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星語‧蒼茫夜歌

關於部落格
會反白這裡的你真的很無聊。
  • 19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瑪奇]延伸創作  幻夢 第十二章(首部完)

 幻夢 第十二章 重生
 

  伊利亞大陸上的某處森林,一名冒險者依靠著大樹坐倒在地。

  他與隊伍失散已經數日,身上的糧食早已吃完,雖然他還有一點野外毒物的辨識能力,但現在他舉目所及卻盡是有毒的植物。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他虛弱的咒罵著,意識逐漸模糊。 
  不知過了多久,他在一點也不清晰的視野中看到了有東西接近。

  是野獸嗎?牠想吃了我嗎?

  冒險者想拿出武器卻力不從心,只能呆坐等死。

  沒想到自己的最後是命喪野獸之口,早知如此就步道這鬼地方了,他心想。

  「……,……?

  冒險者嘴上感覺到被接觸的感覺,有甚麼灌入了自己口中。

  是水!

  冒險者落下了淚水,他知道自己獲救了,靠著水分滋潤,他撐起了最後的意識想看清自己的救命恩人。

  對方就像人一樣,但是那張俊秀臉龐猶似是藝術家的畫作……然後他看見了那對靈動的尖耳。
 

  ※※※

 
  曾經,少女以公主的身分,看著出生的王國受到敵人的侵略而摧毀。

  受到決意殉國的君王之託,親衛隊護送著倖存的公主與王子逃跑,又在中途分散,少女與親人分離之後,不得不專注於自己的逃亡。

  但在敵人的追捕下,他們無論怎麼逃跑,就是一直無法脫離國境,同時,逐漸的也沒有人對他們再施以援手。

  護衛有的背叛,有的逃跑,忠心的部下也一個個倒下。

  少女唯一的依靠,只剩下自幼長伴身邊的年輕騎士。

  對少女而言,自己已沒有資格得到對方的忠誠,因為她已經不再是公主,但那名騎士就算再怎麼絕望,也堅持稱呼她:「公主。」

  「無論如何,我都是屬於您的騎士,此劍只為保護您而存在,此身會追隨公主到天涯海角。」騎士總是如此說著,投入了一場場的戰鬥。

  但是既使受到如此呵護,少女依然感到悲傷,不是因為身為亡國公主,而是因為就算到了如此田地,騎士依然只把她當成「公主」。

  於是少女下定決心,對騎士坦白了一切。

  「我已經不是公主了!我也不要你只做我的侍衛!

  她用央求的語氣向騎士說:「求求你,叫我的名子就好……

  少女並非是因為無所依靠而說出這些話,她對騎士早就戀慕已久,只是礙於身分無法表示,她也知道在這種時局下,她應該要騎士一走了之,而非跟著她受罪,但少女就是無法要騎士離開她。

  那名騎士也不會選擇離開。

  「公主殿下,我絕不會離開您的。」

  騎士也知道少女對他的感情,事實上,他也並非不存愛慕之意,只是長年累積的價值觀就是無法讓他跨出一步。

  如果能讓公主平安離開,找到適合的居所,那麼就接受她的感情吧。

  騎士那麼想。
 


  「可以教我怎麼拿劍嗎?

  少女要求騎士教她用劍。

  「您沒有義務拿著劍,更沒有沾染鮮血的必要。」騎士如此回絕,他認為公主的手必須保持純潔,但少女十分堅持。

  「我想為你分擔一點壓力,如果我也會拿劍的話,你就不用那麼的……」
  「保護您是我的責任,公主……」
  「我說過,我已經不是公主了。」
  「千萬別這樣說……」
  「讓我拿劍吧,至少,我不要讓你戰鬥時有後顧之憂……所以,讓我拿劍吧。」

  最後,騎士還是無法拒絕少女的這個要求,畢竟這對逃亡的生活是有幫助的。

  本來,騎士還認為再怎麼樣,劍術也不可能一下子練到有能力參與實戰,但少女的天資之高遠超過他想像。

  他不過是教了一些基礎,僅僅一個月過去,少女已有辦法獨立與一名身經百戰的士兵周旋,並支撐到他的搭救,再這樣下去,少女大概很快就能與騎士並肩作戰吧,騎士心中既有著欣喜,也十分擔憂。

  但他很快就無法再擔心了。


 
  「不要,你答應過永不離開我的……!」

  在展開逃亡的兩年後,少女傷心的淚水滴落在他面上。

  騎士孤身一人,拼上性命殺死了敵人派出的小隊長與十多名精銳戰士,但他也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即將終結。

  「您曾叫我不要當您是公主……那麼,我能求您一件事嗎?

