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十一章

   「沙、沙亞克……」此情此景,讓羅梅雅第一時間只感不知所措,臉色浮現一陣潮紅,但她很快發現這不是害臊的時候。

  沙亞克口吐鮮血,背上滿是灼傷,顯然在剛才是以身體替羅梅雅擋下爆炸的威力,羅梅雅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環顧四周,卻只見翔躺在前方一動不動,首當其衝的他外觀傷勢比之沙亞克更加嚴重。

  「等、等一下,該怎麼辦……對了,治癒術!」羅梅雅強忍著肩膀的傷勢,從沙亞克身下爬了出來,準備施展魔法。

  「哎呀,還沒死呢。」在爆炸後的塵煙中,魅魔們走了出來,除了受傷的魅魔外,追擊夏的魅魔也出現了。

  那個夏居然輸了?羅梅雅震驚的想著,劍已斷折的羅梅雅用還能使用的右手拿起了沙亞克的劍,比起慣用的闊劍,沙亞克的混用劍長得多也重得多,但這時也只能先湊著用了。

  雖然擔心夏的情況,也對沙亞克的傷勢無法放心,不過羅梅雅知道眼前的情況更加重要,只是她也知道僅憑自己一人,是不可能抗衡四名高等弗魔族的。

  「這招魔法還真是不錯,沒想到妳居然藏了這一手。」

  塵煙逐漸散去,魅魔們的身後又出現了另一個身影,羅梅雅呼吸一下子糾結起來。

  「不……不是魅魔?」那是一個高而瘦削的女性身影,那人的身上佈滿了猶如肌肉紋理般的漆黑甲冑,好像是化為人型的異形生物,在雙眼的位置閃起了幽藍的微光,像鬼火似的飄盪不已。

  羅梅雅並不知道,那正是之前她與夏聊到過的「墮落的光之騎士」──闇黑武士的姿態,但她看見漆黑的人影手上握著一把短杖,而且正發出火光。

  那是大量的火之自然力!火焰不斷壓縮,隨著人影吟唱的咒文、火之自然力的聚集,巨大的火球重複著漲大、縮起的過程。

  剛才的爆炸就是那個!對方想再次施展那招具有強大破壞力的火球魔法,現在沙亞克與翔都動彈不得,如果再吃下一擊絕對必死無疑。

  「不能……讓她……」羅梅雅想阻止,但兩人之間除了距離,還有著數名魅魔的阻隔,帶著嚴重傷勢的羅梅雅別說抵抗,就連氣力都已流失泰半,根本無力作出突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將短杖指向這裡。

  只能放棄嗎?

