣性不使用左手的問題,但此時卻反過來造成了更大的危機──

  在這一刻,羅梅雅意圖以左手的劍進行防禦……

  但左手卻絲毫使不上力。

  「嗚……!」

  魅魔並未放過這個機會。

  下一瞬間,長劍的鋒刃擊碎了闊劍,貼上了羅梅雅露出破綻的左肩。
 

  紅色。

  爆發開來的──紅色。

  羅梅雅的視野一下子被紅色所覆蓋。

  這一瞬間她失去了知覺,而羅梅雅還要再慢一刻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她的意識模糊了起來,身體向後倒去。

  原來如此,我被砍中了。

  魅魔的長劍劈開了少女的肩膀,蘊含魔力的一擊幾乎讓羅梅雅的左臂與身體分開,因此鮮血不只是濺出,而是噴灑而出。

  「……」她看見魅魔抽出深陷在她肩上的劍,血又再次噴濺出來,魅魔理所當然的再次舉起長劍,準備給予羅梅雅最後一擊。

  她想殺了我嗎?

  明明是非常明確的現實,不知怎麼的,羅梅雅對此毫無實感。

  並不是因為「米列希安不會死」這種從未自身經歷過的事情,而是有一種事情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但不論如何,魅魔以想斬下羅梅雅首級的企圖揮下了劍。

  「什……!」

  發出驚呼的是魅魔。

  長劍被擋下了,阻擋在魅魔與羅梅雅之間的是一柄劍。

  還有一個人。

  「走開。」

  他如此宣告道,彷彿不將魅魔放在眼中一般,事實上魅魔灌注了魔力、應該難以用正常手段擋下的長劍也在他面前難以寸進。

  沙亞克諾恩在愛爾琳世界從未露出這種神情,平時他人對這名金髮米列希安的印象總是溫和、平穩的,但沙亞克現在給人的印象只會是野獸,而且是受傷後變得狂暴的野獸。

  此刻就連周遭的大氣都被他的怒火所震撼而扭曲,魅魔不禁後退了數步。

  他是誰?魅魔不自覺的想問。

  沙亞克做出一記橫斬。

  光是揮劍造成的風壓就幾乎讓魅魔無法喘息,所構成的防禦在一瞬間就支離破碎,她倒飛了數公尺之遙,若非身上的魔力護壁發揮作用,她甚至懷疑自己會就這樣斷為兩半。

  沙亞克立即屈膝檢視羅梅雅的傷勢,羅梅雅並未失去意識,但傷口太大,出血量不容小看。

  但現在還在戰鬥中。

  其他魅魔們再度逼近,想要一口氣取得勝利。

 
  「……!……,……!」

  聽到後方傳來的弗魔族語言,本來要衝上前來的魅魔攙扶起同伴立即後退,沙亞克等人一時摸不著頭緒,為了保險起見,他們並未追擊。

  沒過多久後只見空間上方突然放出了強光,抬頭一看,一顆火球朝他們落下。

  「沙亞克,快退後!」

  發現情況不對,翔推開沙亞克,從袖中取出一顆結晶──

  「一定要趕上啊!」


  然後,火球炸裂開來。
 
 

  註: 一般來說,大部分日系奇幻作品並不會將「不死生物」與「反死生物」作出區分,但正確的分類方式是將骷髏、殭屍等「會活動的屍體」稱為反死生物,因為它們已 經死過,也不能算活著,不符合「不死」的定義,而不死生物通常指巫妖、吸血鬼等「在不被殺死的情況下能永生不死」的存在,不死生物能以封印自己靈魂或吸血 等方式使自身不會死亡,且一般是非自然產生的。
  如果是神、龍族等本來就可能被設計成沒有壽命極限的奇幻種族,就算能不老不死也不會被稱為不死生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