  「別說話,嗚……血止不住……」少女慌著手腳按壓著他胸口的傷口,鮮血染紅了少女的衣物。

  「我請求您,咳……要好好活下去……」

  「……!」少女睜大了眼看著他,那雙碧綠色的眼眸他自幼已看了不知幾次,而無論甚麼時候看,都是如此耀眼。

  「別再哭了,我的公主……對不起……無法接受您的感情……其實……我也……

  看著騎士逐漸無法說話,少女擦起了眼淚。

  「……我答應你……」

  騎士慢慢閉上了雙眼,少女低下頭,將唇印了上去。

  「我說過了,別再叫我公主了,笨蛋……」

  少女在樹林中將騎士埋葬,只帶走了騎士的劍。

  一把是騎士的愛劍,一把是騎士贈予她使用的劍,這兩把劍在長期缺乏妥善保養的使用下有著許多缺口,但少女暗自發誓絕不讓劍離身。

  因為徒手挖掘,少女的雙手被泥裡混雜的石子和樹枝弄得滿是傷口,她看著雙手,想到這雙手是接下來唯一能依賴的東西。

  少女至此,已不再去思考意願的問題,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也沒有去思考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

  那句承諾,在此時此刻成為了少女心中的唯一,也是最強的詛咒。
 


  「還沒找到嗎?分開找!對方只有一個女人,躲不了多遠的!」

  非常幸運的,往她走來的只有一人,其他人離的越來越遠。

  一道雷劈了下來。

  少女露出了笑意,出奇的不受雷電驚擾的少女,襲向了一時之間被電光帶走注意力的士兵,她趁士兵心神還處於雷電的瞬間震攝中,藉由雙方的動作慣性,抓住了他的嘴壓倒對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在心中高聲吶喊,然後第一次殺人。

  騎士總是盡可能不讓她有機會對敵,每當有敵人衝到少女眼前,他總是露出愧疚的神情。

  看著因為雨雲晦暗不明的天空,少女的臉上充斥著雨水。
 


  接下來,少女不斷的逃過敵人的追捕。

  明明十多人的護衛在兩年間才死傷殆盡已能堪稱壯舉,從未上過戰場的少女卻獨自撐過了一年。

  在騎士死後,少女有如脫胎換骨,極快的變強,儘管那詭異劍術全是極端的攻擊,既使被廢掉手臂、切開骨頭也要換取對方性命,可是敵人都深切的感到,他們近逼得越緊湊,少女的蛻變就越迅速。

  她原本應該亮麗滑順的長髮被砂土掩蓋,因為長期與刀刃為伍變得雜亂無序,少女身上的衣物早看不出原來是甚麼模樣,看上去就只是用骯髒的破布包裹著身體,裸露在外的乾瘦肢體與肌膚滿是傷創,瘀青、刀傷、血汙不用多提。

  最嚴重的是左肩的骨骼被釘頭槌給打碎,完全失去了知覺,少女用衣物將騎士的劍綑綁在左手上,忍著痛楚繼續將之投入戰鬥。

  這話其實不太正確,少女已被逼到極限的身體早已不再被痛楚支配,精神彷彿與肉體完全分割。

  但是,終究也有結束的一天。

  少女終於被逼到了絕路,對方認為他已經無法再逃,實際上也如此,少女站在懸崖邊,已經連站都站不穩。

  她以沙啞的聲音問道:「你們……認為我是誰?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然後,她往懸崖倒去。