  既使如此,羅梅雅還是擺出了預備奔跑的架勢。

  沙亞克與來到愛爾琳之後認識的人一直幫助著她,回應她的願望,而她卻一直甚麼都沒做到,下定決心段練武術,除了要擁有自保的能力,也是為了能讓自己有一天能幫上忙。

  所以,在此時此刻,羅梅雅不能退縮。

  「很棒的表情喔,米列希安。」魅魔露出了殘酷的微笑:「再見。」

  羅梅雅大腿用力,她拼命擠出最後一絲力氣──

  「──呼喚吾名。」

  就在這時,羅梅雅聽見了一個奇怪聲音。

  「甚麼?」那聲音的來源不是她、不是沙亞克,也非是翔,更非是眼前的敵人。

  就在她的懷中──夏交給她的小石塊──正發出了淡淡的光。

  「汝與吾之意志所向相同,守護者啊!與吾立約,吾將為汝之劍,吾將為汝之力,呼喚吾名──

  「你是……!」就在這瞬間,羅梅雅腦海中浮現一個名子,她不由自主的張開嘴。

  「吾之名為──
  「汝之名為──

  羅梅雅手上拿著的、沙亞克的混用劍劍身發出光芒。

  「發生……甚麼事?」魅魔們看到這個景象,也不禁張大了嘴,但不論發生了甚麼事情,她們都不可能在這時前進。

  「──洛詩因!」

  脫口而出的瞬間,本來無風的地下空間中捲起了狂風,風與如同星辰一般璀璨的金色光輝在羅梅雅眼前聚集,化為人形。

  「羅……梅雅……」這時沙亞克也從短暫昏迷中醒了過來。

  光芒中,隱約可見到一名穿著長袍的男子,羅梅雅彷彿被牽引著,站起了身,與男子一起擺出揮劍的姿勢。

  她並沒有被控制,也不是依循本能行動,只是因為羅梅雅沒有選擇,只能按照依照聲音的指示行動。

  「──Fire ball!」大概是認為不能錯失機會吧?漆黑人影丟下了火球。

  那是火系自然力魔法的進階法術,在各種的魔法中有著出類拔萃的超群破壞力。

  與此同時,羅梅雅揮下了劍。

  光芒盡數在揮下的瞬間收斂在劍中,然後隨著劍劈落而下的軌跡,星光洪流隨之奔吼而出!

  光之劍迎擊熾熱的火球,雙方衝撞在一起,在像會持續到永遠的僵持之後,能量為了追求宣洩的途徑爆裂開來。

  揮出光之劍後,羅梅雅的雙腿再也無法支撐身體,軟倒在地上,劍也掉在一旁。


  深不見底的裂痕在羅梅雅腳底張開,很快就擴張到足以吞下兩三人的寬度。

  地面碎裂了開來。

  沒有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羅梅雅沒有呼救,呆滯的向下落下,杏眼圓睜,卻不是驚慌的神情

  「公主!」沙亞克也在這一瞬間跳向羅梅雅,他根底較深,恢復得也快,加上注意力全在羅梅雅身上,因此也最快反應過來。

  「公……主……?」

  在意識到沙亞克的呼喚之前,羅梅雅的雙眼已經被黑暗壟罩,地下空間的地面下本就不可能有光亮──這情景與某個影像重疊。

  「這個情景,我曾經看過?」落下的瞬間,羅梅雅心中浮現的卻是這個問題,無關生死,或著說便是因為太熟悉接下來會發生的死亡──

  夜下的深淵除了漆黑不再有其它。

  黑暗抓住了羅梅雅的靈魂,在一瞬間將她吞沒。

 
  「妹妹,先撤退!」

  魅魔慌忙召集同伴,眼前的情況太匪夷所思,她沒有看見羅梅雅掉落裂縫之中,因此她做出了無法確認敵人情況的判斷,認為繼續如此會十分危險。

  「反正……沒有我們,他們也只能走回頭路……」

  漆黑身影與魅魔們一起離開,她散去覆蓋全身的甲冑。

  離去的身影嘴上,掛著帶著幾分落寞的微笑。

  「再見,羅梅。」

  夏收起握在手上的魔杖,淡淡的吐出幾個字:「對不起。」
 

  沙亞克猛得一腳踢在岩壁上,使他用著更快的速度落下。

  藉由這一蹬,他從後趕上了羅梅雅,然後緊緊攬住她的腰。

  沙亞克知道接下來分秒必爭,不知道這麼落下會掉到哪去,也不知道魅魔所設下的結界是否已經失效,就不能就這麼簡單得在這裡交出死亡的結果。

  下方有一處地方正好凸了出來,形成平台,沙亞克看準了時機,利用打擊岩壁的推動力,讓兩人落在平台上。

  在停止之前,沙亞克將身體方向轉了一下,用身體抵銷了撞擊帶給羅梅雅的衝力,本就帶有傷勢的他吐出一口血。

  平台並不大,僅夠沙亞克懷抱著羅梅雅坐在上頭,不過暫時是得救了,他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羅梅雅……妳沒事吧?」羅梅雅沒有回應,頭歪向一邊,是昏過去了嗎?想到剛才羅梅雅失血過多,又勉強自己戰鬥,沙亞克立即念起了治療的咒語。