  「公主……

  在最後的最後,少女看見了騎士的身影,彷彿聽見他在呼喚。

  「笨蛋,我說過,我已經不是公主……」

  少女眼中泛起淚水,她也不太清楚自己所聽見的,只是下意識的說出話來:「對不起,我沒能遵守與你的承諾……」



  「沙亞克……」

  羅梅雅呢喃著,她意識到自己身體的存在,然後睜開眼睛。

  她終於想起了一切。

  她想起了自己之所以死去,也想起了與那名騎士──沙亞克‧諾恩的種種。

  她的遺忘,是因為那行屍走肉般的一年間太過痛苦,她的拒絕,因為沙亞克會刺激到她不願意回想的部分。

  羅梅雅想起六年前剛來到愛爾琳時,沙亞克見到自己時,混雜了喜悅、訝異、不敢置信的表情。

  沙亞克遵守了承諾,他叫她的名子,叫她「羅梅雅」,至少除了幾次口誤之外,沙亞克不再以「公主」稱呼羅梅雅。

  所以,她也不能原諒自己居然忘記了這一切,更無法原諒自己居然拒絕了沙亞克。

  「沙亞克……沙亞克……」羅梅雅念著那一直守在她身邊的騎士的名子,碧綠色的眼不斷湧出淚水。

  「我……我要……我要見他……!」羅梅雅抬起頭來,卻看見周圍的環境完全陌生。

  眼前所能看見的,是一望無際的沙漠。

  黃沙隨風而起,襲向湛藍天空──在羅梅雅的記憶中,歐拉大陸不存在這樣的地方。

  「這是……哪裡?」羅梅雅雙腿軟了下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裡是伊利亞大陸的比路里亞。」

  羅梅雅看向身後,在那裏有著一名穿著黑色旗袍的白髮少女。

  靈魂之流的引導者,娜歐。

  「娜歐……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羅梅雅,妳先冷靜下來,這裡還是愛爾琳世界。」娜歐拉起羅梅雅的手,讓她站起來。

  娜歐向羅梅雅說明事情的經過。

  「在那之後,實際上妳的身體並沒有完全死去,因此妳的靈魂也無法自然的依循靈魂之流的法則重生,從沙亞克跟翔那裡得知妳的情況之後,我也沒有辦法強制妳的身體回歸靈魂之流,所以我只好將妳以「重新降生」的方式,讓妳重生。」

  「不過,靈魂之流的接點,不僅僅是存在歐拉大陸而已,這裡是歐拉大陸的西方,跨越大海的地方,米烈希安的轉生有時也會來到這裡,這是我無法控制的,而妳這次的轉生,就正好來到了這裡……」

  「所以……我沒有辦法回到歐拉大陸嗎?」羅梅雅又害怕了起來,深怕自己好不容易恢復記憶,卻再也無法見到沙亞克。

  「不,這裡還是同一個世界,所以一定有辦法的,歐拉大陸的冒險者也已經有人準備開始探索這裡,羅梅雅一定能找到辦法回去,再見到沙亞克。」

  聽到娜歐提到沙亞克,羅梅雅臉紅了起來,微微低下頭。

  「因為妳的記憶甦醒,這次妳的降生似乎更完整的重現妳原本的模樣,妳的頭髮顏色好特別呢。」娜歐向羅梅雅展現了能令人安心的微笑:「只不過,因為妳降生的地點是比路里亞,所以妳的外觀種族,也不再是人類,而是艾洛夫族。」

  娜歐揮動手杖,一面鏡子浮現在羅梅雅眼前。

  羅梅雅發現,原本她降生在愛爾琳時髮色是純白的,現在卻變成了如天空一般的藍色──那是她在原本世界的髮色。

  另外,她的耳朵形狀也改變成了尖耳,其它的部分雖沒有改變,但五官卻看起來更為精緻。

  「這是……艾洛夫族?」羅梅雅一時不知如何反應,那對稍長的尖耳隨著她臉部肌肉用力抖動了幾下。

  娜歐笑著說:「羅梅雅這樣子很漂亮呢,艾洛夫族是很美麗優雅的種族,正好適合羅梅雅。」

  「哪有……」娜歐接連不斷的誇獎,讓羅梅雅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回應,只好轉回話題:「那麼,我該怎麼作,才能回到歐拉大陸呢?」

  「現在來說,伊利亞大陸的住民以及降生在此的米烈希安,都不知道歐拉大陸的存在。」娜歐接著說:「但是歐拉大陸的冒險者已經知道有著這樣一個大陸,雙方開始接觸、交流是遲早的事情。」

  「羅梅雅,妳就去找艾洛夫族的領導者卡絲妮亞吧,我想她應該會希望能與歐拉大陸的人類保持良好關係才是。」

  「嗯!」羅梅雅終於也露出了堅定的笑容。

 
  ※※※

 
  「沙亞克!」一名冒險者衝進營帳內,沙亞克正為著劍上著油進行保養,現在他是這支小隊的小隊長,與另一支小隊一起行動。

  在萊比地下遺跡的戰鬥後經過了三年。

  之後他們藉由娜歐的幫助讓羅梅雅重生,但隨即知曉了羅梅雅成為異地住民,相隔遼闊的大海並不是那麼容易跨越。

  之後沒有人看過夏的蹤影,不過她本就常列在冒險者公會成員的失蹤人口清單上,因此也無人注意這件事。

  沙亞克放下了手邊的一切委託,加入了前往伊利亞大陸的探險隊,翔則為了研究魅魔當時使用的結界前往了首都塔拉拜訪朋友。

  在那之後,萊比遺跡又恢復了平靜,魅魔雖然依舊聚集在萊比遺跡,但對冒險者公會而言既然沒有魅魔實際做了什麼的資料,那麼重要的是翔所提到的結界情報,因為也許魅魔只是想測試結界的效果也不一定。
 
  沙亞克看著冒險者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有人來訪,而且是當地的原住民。

  他走出帳外,營地外有大約五六名穿著獨特樣式服裝的人影,具剛才的冒險者說,是另一隊在一個月前走失的成員帶著他們過來的。

  他看見那些原住民都身穿適合沙漠地區的長袍,就在他走近時,那些原住民中有一個人向他走近。
那人腳步逐漸加快,最後跑了起來,長袍的帽子向後飛去,露出了水藍色的長髮及秀美的女性臉孔。

  沙亞克停下步。
 
  那個容貌對他來說實在太熟悉,絕不可能忘記。


  既使那張臉孔正哭泣著。

  他聽見那個他十分想念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子,然後衝到他面前。

  少女撞進了沙亞克懷裡,與腳步沒站穩的他一起跌到地上。

  沙亞克張了張嘴,卻沒法說出話來,他找了她很久,卻從沒想過見面時要說些什麼。

  對方先開口了。

  「你楞著幹嘛呀!」

  少女眼角還掛著淚珠,卻展露出無比美麗的笑容,沙亞克心想著,他已經很久沒看到這樣的她了。

  「歡迎回來……我的公主。」

  沙亞克做了一件他在來到愛爾琳前從來沒想過要做的事情,他伸出手,將少女緊緊擁入懷中。

  少女似乎沒想到他會這麼做,但她也伸出手回應了他。

  「我說過不要那樣叫我了,笨蛋。」

  羅梅雅感到自己的臉像是被火燒著,她想隱藏自己臉頰上的熱度,將之貼到了沙亞克肩上。

  沙亞克卻拉著她的肩,扶著她站起來。

  「沙亞克……?」羅梅雅有些不安地問著。

  「不論如何,妳都是我的公主。」

  現在在羅梅雅眼中,沙亞克的臉突然變大。

  當她發覺這不是錯覺時,他們的唇已經疊合在一起。

  發誓──這次真的永不分離。



  ※※※
 

  塔拉──歐萊克王國的首都。

  做為王國一切資源的集中地,不論是學者、文獻,都能在此輕易查閱出來。

  翔這個米列希安並不認為自己是實力派武者,對他來說知曉並整理各種知識是他的興趣,也就是說比起戰士或魔法師,他更接近學者。

  現在翔坐在書桌前,手邊堆著一疊又一疊的文獻。

  書房的門被打開了,翔抬頭看向門外,一名年輕的白袍女性走了進來。

  「是海蕾特啊……

  「你最近都在看那把劍,有看出什麼嗎?」海蕾特問。

  海蕾特與翔還有幾名朋友最近一直窩在海蕾特家中的實驗室,煉金術是這十多年來才開始被研究的異種魔法,原本對之有興趣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不少魔法師對此非常不客氣的說是邪魔歪道。