  「Healing……」

  白色的淡光從沙亞克的手中沒入羅梅雅的身體。

  但是沒有效果。

  一直勉力保持冷靜的沙亞克也不禁慌亂起來,他輕輕搖晃羅梅雅的肩膀,但羅梅雅還是沒有反應。

  這時,沙亞克才終於注意到──

  羅梅雅停止了呼吸。
 

  「啊……好痛……痛痛痛……」

  地面上,翔爬起了身,在第一發火球落下之前,他匆促的使用了鍊金術的術式試圖進行抵擋,不過還是無法抵消全部的爆炸威力,以至於受到衝擊而昏迷。

  他環顧四週,只見整個地下空間滿目瘡痍,地面更是裂開了一條大縫,而其他人都不見蹤影。

  不只沙亞克、羅梅雅或是夏,魅魔們也都消失了,錯過重點情節的翔摸摸腦袋,戴好歪掉的眼鏡。

  早前拿出後隨意放在口袋的翅膀道具掉在一邊,大概是受到衝擊時掉的,沒有一起掉入裂縫真是萬幸,他這麼想,同時翔也注意到翅膀道具再度發出了微光,魅魔所部下的拘束結界似呼已經被打破了。

  「等等,他們該不會掉下去了吧!」

  翔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看到沙亞克的劍掉在裂縫旁邊,立刻移動到裂縫旁,裂縫之中黑的嚇人,翔念誦咒語讓炎之矢停留在掌上,藉此探照下去。

  「喂──有人嗎?」他大喊著。

  他看見約十公尺深的地方,有人坐在岩壁上的平台,對方也大喊著回應:「翔先生!快幫忙!」

  翔聽出沙亞克的聲音十分慌張,這是他與沙亞克搭檔之後從沒聽過的,於是翔立刻從隨身物品中找出了夠長的繩子垂下去。

  「召喚!」他召喚出了一匹馬,將繩子一端綁在韁繩上,確認沙亞克準備好之後就把他們拉了上來。

  「翔先生,快過來!」沙亞克被拉上來之後,並沒有道謝,而是著急的要翔過來看羅梅雅的狀況。

  「這……」翔走上前,看到沒了呼吸的羅梅雅也是嚇了一跳。

  作為已經有一定年資的米烈希安,翔已經經歷過幾次死亡與重生的過程,按常理來說,米烈希安在身體停止生命後,靈魂會回歸靈魂之流,同時身體也會隨之分解,與靈魂一起在靈魂之流重新塑造。

  魅魔所設下的結界其功能之一,就是阻擋靈魂回歸靈魂之流,中斷米列希安的復活機制,但就算有結界阻擋,在結界消失後靈魂也應該會繼續回歸靈魂之流才是。

  翔已經確認過,魅魔的結界已經消失,也許在地面遭破壞時一起破壞了,也就是按理說,羅梅雅若是因為傷勢太重導致身體停止生命跡象,此時應該已經回歸靈魂之流了。

  但羅梅雅的身體並沒有分解,而是如同愛爾琳的其他種族般,死去並留下了屍體。

  「沙亞克,別慌,這種情況也只能去拜託娜歐了!我們得先回去!」

  翔拿出翅膀道具,沙亞克也知道他的意見是正確的,關於靈魂之流的運作、米烈希安的復活與轉生,沒人比靈魂的引導者更加清楚。

  「……嗯。」

  翅膀發出了光芒,帶著他們離開了萊比地下遺跡。

 
  ※※※
 

  一條條的光絲自羅梅雅的身體流洩而出,聚集向那引導靈魂之流的手杖。

  米列希安並非完全不會死亡。

  從娜歐口中,沙亞克得知了這個事實。

  一般而言,要讓米列希安從愛爾琳世界完全消失,唯有能干涉靈魂之流的神族能靠著特定的儀式、神器才能做到,又或著讓米列希安之魂回歸靈魂之流時進行阻擾,但不論哪一種,都要依靠相當高深的魔法來進行。

  只有一種情況是例外。

  當米列希安連潛意識都完全以為自己死去的時候。

  「總而言之……」翔聽完娜歐的解釋,思考著做出了判斷:「除了靠非常強大的催眠或暗示,否則要造成羅梅雅小姐種情況的方法應該只有──

  再經歷一次一模一樣的死亡。

  在原本的世界有著深刻死亡經驗的話,那麼一旦再經歷一次,因為經驗的關係,人的意識會告訴自己「我已經死了」。

  尤其羅梅雅沒有記憶,這種「告知」會更為強烈,因為根本無法提醒自己這是不同的事件──

  何況當下羅梅雅身受重傷,理性意識早已跟著模糊了。

  「那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沙亞克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喊著,這些理論他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只想著要救回羅梅雅。

  「只有一個辦法──

  娜歐輕聲說道。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這並非我能完全掌握……
 

  ※※※

 
  比路里亞正要發生戰爭。

  這裡是歐拉大陸的西方,跨越過大海才能抵達的地方。

  在伊利亞大陸上,除了人類,尚有艾洛夫族(為避免混淆,本作在此不使用精靈一詞,詳細請見註釋)與巨人族的存在,而每一個伊利亞大陸的住民都知道,艾洛夫族與巨人族是如何的水火難容。

  大部分的人早已忘記兩族為何而戰,只知道越來越深的仇恨不斷在兩族間累積起來,時至今日早已無法磨滅。

  這一次,巨人族主動對艾洛夫族的居住地──比路里亞發起了進擊,雖然居住在冰天雪地的巴雷斯,但對於比路里亞所在的克諾斯沙漠,巨人族早有準備,天候的差異無法阻止悍勇巨人戰士的腳步。

  而在這些戰士之中,有個人物更顯得出類拔萃。

  「陶恩斯!」
  「陶恩斯!」
  「陶恩斯!」

  戰士們高喊著英雄之名,好像有他的存在便能戰無不勝。

  既使在個個都高壯如山的巨人中,陶恩斯所釋放出的兇猛氣勢依然冠絕群雄,陶恩斯乃是當代最強的巨人戰士,不管是誰都無法否認這一點。

  過去陶恩斯曾數度戰勝艾洛夫族的阻擾,能將軍隊推進至此,他居功至偉。

  「戰士們──

  陶恩斯無比響亮的吶喊,一下子就壓下了鼓噪的軍隊。

  「──進攻!」
 
  巨人族軍隊揚起的沙塵甚至比狂風更為壯大,而他們遇上的第一個阻礙是弓箭,巨人族有最強的近身搏鬥能力,而艾洛夫族有遠超他族的敏銳與迅捷身手,大多善於使用弓術與魔法。

  自古以來,不論在哪個戰場,大規模的箭陣總是占盡優勢,如海一般的箭矢無須瞄準,只要數量足夠就能靠強勁的穿透力帶來最巨大的打擊。

  但巨人族絕非毫無準備,他們巨大的雙手斧與巨劍能成為最堅固的盾,雖然箭雨使不少人負傷,卻無法造成決定性打擊。

  最終在數波箭雨之後,僅失去一成戰鬥力的巨人族來到了艾洛夫族前方。

  雙方的混戰就此開始,巴雷斯最強的戰士也終於面對了足以一戰的對手。

  對在巨人族中已無對手的陶恩斯來說,比起種族世仇,更重要的是族以姬起他熱血的壯烈戰鬥,這次的戰爭道路上,他與艾洛夫族的戰士數度交鋒,早已知曉究竟有誰能與自己對抗──