  在被稱之為「艾明馬夏慘劇」的事件後,由於宮廷魔法師勢力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擊,煉金術做為可能的新戰力而受到國家重視,但那畢竟是就軍事面來看,而翔在人口已算少數的米列希安中,更是少數主動研究非戰鬥技術的人,也因此他們才會搭上線成為朋友。

  「沒有頭緒啊……

  翔喃喃自語道,在他的眼前是沙亞克的劍,更準確的說是沙亞克在三年前被羅梅雅拿去使用,並造成異象的劍。

  過程他已經聽沙亞克說過了,就沙亞克所言,這把劍從那天起,就好像已不屬於他,拿起來也異常沉重。

  這明明是沙亞克長年使用並細心保養調整過的劍。

  翔知道這是甚麼現象──這把混用劍已經被武器精靈寄宿,並與羅梅雅定下了契約,翔自己也擁有一把精靈寄宿的雙手劍,很清楚這樣的精靈武器交在契約者以外的人手上會是甚麼樣子。

  翔拿起一旁自己的精靈之劍──克朗,他有著其它疑問。

  武器精靈是喜歡依附在被長年使用的武器上,讓武器得到生命的特殊生命體,然而武器精靈大多年代過於久遠而化為晶體,需要進行德魯伊的古代魔法儀式才能依附在武器上。

  並且,依附在武器之後,對於武器精靈等同於輪迴重生,它們會以記憶、知識、力量都一片空白的狀態重新開始累積。

  羅梅雅在訂下契約後,武器精靈居然立刻就能實體化現身,而且當時也沒有在場的德魯伊,就竟是怎麼定下契約的?

  翔看著克朗劍上發出的微光,思索著其中差異,雖然持有已有一段時間,但他的克朗還做不到實體化的程度。

  「我每次都覺得,精靈武器的光好像星星呢。」在一旁,海蕾特喝著咖啡笑道。

  「星星?」翔因為海蕾特無心的一言而有了劇烈的反應,他瞪大眼睛看著海蕾特。

  「是啊,非常漂亮……怎麼了?」

  翔不禁大喊出聲:「就是這個!」

  說完,他馬上到一旁的書櫃翻閱起來,海蕾特好奇的看著他的舉動,卻發現翔並非閱讀魔法書籍,也非是煉金術書籍,更非是如「武器精靈研究」一類的專門書。

  他翻閱著歷史書籍,那講述著莫伊圖拉戰爭史──

  「星星……八星……茉麗安女神為了抵擋弗魔族創造了八星……

  翔看著書,然後開始念了起來:「隨著美麗的女神化為石像,八星逐漸黯淡,最終殞落……

  「你想到甚麼了嗎?怎麼突然看起傳說故事了?」

  「茉麗安是戰爭與復仇的女神,所謂祂創造的八星,就是八個特殊的武器精靈!這我以前聽過一個米列希安前輩說過!」翔為自己想通了關鍵而興奮著:「既然是與女神訂下契約的武器精靈,那麼當然不能用既有的法則來看……如果羅梅雅只是訂下暫時契約……

  八星的傳說隨著神族不再出現在世上而消逝,絕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八星為何,只有少數經驗過女神消逝前那場慘烈戰爭的人,才有可能知道這件事。

  「與女神訂下契約的武器精靈……?如果是真的,這可真是大發現啊!海蕾特聽著翔的自語,也跟著興奮起來,這也算是同為學者的共通心理吧。

  「與女神訂下契約……」但翔卻突然語音轉低。

  女神的八星復活。

  「那,做為契約之主的茉麗安……

  是否代表著,化為石像守護地下遺跡的戰爭女神……
 
  將要甦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