  「上次的戰鬥就在這次一起了結吧,葛尼提斯!」

  黃沙襲捲,戰場上廝殺的眾人似乎也為這場決戰退了開來,留下了足已盡情施展的空間。

  回應著巨人族最強武人的嘶吼,艾洛夫族首席戰士也登上了舞台。

  「可以的話,我可不想打啊。」藍髮的艾洛夫族弓手,葛尼提斯帶著慵懶的表情,但箭矢已搭上了弦,風沙吹起了他的長袍,也打亂了他的頭髮。

  「爭那種無聊的東西,真的有意義嗎……?」

  葛尼提斯彎弓搭箭,雖然說著令人提不起勁的話,但包括陶恩斯在內,沒有人會小看這名天才射手的實力。

  不過,葛尼提斯很清楚勝算不高,並非是他沒有自信,而是幾次交手後他很明白眼前這名巨人戰士有多麼的強大,若非敵人已經進逼到比路里亞,他實在不想這樣硬拼。

  恐怕放眼過去,艾洛夫與巨人也都沒有出現過那麼強大的武者吧?葛尼提斯孤身一人是戰勝不了的。

  如果只有他一個。

  「你總是這樣不肯認真──」艷紅的火焰墜落於葛尼提斯身旁,那是一名美麗的艾洛夫族女性,她的的長髮與她的衣裝一樣鮮紅如血,而手上的彎刀更是吞食過無數巨人的生命。

  「一起上嗎?來吧!」陶恩斯舉起巨劍,風沙因著他的氣勢而在巨軀週遭化為風暴,面對這場風暴,兩名艾洛夫族的頂尖戰士也拿起了武器。

  「傷好了嗎?亞斯塔洛蒂?」

  葛尼提斯身旁的紅髮女劍士瞪了他一眼。

  「我不會讓這些野蠻人踏進比路里亞一步!」

  她如此宣告道。
 

  在戰場上追逐敵人而落單算是不幸的意外,但可喜的是並沒有遭遇其它敵人,這名巨人士兵為了追逐眼前負傷的艾洛夫族而來到了比路里亞西方的山壁邊。

  對方似乎已經沒有體力再逃了,他早已用盡了箭矢,負傷狀態體力更是快速流失,只能靠著山壁舉刀,絕望而憤恨的看著巨人。

  巨人舉起巨斧,他不打算再說任何話,只要殺了敵人,再回到戰場就行了。

  「結果……」

  身旁突然傳來的聲音讓巨人嚇了一大跳,他壯碩的身體跳了開來,看著聲音的來源,在對方發出聲音前,他根本沒查覺對方的存在!

  那是一名有著水藍長髮的艾洛夫族少女,她的手上沒有任何武器,也沒有配戴任何防具,這讓巨人鬆了口氣,但隨即又想到自己身為一個戰士,似乎不該對手無寸鐵的一般人下手。

  「才剛重生而已,馬上又得戰鬥了嗎?」少女走近負傷的艾洛夫族身旁。

  「妳不是士兵的話,不想死就滾遠點!」巨人聽不懂這個少女的意思,伊利亞大陸上的住民基本上都不知道米列希安的存在,當然也不可能知道,眼前的少女並非他認知的一般艾洛夫族人。

  少女無視巨人的吆喝,好像當他不存在似的,只注視著艾洛夫族士兵,輕聲說道:「可以的話我不想牽涉太多種族仇恨的事情,不過我對你們還有事相求……」

  少女低聲說道,取走了負傷的艾洛夫族手上的彎刀,對方愣著任她拿走了武器,不解的說道:「妳是誰……我怎麼沒見過妳?」

  「我的名子嗎?」

  少女轉頭看向巨人士兵,對方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是誰?

  巨人查覺到少女有著與外表不符的氣質,他自認算是經歷過不少戰場,但一切與少女比起來似乎是小巫見大巫。

  少女有著如叢林湖水般深邃的碧綠眼眸,巨人卻覺得自己看見了鮮血與黑暗──雖然少女看起來正在微笑著。

  「我叫羅梅雅。」

  少女自潤紅的唇中輕吐出聲:「羅梅雅‧菲爾。」
 
 
 
 
  註: 艾洛夫族(Elf)即為一般常見奇幻作品中,長耳的美麗類人種族「精靈」,本作品採取直接音譯,因為中文「精靈」一詞又能泛指許多不同的東西,如長著昆蟲 翅膀的巴掌大小人(通常稱妖精)、大自然產生的自然靈、器物產生的靈魂;其中自然靈在瑪奇中有出現,且也被翻譯為「精靈」,是此處Elf決定不使用通用翻 譯的主因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